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生活漫笔’ 分类的存档

所谓感悟

2013年9月14日 2 条评论

自己视同珍宝的所谓生命感悟,其实不过是陈芝麻烂稻谷,别人咀嚼过无数遍后弃置于路边垃圾桶里的口香糖。

有一个年经人给杨绛写了一封长信,向她倾诉人生的困惑,杨绛的回信很简洁,其中有一句说,“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

书读得太少,且阅历贫乏,见识短浅,偶尔心有“灵犀”,想到某个观点,则大喜过望,以为是什么惊世大发现。对于个体生命而言,这种感悟,确是一种可喜的进步,一种灵魂的飞升。但其价值也不过如此而已,对于整个人类来说,也不过是大海里的一滴水,雷同,渺小,等于不存在。

很多人,不过是重复前人走过的路,路还没走到头,人生就已终结,从未超越。而所谓路,只是无数前人重叠的脚印。

因此,我们才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才要独辟蹊径。但是且慢,上帝多半会让你诞生在巨人的脚下,你得自己攀爬上去。而当你开始反省,你总会发现,你已经走在路上。天赋异禀也许有,但这种事,也就上帝才能决定。当然也存在一些偶然,但并非每个人都那么的幸运。

你的所谓奇思妙想不是答案,而是一个起点,你应该从这里启程,去经历,去阅读,才会有更可靠的发现。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杂感

2011年11月11日 6 条评论

一夜没睡好。第二天拖到八点多钟才起床,一照镜子,满脸倦色。擦了双眼,洗了把脸,又对着镜子仔细瞧了瞧。但见脸上黑白不匀,还若隐若现,浮出不少褐斑。不禁心里一沉,沮丧之至。我想自己才满三十岁而已,还不至于那么老吧!

网状的玻璃墙外面,宽阔的音乐广场边上,一对中学生在搂搂抱抱,相互亲嘴。女学生穿着蓝白两色的校服,男孩身着蓝白相间的海魂衫,在灰白的砖石地板和黑色砖石砌成的瀑台之间,他们就要相融在一处。他们旁若无人的——事实上广场上并无其他人——换着各种姿势,搂抱,拥吻,低声呢喃。透过坚硬冰冷的钢铁和玻璃,我能感受到他们的欢乐和热情。这是一曲热烈的青春颂歌!而当我这么想时,却又未免有几分失落。如今,我已站在即将告别青春的看台之上。

太阳出来了,一扫多日的阴霾。与其心情阴郁的呆在室内,还不如到这阳光下来散散心!空气绝对是清新的,连续两日的雨水,已经带走了浮尘。清新之外,还夹杂着青草的香气,令人感到神清气爽。立冬了,阳光毕竟柔和了许多,洒在身上,很暖和,只觉着通体畅爽,又不至于热得发汗。我靠在木椅上,半眯着眼,望着面前的莲花山,各种绿色深浅不同,高低起伏,间杂以一簇簇褐红色,甚至还有一两处,开着大片的粉红色的花。天空上,片片白云下面,飘着三五个五颜六色的风筝,很悠闲的样子。再环视四周,高层住宅,写字楼,公共场所,政府建筑,不再是一副面目狰狞的面孔,相反却是一副闲适、祥和的表情。这一片天地,在我的眼中,从未如此的融洽。

冬天来了,但这是南国的冬天。这里的冬天有各式绿色的植物,有傲然绽放的花朵,有灿烂的阳光。独独没有酷寒。我喜欢这样的冬天。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 ,

大海,生命的诗篇

2011年9月21日 4 条评论

20110921 多年以后,当我的孩子,在一个秋天的早晨,阳光柔和地洒在他的脸上,他缓步走过这一片洁白的沙滩,忽然想起在若干年前,年龄与自己相仿的父亲,也曾像现在一样,踏着绵软的沙子,漫步海滩,大海于身边低声哼着咏叹调,海浪泛着白沫,一涨一退,如一群欢乐的身披光洁羽毛的小孩,在玩着接力棒比赛,那时,他是否会认为,父亲肯定会感到无比快乐?

