所谓感悟

2013年9月14日 1 条评论

自己视同珍宝的所谓生命感悟,其实不过是陈芝麻烂稻谷,别人咀嚼过无数遍后弃置于路边垃圾桶里的口香糖。

有一个年经人给杨绛写了一封长信,向她倾诉人生的困惑,杨绛的回信很简洁,其中有一句说,“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

书读得太少,且阅历贫乏,见识短浅,偶尔心有“灵犀”,想到某个观点,则大喜过望,以为是什么惊世大发现。对于个体生命而言,这种感悟,确是一种可喜的进步,一种灵魂的飞升。但其价值也不过如此而已,对于整个人类来说,也不过是大海里的一滴水,雷同,渺小,等于不存在。

很多人,不过是重复前人走过的路,路还没走到头,人生就已终结,从未超越。而所谓路,只是无数前人重叠的脚印。

因此,我们才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才要独辟蹊径。但是且慢,上帝多半会让你诞生在巨人的脚下,你得自己攀爬上去。而当你开始反省,你总会发现,你已经走在路上。天赋异禀也许有,但这种事,也就上帝才能决定。当然也存在一些偶然,但并非每个人都那么的幸运。

你的所谓奇思妙想不是答案,而是一个起点,你应该从这里启程,去经历,去阅读,才会有更可靠的发现。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A股创业板神话背后

2013年5月28日 2 条评论

近期,创业板迭创新高。与此同时,上证指数却一直徘徊不前。这种现象再一次地印证了A股市场存在的许多问题。

总体而言,A股市场从来就是一个投机市场。自从2009年推出创业板以后,市场的投机行为更加严重。企业过往的盈利状况怎么样?未来的增长空间又有多大?管理层是否优秀?是否重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宏观经济环境是否支持企业未来的发展?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大家最为关心的是,股价是否会上涨?只要股价还有上涨的空间,我就不管你现在是五十倍的市盈率还是一百倍的市盈率,关键是,在股价回落的时候,我是否跑的比别人快,那么我就可以从这里面赚到钱。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确实有不少人从创业板赚到了钱。但是,泡沫越吹越大,一旦破灭,难免发生相互踩踏的惨剧,到时谁又能保证你就是跑得最快的那个人,而不会被别人踩在脚下?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怎么还有那么多的人不明白呢?是他们真的很傻?却也未必。万福生科造假上市,集资3个多亿,这已经是非常恶劣的事件,即便如此,万福生科也未必会遭受勒令退市的处罚。这无异于公然鼓励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而在A股市场上现在究竟有多少上市公司有类似万福生科这样的财务造假的陷阱,谁都不清楚。谁都不敢保证,自己持有股票的上市公司,他们发布的财务报告就一定不会造假。这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所谓价值投资者的信心,反过来,却鼓励了更多的人在股市上进行投机。既然要投机,肯定要追求更大的收益,创业板提供了这种可能性。于是创业板被热炒,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万福生科财务造假这类恶性事件,毕竟是少数,至少,从公布出来的数据来看,情况是这样子的。更加重要的是,A股市场还没建立起一套完善的退市机制。在A股市场,我们很少听说有哪一家上市公司破产清算了,或者是以其他的形式退市了。一家公司只要在A股市场上市,就像是领到了免死金牌,一直待在市场上,一直被交易着,而不管这家公司是否已经资不抵债到了必须破产清算的地步。因此,我们可以在A股市场上看到很多所谓的千年ST股,一具具木乃伊一样,虽然具备人形,实际上已经死去许久。而对于投资者来说,投资股市最大的风险,无非上市公司破产退市。正因如此,投资者有恃无恐纷纷加入创业板的投机大军中。在市场机制完善的股票市场,我们很难看到像A股创业板这样的爆炒现象。

