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教育观察’ 分类的存档

我所见到的乡村教育

2010年10月3日 没有评论

中秋节期间回了一趟老家,少不得到各个亲人家里走动走动。姐姐嫁在邻村,骑着摩托车,几分钟就到了。

我学的是师范专业,现在还算半个小学教师。虽然早已不在教学岗位之上,但是仍然保持对教育领域的关注。尤其最近一两年,随着亲人朋友的小孩逐渐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对教育信息更多了一份关心。

琪琪今年七周岁了,刚上二年级。一年级的时候,成绩很糟糕,还不止一次受到老师的体罚。她已经开始对上学感到厌倦,好几次嘟嚷着说不想读书了。姐姐和姐夫对此都很忧心。

琪琪所在的学校是一所私人乡村小学,现有数百个学生。除了本村的学生之外,其他的都来自邻近的各个自然村。学校刚刚建立那会儿,学费已经涨到每个学生三百多元钱,投资者摩拳擦掌,热情高涨。事实上,这所学校确实火了好几年。然而好景不长,在全面落实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办学者犹如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从此一蹶不振。这种负面情绪自然也传导到了所有的教师身上。据姐姐说,眼下公办学校每个学生收费二十元钱,作为作业本等费用,而琪琪的学校不过多收了三十元钱,至于教职员工的工资、办公费用等,跟公办学校一样,也靠财政拨款。可想而知,办学者再也不能指望学校为自己带来什么收益了。

此外,师资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好的教师不愿意到这里来。学校所处位置稍为偏僻,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还没有建立起一种教师自由流动的完善机制。据我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这所学校好像还没有人获得过教师资格证。而更糟糕的是,连那些初中都没毕业的人也被招进去,登上了讲台。

可是,即使如此,每年小学升初中的考试成绩,仍然在全镇二十几所学校中名列前几名。当然,升学考试成绩良好,并不意味着教学质量就高。不过在目前这种应试教育体制下面,我们实在没有其他的可以衡量一个学校办学质量的标准。

在相同的衡量标准之下,同村的公办学校就要寒碜得多了。我听不止一个人说过,公办学校的升学考试成绩都掉到全镇小学的倒数几名去了。十几年前,我也在这所学校念书,我记得,在当时,在全镇范围内,不论是何种性质的考试、比赛,学校都能拿到很靠前的名次。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此惊人的落差?就我的了解,在九年义务教育全面实施之后不久,学校的校长通过找关系,辞掉了校长的职务,转去镇里当了公务员。而老师们也慢慢变得消沉下来。没错,在九年义务教育的政策落实以后的几年时间里边,教师的工资确实增加了几百块钱,然而学期末的奖金却较之前大大减少,与此同时,物价飞涨,相同面值的钞票的购买力业已大不如前。综合各种因素,我们可以看到,教师的工资实际上没有增长,基本上与之前持平。于是,很多公办教师纷纷以各种方式离开了岗位。关系好一点的,或者愿意花一点钱打点关系的,办个病休,工资照领。不想托关系的,可能就把工资卡给了学校校长或镇中心小学校长,自己一分钱不拿。在外面说起来,也称“停薪留职”。这些离开了学校的老师,要么到外面打工,要么自己做生意。这种现象是如此普遍,以至于人们都见怪不怪了。另外,随着一些老教师逐渐退休,而刚毕业的大学生或中专生又不愿意回农村,如此一来,不出几年,一些社会闲杂人等便进入学校,成了代课老师。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呈下降趋势,正是自然而然的事。

就在人们都对公办学校失去信心之时,真正的私立学校便如新星一般冉冉升起。这些私立学校都在仅仅一江之隔的城镇里面。有利的地理位置和优越的交通条件保证了学校生源的充足,为投资者建立大规模的学校创造了条件。学生人数多了,效益也就可观,而办学者在硬件设施和教学服务上的投入就会加大,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就以江对面的金源学校来说,加上初中部,据说人数达到一千多。每个小学生,不论哪个年级,一学期收费五百元钱。上学放学都有校车接送,午餐在学校吃,每个月各收数十元。相对于免费的公办学校而言,这个价格着实不菲,可是该校非但没有被冷落,反而口碑愈来愈好。家在江这边的妹妹早已打定主意,将来要把女儿和刚出生的儿子送到这间学校去。