第一次见到大海,大概是五六岁的样子。我至今记得当时的一些感受。仿佛一道光,刹那之间照亮了我的生命。面对着无边无际的大海,我被深深地震憾了。在那以前,还没有世界的概念,我对自己栖身其间的空间熟视无睹。村庄,房屋,田地,池塘,树林,还有头顶的天空,心想别的村子也一样吧。当我来到大海的面前,我的视野唰地一下就被拉开了。我弄不明白,大海是不是跟天空连在一起了?或许,大海像池塘一般,也有堤岸?那么,在那遥远的堤岸之上,是不是也有村庄房屋,里面住着人?那里的人是不是也跟我们长得一个模样?我和带我们去的大哥哥一起在海边奔跑,仿佛刚刚落地的牛犊,惊喜地看着这个新的世界。我在海滩上找到了许多新鲜的东西,有家里没有的很大的电灯泡,有各种各样的瓶子罐子,有比我的脑袋还大的黑色的椰子,还有我从没见过更没吃过的死去的鱼……于是,从此以后,我知道,在我们的村子外面,还有一些不晓得长的什么样的人,住在望不到的海的那一边,很远很远。

我一直很羡慕那些坐船的人,我相信,他们之中一定有不少人去了海的那一边。后来,我经常做一个梦,梦见自己造了一艘船,航行速度甚至比我见过的飞艇还要快。我驾着船,终于到了海天一线的地方。只是,在梦里,除了白色的海滩和茂密的树林,我从来没有看清楚那个新的世界。

距离第一次见到大海不久,在六七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学会在大海里游泳了。然后,很快又学会了潜水。我惊喜地发现,原来,在海浪下面,还藏着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各种颜色的海藻,绿的,红的,褐的,黑的,附着在海底的石盘上,随着海水的波动,优雅地舞动颀长的身体;各种形状,颜色不一,大小不同的鱼儿,睁大着眼睛,在你的面前、周身游来游去,跟你一样一副好奇的神情;螃蟹们却是胆小鬼,一见人就迅速躲到石缝里去了,而来不及躲的便摆出一副战斗的阵势,蹲下身子,将一对巨螯张开,不时挥舞着,盯紧你,不敢稍有松懈,等你稍稍分神,则立即一闪身,躲进洞里。而一直令我感到困惑的是,那些软体动物,也没见长眼睛,却能感知到我在靠近,倏地把身体藏进坚硬的壳里,或者紧紧地抓住石头。莫非它们能感知到海水轻微的震动?或者它们有着灵敏的听觉?不得而知。然而,在海底,并非所有的东西都让你感到有趣。我曾在一片海域,亲眼看到一块块的石头上面,覆着一层叫不上名来的藻类,在一大块深绿色中,布满无数个白色的圆点,恍如无数只瞪圆的惨白的眼睛,令人毛骨悚然。还有一些地方,由于海水冲蚀,形成一些洞窟。这些洞窟里面光线很弱,往往是一片幽暗。更要命的是,这些洞窟周遭往往有暗流涌动,如果一旦不慎深入其中,会非常危险。

每一次进入海水中,都有一种投入温柔的怀抱的想象,我非常享受这样的感觉。我觉着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彻底地解放了,所有的烦恼,从每一个毛孔溢出,随着海水,流走了。灵魂的大门敞开着,只有自由进出。仿佛拥有整个世界,也仿佛被整个世界所拥有,总之,和这个世界深深地融为一体。我从未感到如此踏实。

我想,当我也有孩子之后,我会带他认识世界,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他去看海。

现世的欢乐,彼岸的情怀,大海,注定是我生命中浓墨重彩的一篇。

无知

2011年9月10日 6 条评论

自己过往的一些糗事,总是不愿提起,甚至连想都不敢想。偶尔走了神,想起来了,则中了邪一般,摇头晃脑,手舞足蹈,欲立即将其甩开。如今,许是年龄增长的缘故,总算平和了一些。某些事情,也可以拿出来谈了。