不完善的市场机制,滋生了投机的环境,此外,当然,还有投资者自身素质的原因。A股市场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到今天,还没能产生数量众多的大的股票基金,中小投资者还是占了相当大的比例,而众多的中小投资者,总体而言就是一帮乌合之众,他们之中有很多人并不具备足够的证券知识,以及成熟的投资理念,这就为A股市场带来更多的变数。

总而言之,目前的A股市场,还不能算是一个有效的证券市场。不但市场机制有待完善,投资者自身也有很大的提高的空间,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至于说,创业板热炒之风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谁都不清楚。

(写于5月23日,28日修改完毕。)

用Surface办公不靠谱

2012年10月29日 没有评论

iPad上市两年多后,微软终于也推出了自己的平板电脑Surface。微软说,这是一部既能满足工作又能满足娱乐需要的平板电脑。事实上,最新的iPad在硬件工业设计方面,无人能出其右,而且,iPad已有数以十万计的应用,在这些方面,微软都难望其项背。可以说,Surface留给大家的唯一悬念,就是其在工作中的应用,具体而言,就是Office办公套件。

可是你会发现, Surface上的Office与PC上的Office并无多大区别,除了可以通过触控操作。

不说其他的组件,我们且以Word作为例子。我认为,对于一个字处理软件来说,一定要有一个大的显示界面,同时,必须保证输入的快速、高效。这两者缺其一,都会遭到用户的抛弃。

要保证输入的快速高效,一定要最大程度的利用双手。如果在做文字输入的时候,还要用手掌握住机器,仅用两个大拇指触碰屏幕,输入的效率肯定不会高。

对于使用拉丁字母文字的人,不论使用PC还是平板电脑,因为可以直接输入,文字输入并不是一个大问题,而对于其他文字的使用者,诸如中文、日文、韩文,输入文字的过程往往还要经过一个选择的步骤。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输入的效率。

因此,要么有一个实体键盘,要么彻底改变Office办公软件的输入方式,比如用一支触控笔加上一个强大的手写文字识别系统。

总的来说,目前看来,仅靠一两个手指头来操控Office办公软件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Office离不了键盘和鼠标。离不了键盘和鼠标的平板电脑,又跟一个超极本有多少区别呢?也许,微软需要的是一个更轻更薄,带高清触碰屏幕,而且价格亲民的改良版的超极本,而不是跟在苹果屁股后面,大推什么平板。

不得不说,iPad打败了PC,在相当程度上,正是因为其低廉的价格。然而现在看来,相对于iPad,Surface毫无价格优势可言。这很可能会让Surface未来一败涂地。

杂感

2011年11月11日 6 条评论

一夜没睡好。第二天拖到八点多钟才起床,一照镜子,满脸倦色。擦了双眼,洗了把脸,又对着镜子仔细瞧了瞧。但见脸上黑白不匀,还若隐若现,浮出不少褐斑。不禁心里一沉,沮丧之至。我想自己才满三十岁而已,还不至于那么老吧!

网状的玻璃墙外面,宽阔的音乐广场边上,一对中学生在搂搂抱抱,相互亲嘴。女学生穿着蓝白两色的校服,男孩身着蓝白相间的海魂衫,在灰白的砖石地板和黑色砖石砌成的瀑台之间,他们就要相融在一处。他们旁若无人的——事实上广场上并无其他人——换着各种姿势,搂抱,拥吻,低声呢喃。透过坚硬冰冷的钢铁和玻璃,我能感受到他们的欢乐和热情。这是一曲热烈的青春颂歌!而当我这么想时,却又未免有几分失落。如今,我已站在即将告别青春的看台之上。

太阳出来了,一扫多日的阴霾。与其心情阴郁的呆在室内,还不如到这阳光下来散散心!空气绝对是清新的,连续两日的雨水,已经带走了浮尘。清新之外,还夹杂着青草的香气,令人感到神清气爽。立冬了,阳光毕竟柔和了许多,洒在身上,很暖和,只觉着通体畅爽,又不至于热得发汗。我靠在木椅上,半眯着眼,望着面前的莲花山,各种绿色深浅不同,高低起伏,间杂以一簇簇褐红色,甚至还有一两处,开着大片的粉红色的花。天空上,片片白云下面,飘着三五个五颜六色的风筝,很悠闲的样子。再环视四周,高层住宅,写字楼,公共场所,政府建筑,不再是一副面目狰狞的面孔,相反却是一副闲适、祥和的表情。这一片天地,在我的眼中,从未如此的融洽。