琪琪的成绩很差,原因是多方面的。也许她还小,学习能力还不强。也可能是学校老师对她关心不够,教学方式方法有问题。不过无论如何,为孩子选择一个好的学校,总是没有错的。这也是为什么琪琪一开始就被送到私人学校的原因。本来,姐姐和姐夫也考虑让琪琪到金源学校去上学,可是由于琪琪后面还有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而且姐姐还打算再生,担心到时经济负担太重,这事就一直停留在口头上。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私人办学是乡村教育的一条出路,可是在目前的经济条件下,并非所有的农村家庭都能负担起高昂的学费。倘若政府不能加大对乡村教育的财政投入,公办教育的凋敝将势不可挡。这无疑又是一种不平等。而教育的不平等,只不过是一系列不平等的开端。

大学梦

2010年8月22日 没有评论

今日中国的大学,已经备受诟病。有人就说,如果你把中国的大学只当大学看,你就错了。中国的大学是大学,也是衙门、公司、地产商,似此等等。而就教育本身,除了对学校灌输意识形态的一以贯之的指责,还有一个是大学扩招之后,教学质量的下降和学生整体素质的明显下滑,以及大量的毕业生就业困难,从而引起人们对大学教育的普遍的怀疑。不过,即使有种种顾虑,进入大学学习的人数仍然呈逐年上升的趋势。

有一次跟一位已经从大学毕业的老同学聊起大学教育,他说,要想事业有成,生活过得好,不一定要读大学。而我则说,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必须进入大学学习。其实,老同学的话更多的是对未进过大学校门的我的安慰和鼓励,而我也更多地表示对他大学经历的肯定。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辩证统一的问题。每年都有数百万人从大学毕业,这些人中有一部分将成为社会精英,也有一部分将成为庸碌的普通大众。而那些与大学无缘的人,也有少部分会成为出类拔萃者,更多的则在社会底层挣扎。

自认在个人能力上并不比一般的大学毕业生差,这并不妨碍我成为一个大学教育的坚定的支持者。我的一个弟弟今年考上了省内一所不错的本科学校,让我感到无比欣慰、无比骄傲。我默认他们都是并无天赋异禀的普罗大众的一分子,把他们扔在人海中,你都找不到他们的身影。因此,他们需要接受大学的熏陶,提高自己的竞争力。但是,如果他们确有过人之处,那么我希望大学的环境,四年的相对自由的时间,有助于他们把自己训练成为更加出众的人,或者是,社会精英。

陆丰又发生校园暴力事件

2010年4月26日 没有评论

继4月9日一八年级学生用硫酸泼伤十七名同学之后,广东陆丰又发生一起校园暴力事件。4月23日,星期五,一名初中男老师被三名初中男学生及其家长、朋友等社会人士暴打至昏厥,致全身多处软组织严重挫伤,左眼可能失明。因伤势严重,已送到广州治疗。当天,该校全体老师罢课抗议,等待校方和公安机关及当地政府解决此恶性事件。

事情的起因是一蔡姓七年级学生在全班同学做语文测验时大声说话,被姓范的班主任制止,该学生非但不听劝告,反而口吐脏话,声称不用姓范老师管。范老师为了维持课堂秩序,准备强行将蔡姓学生拉去办公室。蔡姓学生在挣扎过程中,趁范老师没有防备,一头撞在其身上,致其摔倒,然后伙同其两个所谓的结拜兄弟对范老师一阵拳打脚踢。后来其他老师闻讯赶来,才制止了三个学生的暴行,并将他们拉到校长办公室。

学校老师给三个学生家长打电话,要求到校共同处理善后。但是在此期间又横生枝节,蔡姓学生让另一位同学给其叔父打电话,添油加醋,声称在学校被老师们殴打。其叔父和另一位学生家长迅速纠集20多社会人士,带着“三叉”,冲到学校。蔡的叔父一进入校长办公室,见着范老师挥拳就打。有些老师劝架,协助范老师逃出校长办公室,但又被其他人截住,又是一阵暴打。据目击的老师说,整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40分钟。最后,范老师被打得昏迷不醒。