说起来,还是令人羞愧难当。我想,对于今天的90后来说,在成年以前,不少人都已经有了真刀实枪的性经验了吧?而我,直到十八岁,双脚都已跨过法定的成年年龄的门槛,才刚刚弄明白有关男女之间一些最最基本的事实。就在那一年,我终于真真正正意识到,原来女人也是有性欲的!原来遗精是遗精,早泄是早泄,两者根本不是同一回事!还记得当时正在县城念高中,可能因为受到的外部刺激增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某种现象变得愈来愈频繁,对此我感到非常困惑,却又不好意思向同学开口。加上从各种不同的渠道读到的有关早泄的危言耸听的信息,产生了联想,以为自己也得了这种可怕的疾病。心里就像压着一块大石头,日渐沉重起来。所幸的是,我的舅舅就在县城的人民医院当医生。当有一天,我终于鼓起了勇气,絮絮叨叨地向他讲述我的“病情”时,他竟笑了,三言两语,就把我心头的大石头给卸了!那种如获新生一般的欢欣,恐怕这辈子再也忘不掉!这以后,有意识地看了不少《人之初》,才一点点解开对男女身体的困惑。

而最近的一件糗事,就发生在两三个月前。在那之前,在某些时期,我会感到胸闷、心悸,并伴有呼吸急促。因此,我一直怀疑乃至确信自己的心脏出了问题。不记得具体哪一天晚上,在电脑上看了一期《锵锵三人行》,内容讲的是主持人窦文涛和嘉宾许子东患了心脏病的一些事情。结果,我愈想愈怕,竟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到了第二天,我立即给在广东省人民医院的舅舅挂了电话,声言自己极有可能得冠心病了,搞不好还要做冠状动脉介入治疗!自然,一通折腾之后,事实证明,正如舅舅所言,一切都是我的想象罢了。

这后一件事,让我真切地体会到,人的心理作用有多么强大!同时,通过对自己这么些年来走过的弯路的审视,我深深地感受到:无知是多么的可怕!

不过,我最想说的,还不是这些。我认为,无知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者,莫过于你不懂得如何去求知。而在所有的求知的途径和方法之中,最有效的,不是旅行,不是投身于生活,不是阅读,也不是感悟,而是他人对你贴身的指导。是的,在我的人生中,最最需要的,正是这样的带路人。

事业

2011年9月4日 1 条评论

不用到哲学家那里去,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当中,在达官商贾、贩夫走卒、乡野村夫那里,你也会经常听到这样的疑问: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我也常常自问:人类活在这宇宙之间,到底有何意义?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终于醒悟,追寻意义本身实际上是人的一种妄念。人类活在地球上面,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或者也可以这么说,存在便是意义,与自然和谐共生便是意义。

那么,对于人类个体来说,活着又是为了什么?我想,仍然是活着,而且,要活得更加幸福、快乐。

人类是群居的动物,群居而形成社会。在社会里面,人与人之间是相互影响的。绝大多数的人,定义了什么才是人类的幸福。可是,人们又惯于相互攀比,于是,各种各样的需求被发掘出来,欲望不断地膨胀,幸福的定义也随之无休止地加码升级。很多人都因此活得焦头烂额,身心俱疲。只有那些真正了解自己以及自己的需求,在社会的标准和自己的需求之间取得平衡的人,才会真正感到快乐。