冬天来了,但这是南国的冬天。这里的冬天有各式绿色的植物,有傲然绽放的花朵,有灿烂的阳光。独独没有酷寒。我喜欢这样的冬天。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 ,

双十节游港散记

2011年10月29日 10 条评论

20111029 10月10日,这一天我是在香港度过的,我用这种方式,来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辛亥革命推翻了延续数千年的封建帝制,然而,一百年过去了,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还未建立起来。

有人说,相对于俄罗斯,中国之所以能成功地将国企改制成私企,从而逐渐建立起一套相对成熟的市场机制,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乃是因为中国有包括港台同胞在内的五千万海外华人的存在。

如今,台湾的民主正在走向成熟,而自由的香港也在基本法的庇护之下,逐步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港台政治的现实和趋势,使我坚信,正如在经济层面港台对中国大陆的影响一样,港台也将在政治层面对中国大陆产生强大的示范作用。是的,台湾和香港,让我看到了中国未来的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将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此次到香港,我想提前嗅一嗅未来中国的气息。

虽然之前已经看过照片,但是,当我在黄大仙祠旁和旺角亚皆老街看到FLG的宣传条幅,我还是感到精神振奋。我不晓得香港法律是否有所谓“邪教”的定义,是否曾经界定过该组织的性质。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在这些人流涌动的地方挂出这样的宣传条幅,并不违反香港的法律。在我看来,这意味着,香港的司法体系依然保持着独立的地位,并未受到大陆的政治干预。而香港最可宝贵之处,正在其独立完善的司法体系。正因为司法的独立和完善,保证了香港成为一块自由的土地。这难道不是一件最最可喜的事吗?

作为自由的一个体现,香港允许成人电影、书刊的制作、出版和销售。事实上,世界上绝大多数自由的地方,都有这样的现象。甚至可以这么说,允许所谓淫秽色情出版物的流通,正是现代自由社会的一个标志。每一个现代自由社会,都明白一个道理,政治势力总是喜欢扯着道德的大旗,以打击“三俗”为幌子,实际上却是为了限制言论出版的自由,达致思想控制的目的。而这样的例子,现在正在中国大陆一茬接一茬地不断涌现。在香港的街头,每经过一个路边的报摊,我都会放慢了脚步,用目光搜寻那吸引人的封面。虽也有猎奇心理,主要还是为了证实一个长期以来的传说。后来,到了晚上,就在我准备离开香港之前,我还买了一本鼎鼎有名的《龙虎豹》,以为纪念。

维多利亚港的海水清澈而无半点异味,是我事前绝没料到的。我想,当某一天,珠江和汕头海湾的水也像维港一样清澈,大概中国也自由了吧!

超越拜金

2011年9月30日 4 条评论

这几天,不断从家乡传来坏消息。听父母说,村里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前些日子刚检查出癌症,回到家里才一个星期,就死去了。而另一个差不多同一时间在广州某医院被确诊患了癌症的父亲的同龄人,同样被送回家里,只是家里人还没有完全放弃希望,转而寻求中医的治疗。刚好父亲认识邻近某县一个据说很有经验的老中医,便请了父亲,一同前往咨询拿药。

这些事情对父亲的触动很大,毕竟,死去的和快要死去的,都是跟他同一世代的人。这让他强烈地意识到自己正在老去。在我看来,与机体的衰老相比,心态的衰老更加可怕,于是不停地宽慰于他,意欲尽力抹掉死亡给他带来的心理阴影。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也是人之常情。但是,作为一个现代人,却不可让感伤淹没了理性。人生无常,也属正常,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以伤怀的。我的视角跟父亲不同,透过这一件件不幸的事,我看到了更加揪心的现实。或许正是因为他们对“命运”的安排的全然接受,尤其让我感到,这个时代的中国人的悲哀。