我们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创造自身、自身所在的社群乃至全人类的幸福。但是,三百六十行,在人们中间,获得的认可度和尊重的程度并不相同。你做商品贸易赚了一千万,跟你当作家卖书赚了一千万,所获得的社会评价肯定存在很大的差距。人们认为这两种行为对社会的贡献是有大小分别的。同样,你当一个企业的CEO拿一百万年薪,跟你当一国的总统拿一百万的年薪,所获得的社会评价也会不一样。社会对你的认可程度和尊重程度,正好与你的名誉和地位相当。而名誉和地位也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你的幸福感。也就是说,物质财富并非幸福的全部内涵,除了物质财富,名誉和地位这些人类所共同追求的东西,也是幸福的题中应有之义。

人的一生应该如何度过?我想,单就事业方面而言,无非就是了解自己的需求,努力追求在财富、名誉和地位三者之间取得一个平衡,与此同时,享受所有这些东西给自己带来的快乐。

携谁之手

2011年8月30日 6 条评论

像我这样一个庸俗的人,又生活在深圳这样一个拜金的城市,自然而然认为所有的女孩都希望嫁个有房有车的老公。但是,仔细想来,又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难道说,一个女孩愿意以身相许,就为了你的房子车子?这种人应该有,但绝对占很小的比例。我想,有房有车不过是你经济能力的一个体现罢了,换句话说,即使有房有车,也不过满足了她们的基本要求。那么,女孩们到底想要什么?

而问题的另一面是,自己到底要找怎样的一个女孩?一个不是像林志玲那样拼命伸长手臂都够不着的,而是有可能揽入怀中的女孩?

遗憾的是,这些问题,我至今还没有想清楚,或者更准确地说,不是光靠想就能找到答案的。如果今年这些答案还没找到的话,恐怕我自己都不答应,也要被自己归入生活失败者的行列了。

近期几个老同学聚会,一个已婚的即将升任爸爸的老同学向我等光棍面授机宜:“要找到那种愿意跟你一起过,并且相信会越过越好的女孩。至于长相方面,倒不必要求太漂亮。”末了强调说,当然这可能会有一点难度。我如获至宝,在心里默念好几遍,唯恐忘掉哪怕一个字。

我想他说的是对的。我们不正期望得到这样一个人生伴侣吗?无怨无悔、死心塌地地跟着你,与你一同经营小日子,品尝生活的酸甜苦辣,共同培育新的生命,携手走过生命的繁复变迁。而不是对你充满了猜疑,满怀的怨责,甚至动不动以离婚相要挟,想着有朝一日要拂袖而去,与他人另筑新巢。

可是,几番咀嚼下来,我发现,老同学实际上只回答了问题的一个方面,也即你希望找到怎样的一个女孩,却没有回答你如何才能赢得芳心,让女孩愿意跟你一起过。你要女孩愿意跟你一起过,你首先得满足人家的意愿不是?那么,人家的意愿或者说需求是什么?说到底,还是要讲条件。如果还要让人家“相信”跟着你过会“越过越好”,则不但要求你现在就是一只牛股,还要求你是一只可以更牛的潜力股。这个要求就更高了。

然而,即便你都满足了这些条件,你也只是得到了安全感。你甚至都不敢要求再漂亮一点。婚姻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除了满足安全感,难道就没有其他的需求了吗?是的,就如我开头说的一样,没有那么简单。

人是有感情的,感情永远是维持婚姻的最大的一条纽带。婚姻如果成为一场交易,那是可悲的。而我相信,婚姻永远不可能成为一种交易。但是,人的感情也很脆弱。两个人要生活在一起,而且要生活得更好,肯定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而且这个物质基础会随着社会整体的发展而不断地攀升。如果能够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对于建立、维持乃至巩固彼此的感情,肯定大有裨益。两个人在结合以前,理性地衡量彼此的条件,虽则庸俗,却也颇有必要。不是吗?