癌症病人就该放弃治疗,回家等死吗?我从来都认为,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每一个病人,无论他是否患了绝症,都应该得到救治;而所有无可救药的重症患者,倘非自愿,都应该在医院维持其生命,直到其自然死亡。可是,在中国,并没有像台湾和香港那样的免费医疗服务,也并非所有的人,都能享受某某级待遇,而要全部仰赖自己的经济能力。然而,又有多少家庭承受得了高得离谱的医疗费用呢?于是,一幕幕触目惊心的人间悲剧,在中华大地,不断地上演,而且将持续演下去。

这就是中国人的“命运”!事实上,还有许许多多中国人,尚未意识到这背后蕴藏着的社会不公平。惯于逆来顺受的中国人,只会在自己或者他人的灾难之后,反求诸己,要么成为权力的附庸,要么成为拜金主义者。而现实是,绝大多数的人只能成为后者。

分类: 见闻辑录 标签: , , ,

大海,生命的诗篇

2011年9月21日 4 条评论

20110921 多年以后,当我的孩子,在一个秋天的早晨,阳光柔和地洒在他的脸上,他缓步走过这一片洁白的沙滩,忽然想起在若干年前,年龄与自己相仿的父亲,也曾像现在一样,踏着绵软的沙子,漫步海滩,大海于身边低声哼着咏叹调,海浪泛着白沫,一涨一退,如一群欢乐的身披光洁羽毛的小孩,在玩着接力棒比赛,那时,他是否会认为,父亲肯定会感到无比快乐?

第一次见到大海,大概是五六岁的样子。我至今记得当时的一些感受。仿佛一道光,刹那之间照亮了我的生命。面对着无边无际的大海,我被深深地震憾了。在那以前,还没有世界的概念,我对自己栖身其间的空间熟视无睹。村庄,房屋,田地,池塘,树林,还有头顶的天空,心想别的村子也一样吧。当我来到大海的面前,我的视野唰地一下就被拉开了。我弄不明白,大海是不是跟天空连在一起了?或许,大海像池塘一般,也有堤岸?那么,在那遥远的堤岸之上,是不是也有村庄房屋,里面住着人?那里的人是不是也跟我们长得一个模样?我和带我们去的大哥哥一起在海边奔跑,仿佛刚刚落地的牛犊,惊喜地看着这个新的世界。我在海滩上找到了许多新鲜的东西,有家里没有的很大的电灯泡,有各种各样的瓶子罐子,有比我的脑袋还大的黑色的椰子,还有我从没见过更没吃过的死去的鱼……于是,从此以后,我知道,在我们的村子外面,还有一些不晓得长的什么样的人,住在望不到的海的那一边,很远很远。

我一直很羡慕那些坐船的人,我相信,他们之中一定有不少人去了海的那一边。后来,我经常做一个梦,梦见自己造了一艘船,航行速度甚至比我见过的飞艇还要快。我驾着船,终于到了海天一线的地方。只是,在梦里,除了白色的海滩和茂密的树林,我从来没有看清楚那个新的世界。