自由即幸福

2011年8月21日 3 条评论

20110821 曾经流行过一个说法,“幸福是一种内心的感受”,言下之意,当你感到幸福,你也就真的幸福了。这种说法未免太过于唯心主义了。维克多·弗兰克身陷纳粹集中营,肉身遭受囚禁,行动受到限制,后来,他意识到,他还有一个“无法剥夺”的终极自由,即思想的自由。可是,我们因此就能说维克多·弗兰克是自由的吗?更何况,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人们对人类自身的了解越来越多,人们愈来愈相信,通过控制人的身体和行为,也能控制人的思想。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都有这样的印象,一个骨瘦如柴身上满布针眼的不幸的瘾君子,也会感到快乐。换句话说,你的内心感受,未必能真实地反映出你的生存状态。

跟一位朋友聊天,说起他曾为之开过几年车的亿万富翁,然后,说到他的前任。他告诉我,这位前任,足足为那位老板开了十八年车,离开的时候,老板给了他六万块钱。我不胜唏嘘。从二十几岁到四十几岁,十八年,人生中最好的一段时光,就那样在别人完全的掌控之下驶过了。不管是六万,还是六十万,也不管这六万块是什么性质,这都不是我关注的焦点。真正令我震撼的一个问题是,在这十八年间,他是否思考过,自己的人生方向在哪儿?

在工作和生活中,见识过形形式式的人。有的人满日神情愁苦,有的人活得自信而从容。前一种人多半来自社会底层,迫于生计,而忍受劳役。后一种人,往往是那种掌握了工作的自主性的人,他们可能只是一名员工,或者自己就是老板。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要么从工作中获取利益,要么从工作中获取成就感,因此并不感到工作是一种苦役,而是他们人生规划中的有意义的一部分。在彻底的自由和身受劳役之间,他们在与他人的合作中,找到了一种积极的平衡。

其实,婚姻也是一种合作关系。或许,婚姻是迄今为止满足男女之间相互感情慰藉和生育后代需要最有效的一种合作方式。如何在婚姻生活之中,分工互助,而不给对方制造无形的枷锁,大概是幸福婚姻的关键之所在。

婚姻如此,亲情和友情亦复如是。当亲情和友情不成为现实的牵绊,不论给予,还是接受,都能体现你的自主性,这样的亲情和友情,才是生命中最可宝贵的。

怎样才算人生幸福?我想,唯有完全地掌控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包括身体、行为和思想,即真正的自由,这样的人生,才算得上真正的幸福。

PS:这篇文字受到古侯子的《最快乐的是掌控自己》和《掌控的感觉》两篇博文的启发。

秋天到了

2011年8月9日 1 条评论

20110809

立秋到了。昨天晚上下了几场雨,今天气温立马下降了好几度,变得有些凉快了。

口中还在不断念叨着到海里游泳,没想到,夏天竟去的这样快!南方的秋天,气温多在二十几摄氏度,其实很适合游泳。可是,毕竟消暑的愿望没有夏日那么强烈,恐怕去的次数就更少了。

从立春到立秋,年已过去了一大半。回头想想,却不觉得有什么长度和厚度。单调的生活,日复一日地重复,当然就像在樊篱之内转圈子一般,走不出长度,也走不出高度或深度。我那宝贵的青春岁月啊,就是被这样乏味的生活吞噬掉的。

一切都无可挽回了,我已上了三字打头的年纪。不再以未来糊弄自己,我只想紧紧地拥抱现在。于是一遍又一遍地叩问,怎样才算拥有现在?什么才是重要而有意义的?我不想带着痛苦工作,我要充满热情去完成每一个步骤、每一个动作。我要把强烈的功利心淡了,把阅读变成一种愉快的享受。然而,工作也好,读书也好,这些甚至都不是最重要最有意义的生活。我太孤独了,形影相吊,寂寞其实难耐。三五友朋聚会,可以给我带来许多欢乐,经常与家人交流,心里也会觉着安慰。只是,那个可以深深相拥,能够真正抚慰心灵的人,我至今仍未找到。这是一个莫大的缺憾。

可是,当我下定了决心要去改变,却发现,要走出30年来自己一砖一瓦砌起来的窂,谈何容易?