距离第一次见到大海不久,在六七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学会在大海里游泳了。然后,很快又学会了潜水。我惊喜地发现,原来,在海浪下面,还藏着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各种颜色的海藻,绿的,红的,褐的,黑的,附着在海底的石盘上,随着海水的波动,优雅地舞动颀长的身体;各种形状,颜色不一,大小不同的鱼儿,睁大着眼睛,在你的面前、周身游来游去,跟你一样一副好奇的神情;螃蟹们却是胆小鬼,一见人就迅速躲到石缝里去了,而来不及躲的便摆出一副战斗的阵势,蹲下身子,将一对巨螯张开,不时挥舞着,盯紧你,不敢稍有松懈,等你稍稍分神,则立即一闪身,躲进洞里。而一直令我感到困惑的是,那些软体动物,也没见长眼睛,却能感知到我在靠近,倏地把身体藏进坚硬的壳里,或者紧紧地抓住石头。莫非它们能感知到海水轻微的震动?或者它们有着灵敏的听觉?不得而知。然而,在海底,并非所有的东西都让你感到有趣。我曾在一片海域,亲眼看到一块块的石头上面,覆着一层叫不上名来的藻类,在一大块深绿色中,布满无数个白色的圆点,恍如无数只瞪圆的惨白的眼睛,令人毛骨悚然。还有一些地方,由于海水冲蚀,形成一些洞窟。这些洞窟里面光线很弱,往往是一片幽暗。更要命的是,这些洞窟周遭往往有暗流涌动,如果一旦不慎深入其中,会非常危险。

每一次进入海水中,都有一种投入温柔的怀抱的想象,我非常享受这样的感觉。我觉着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彻底地解放了,所有的烦恼,从每一个毛孔溢出,随着海水,流走了。灵魂的大门敞开着,只有自由进出。仿佛拥有整个世界,也仿佛被整个世界所拥有,总之,和这个世界深深地融为一体。我从未感到如此踏实。

我想,当我也有孩子之后,我会带他认识世界,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他去看海。

现世的欢乐,彼岸的情怀,大海,注定是我生命中浓墨重彩的一篇。

这个社会会好的

2011年9月15日 2 条评论

农历十四,坐车回老家过中秋节。车快到县里时,一旁把玩着手机的妹夫告诉我,到镇上的路恐怕被堵住了,因为这几天有一个人在那段路上被撞死了,事情至今没有解决,于是死者家属把路给堵了,不让大车通过。我并不担心,反正碰到这种事开车的比谁都着急,到时肯定会想办法解决的。过了一会儿,妹夫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松了一口气,又告诉我说,好像已经让出一条道儿来,大巴也可以通过了。

车行到了距镇上七八公里的地方,果见公路上搭了一个简易帐篷,帐篷里停了一口新的棺材,一旁横着几条条凳,上面坐着几个表情肃穆的中年男人,脚下有一顶驾摩托车用的安全帽,还有一堆杂物。而在帐篷的前面,一辆乡下常见的本田摩托车倒在了路上,仿佛一匹死去的四脚朝天的瘦马。帐篷和摩托车占去了公路的一半,只留下一个车道,刚好够大巴通过。

十六日下午五点多钟,当我坐在大巴上又经过那个地方,我发现,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帐篷里的中年男人依然面无表情。

死者家属还要等多久,有关部门才能查到肇事者?我猜不出,也许,除了逝者的灵魂,以及肇事者本人,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车祸发生当时的情况了。对于结局,我一点也不乐观。

我不晓得,在现在的欧美日本诸国,是否也会发生死者家属封路的情况,但是我想,在一个成熟的社会里,在一个法制健全的地方,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肯定是显得过于原始了。是的,要是在政府部门里面没有说得上话的熟人为你把持整个事情,或者没有足够的金钱打点支撑调查的持续进行,你又凭什么指望有关部门会把你的事情放在心上,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呢?或许,过不了多久,这又将成为一个悬案,而你的亲人就要真的死不瞑目了。政府不值得信任,就连媒体也不来关注。长期以来,这里就是一块被外界遗忘的被诅咒的土地。除非发生了震惊全省乃至全国的大新闻,否则广州的媒体不会给你留出哪怕一点点的版面。而可怜的人们也没有借助媒体推动事情得到解决的意识。于是,你们在绝望之中想出了一个办法,封了道路,以此逼迫政府重视你们。也要教经过的一切路人知道,你们的亲人惨遭横祸,要人们都来关注你们,制造社会舆论,从侧面给政府造成压力,推动政府积极开展调查。

当这个社会不能给你提供救助,你只能自救。

此次回家,还碰到一件事情。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在邻县的有直系血缘关系的兄弟村,其中一房(同一村同一姓族里面通常都分成若干房,同一房通常意味着拥有同一个祖宗,而不同房的祖宗通常是同父兄弟关系。)的祖坟所在地被另一房的人建了新坟,引起房中人的强烈不满,于是偷偷地将新坟挖开,把棺木藏了起来。至今双方仍相持不下,矛盾很有可能进一步激化。实际上,藏人家棺木的一房相对于另一房来说,实力稍差。在这个当口,他们做了两手准备,一边准备与对方打官司,一边找到源自他们那一房的邻县的同族兄弟,也就是我们村,组织一个数十人的理事会,开赴村里调停,同时提议每户各捐20块钱作为活动经费。到我十六日离开老家,该理事会还在组织之中。

我不懂法律,不知道在我国的法律中是否有相关的条文规定明确这类争端的解决。但是,说句实话,根据我这么多年来的了解和观察,我敢肯定,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司法机关,在处理这类争端上是很难有作为的,甚至,如果处理不善,结果不能令双方都满意,反而后患无穷。像宗族理事会这样的组织,听起来好像是前法治时代的产物,似乎很土很落后,乃至有那么一点野蛮的意味,但我以为,在涉及整个宗族各成员的利益方面,宗族理事会的协调处理作用,绝对是司法机关无法代替的。类似宗族理事会一般的社会组织与司法机关并不冲突,完全可以相互协作,将家族、宗族之间的争端处理得彼此都能接受。因此,我认为,虽则冲突双方前期的做法都很值得商榷,但在矛盾恶化以前,选择走法律途径,以及要求宗族理事会介入调停,无疑是明智之举。

说到宗族理事会,我又想起去年村里发生的一件事。当时,村里的几个领导为了敛财,竟然于私底下与邻村谈判,要将数百亩土地卖予对方。后来此事在村里传播开来,引发了公众的愤怒。但愤怒归愤怒,愿意出头的人却不多。就在村委会的独断专行即将得逞之时,一伙人从广州赶了回来,对村委会领导进行劝说,终于使各个领导迫于压力,放弃了卖地。

村里有很多人在外谋生,在广州者尤多。他们中多半经商,其中不乏经商有成者。此外,也有进入法律界和媒体界的。早前,他们在广州成立了同乡会,以便于彼此的联络和相互照应,维护各人的共同利益。而这一伙人,便是广州同乡会的成员。

在国内各种报刊上面,在网络上,因为卖地引起的纠纷乃至暴力事件,一幕幕的悲剧,从未间断。推其原因,除却所有权界定不明晰的弊病,最重要者,其实是权力不受制约,横行无忌,损害了公众的利益,而如一盘散沙的公众一时屈服于权力的淫威,却又满腔愤恨,最后忍无可忍,一旦爆发,则诉之于暴力,使事态发展到无可收拾的地步。

广州同乡会作为一个社会组织,在此次事件中,实际上代表了全体村民的利益,或者说,这是一个有行动力的村民组织。这样的村民组织,由谙熟商业规则的人领导,擅长说理,深明妥协乃是合作的基础,注重双赢,而绝对与暴力无关。其力量,即便再专横的村委会,也不敢不重视。

总是有人问,这个社会会好吗?我想,当这个社会的大多数的成员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找到展示自身力量的最佳方式,组织起来,维护、争取自身的合法权益,这个社会肯定会变好。

无知

2011年9月10日 6 条评论

自己过往的一些糗事,总是不愿提起,甚至连想都不敢想。偶尔走了神,想起来了,则中了邪一般,摇头晃脑,手舞足蹈,欲立即将其甩开。如今,许是年龄增长的缘故,总算平和了一些。某些事情,也可以拿出来谈了。