胡须疯长,发际线在溃退向后,鲜亮的衣衫,遮掩不住容颜的转变。我是有些老了。有那么一点恐惧,但我要做的,是戒除恐惧,紧紧地抓住每一分每一秒,好好地,品尝生活。秋天到了,只是刚刚到而已。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 ,

汉字繁简之争的关键

2011年7月22日 2 条评论

简体字和繁体字,到底孰优孰劣?在简体字于大陆推行以前,就已经有了激烈的争论。如今,几十年过去,争论仍在持续,最后好像谁都没有说服谁。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网络上面,论坛也好,博客也好,我参加过的论辩,不知有多少回!今天在Google+上看到一位台湾的网友转了一篇《繁体字的优越性》,后面一票网友跟着发表评论,声讨简体字的种种不是,忽然就有许多话想说。

我觉得,看待乃至研究汉字,首先应该摒弃一切政治意识形态的干扰,回归语言文字本身的发展规律。共产政权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就是泛政治化,这个已是人尽皆知。但是台湾的传统文化“运动”,其背后也是政治力量在推动。

本人曾经在职业高中上过一门现代汉语课,在教材导言里面赫然写着拼音文字终将取代作为表意文字的汉字(大意)。不瞒大家说,每一次看到这一句话,我就禁不住血液往头上冲,然后,翻到印着编辑名单的那一页,默念每一个名字,心里想的是有朝一日,要将你们这些老家伙从坟墓里拖出来鞭尸!

简化字早已有之,这个大体没错,但是简体字最终成为法定的书写文字,是简单而又幼稚的语言文字发展理论的产物。在共产政权的意识形态里面,语言文字是一套符号系统,表意的汉字很低级,拼音文字乃是文字的高级形态,高级形态最终会取代低级形态。换句话说,即便简化汉字也并不是共产政权文字改革政策的最终目标,而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目标罢了。其最终目标是消灭汉字,实现完全拼音化!

因此,我觉得,很多台湾的朋友在评论简体字的时候,总是瞄错了靶子。是的,你们跟中国大陆的有识之士一样,要反对的,不是简体字本身,而是其背后的那同样令你们畏惧的政治意识形态!

细节未必决定成败

2011年7月7日 1 条评论

不注重生活细节的人能做大事吗?

买食品不看生产日期,自己吃饭用的碗筷都洗不干净,家里的地板可以连续几个月不洒扫清洗,这样的人,是否堪担重任,是否能做大事呢?古人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今人又说,细节决定成败,这两句话,乍听起来,都有道理,可是仔细想想,里面大有乾坤。

关于什么是大事、小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我以为,两千多年前叔孙豹所谓的三不朽,即立功、立言、立德,放在今天,仍然是值得追求的最高之人生境界。这些当然都是大事。如此看来,洒扫庭院与扫除天下,孰大孰小,当下立判。

我们总是说,做大事,不要指望一蹴而就,而是要一点一滴,踏踏实实地从小事做起,日积月累,最终成就大事。这没有错。但是,如果以此去理解古人的话,那就错了。我想,古人的原意,并非这种条件逻辑关系,而是指出了小事和大事之间的因果逻辑联系。

那么,这种因果逻辑联系是否成立?我觉得很牵强。一屋不扫,就不能扫天下了?洒扫庭院这种事到底意味着什么?难道说它体现了某种能扫除天下的素质?我们的老祖宗惯于微言大义的形象表达,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可是,即便如此,像打扫卫生这样的事本身,跟做大事之间,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也不能完全剥离开当时的语境,去理解古人的话。或许,在薛勤的眼里,洒扫庭院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只关乎卫生,同时也是一种礼节,是对登门的大员的一种尊重。而这些登门的大员,对陈蕃的仕途乃至人生理想可能有着很大的影响。事实果真如此的话,薛勤的这一句千古名言,也就说得通了。

今天人们常常挂在口头上的“细节决定成败”,也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的。细节很重要,但这细节要与所做的事有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