说起来,还是令人羞愧难当。我想,对于今天的90后来说,在成年以前,不少人都已经有了真刀实枪的性经验了吧?而我,直到十八岁,双脚都已跨过法定的成年年龄的门槛,才刚刚弄明白有关男女之间一些最最基本的事实。就在那一年,我终于真真正正意识到,原来女人也是有性欲的!原来遗精是遗精,早泄是早泄,两者根本不是同一回事!还记得当时正在县城念高中,可能因为受到的外部刺激增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某种现象变得愈来愈频繁,对此我感到非常困惑,却又不好意思向同学开口。加上从各种不同的渠道读到的有关早泄的危言耸听的信息,产生了联想,以为自己也得了这种可怕的疾病。心里就像压着一块大石头,日渐沉重起来。所幸的是,我的舅舅就在县城的人民医院当医生。当有一天,我终于鼓起了勇气,絮絮叨叨地向他讲述我的“病情”时,他竟笑了,三言两语,就把我心头的大石头给卸了!那种如获新生一般的欢欣,恐怕这辈子再也忘不掉!这以后,有意识地看了不少《人之初》,才一点点解开对男女身体的困惑。

而最近的一件糗事,就发生在两三个月前。在那之前,在某些时期,我会感到胸闷、心悸,并伴有呼吸急促。因此,我一直怀疑乃至确信自己的心脏出了问题。不记得具体哪一天晚上,在电脑上看了一期《锵锵三人行》,内容讲的是主持人窦文涛和嘉宾许子东患了心脏病的一些事情。结果,我愈想愈怕,竟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到了第二天,我立即给在广东省人民医院的舅舅挂了电话,声言自己极有可能得冠心病了,搞不好还要做冠状动脉介入治疗!自然,一通折腾之后,事实证明,正如舅舅所言,一切都是我的想象罢了。

这后一件事,让我真切地体会到,人的心理作用有多么强大!同时,通过对自己这么些年来走过的弯路的审视,我深深地感受到:无知是多么的可怕!

不过,我最想说的,还不是这些。我认为,无知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者,莫过于你不懂得如何去求知。而在所有的求知的途径和方法之中,最有效的,不是旅行,不是投身于生活,不是阅读,也不是感悟,而是他人对你贴身的指导。是的,在我的人生中,最最需要的,正是这样的带路人。

SEO在文章之外

2011年9月8日 2 条评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顾城这一首诗歌名作,在许多热衷做搜索引擎优化的博客作者笔下,可能就成了“黑夜给了顾城黑色的眼睛,顾城却用它寻找光明。”将人称代词换作关键词,顿时境界全无。除了诗歌的创作不允许SEO逻辑糟蹋,其他的文学形式,诸如散文写作,小说和剧本的创作,难道也容许SEO逻辑存在吗?

譬如文言文,文言文的特点是言简意赅,三言两语,百八十字,表达一个深刻意思,或者创造出一个玄远的意境。文言文的特点,决定了它跟SEO逻辑是背道而驰的。更何况,即使最牛的搜索引擎如Google、百度者,至今也未得中文分词其中三昧。对于一般具有大学本科学历的国人来说,对文言文断字断句尚且不易,更不要说机器了。

不说这些严谨的文字写作,就是随便做一篇文字,你也不能老是重复某个关键词吧?曾经读过不少博客文字,凡是可用人称代词指代的地方,都被换上作者的名字或博客的名称,这样一篇读下来,直欲令人作呕。

即便不在文章里面到处安插关键词,像加插链接这样的做法,也在相当程度上破坏了文章的形式之美,使一篇完整的文字变得支离破碎。真的难以想象,在像《醉翁亭记》一样的美文经典中插入各种颜色的链接文字,甚至夹杂着英文字符、数字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符号,人们在阅读这样的文本时,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SEO并非一无是处,但是做SEO的正道应该在文章之外。做友情链接是一种办法,到各个网站宣传推广也是一种办法,甚至线下推广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