据说,打人者相当猖獗,一度把持校门,不许老师送受伤的范老师出校就医,并扬言谁敢出校门就打谁。后来警察赶到,范老师才得以送院治疗。

此次事件有什么发展?如何解决?目前不得而知,我将继续跟进。

本文暂不就此校园暴力事件发表评论。

分类: 教育观察 标签: ,

贫穷的教育

2010年4月18日 没有评论

发生在广东陆丰的八年级学生用硫酸泼伤十七名同学事件,暴露出了社会各层面的诸多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教育的贫穷。在前面一篇文章中,我已经对此作了一些阐释。

一个地方对教育的投入,视乎该地的经济发展程度,这是合乎常理的,大家都能理解。但是,现实情况往往并非如此,,政府大楼是当地最好的建筑,而学校教室却异常简陋,甚至破旧。将近两年前的汶川大地震,死了那么多学生,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眼下的青海玉树地震,也已经有消息传出,估计有很多学生遇难。至于那些着眼于中国未来发展的人一直在呼吁的教育先行,更像是痴人说梦。

那么,我们的农村教育的现状到底如何?下面,我将以广东陆丰作为例子,谈谈这个问题。

陆丰的经济发展状况,在整个广东来说,是很差的。但是,即便在的农村,我们还是可以看到这样一种现象,大多数家庭都有电视机和影碟机,可以收看很多电视台,包括凤凰卫视和星空卫视,等等。而且,电脑和互联网也逐渐普及开来,在一些农村,甚至已经有了规模不小的网吧。可以这么说,现在的农村学生,在信息的获取方面,其实与城市里的学生差不了多少。他们对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认识,当然对学校有了更高的期待。然而,据我所知,在许多学校,不要说电脑,就连一台电视机都找不到。绝大多数的老师授课仅凭一张嘴和一块黑板。这样的授课方式又如何能够吸引学生?且不说在一定程度上教学效果打了折扣,更让人担忧的是有些学生因此变得厌学。

不具备多媒体教学条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学校也缺乏其他教学设施。音乐、体育、美术,没有一项有足够的设备设施,能够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或者说兴趣爱好。往往,我们只能在音乐老师的办公室看到一台蒙尘的电子琴,在校园里看到两个简陋的篮球场,而在美术老师那儿,是一个破烂的画架和几座石膏头像。学生的兴趣爱好得不到开发和发展,课堂之外,余下的时间和精力便要在其他方面挥洒。这可能成为校园事件多发的一个原因。

政府对教育缺乏投入,还体现在老师的工资上。由于工资较低,又与城市里的老师工资差距悬殊,这些农村的教师逐渐向两种极端发展。积极向上的,寻找机会往城里去,这便造成优质师资的外流。而消极一些的,则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凡事敷衍塞责。两种极端都直接导致了教学质量的严重下降。

如此一来,公立学校避免不了恶评如潮。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些私立学校应运而生。可是,又有多少家庭承担得起高昂的学费呢?倘若免费的公立学校不能提供优质的教育,势必造成社会的再次分化,而分化的结果最终还要这个社会来承担。

再谈广东陆丰中学生泼硫酸事件

2010年4月13日 没有评论

同是中国人,而且同是汉族,湖南人喜欢吃辣,广东人则喜欢口味清淡的食物,可见地理环境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人。

社会也是一个环境。这个社会还可以细分,比如家庭、学校、狭义的社会。我们常常说,环境决定了人,所谓环境,就包括这三种,当然还有前面说到的地理。

现在的媒体,一旦学校发生惨剧,就会条件反射地从环境入手寻找造成惨剧的深层原因。这种思路并没有错。但是,我看过不少同类文章之后发现,很多文章只是泛泛而谈,感觉挠不到痒处。4月9日广东陆丰一所乡镇中学一名初中二年级学生用硫酸泼伤了十七名同学,广州日报对此作了报道。这篇报道实际采访的内容并不多,而在报道后面却发了许多空泛的议论,让人失望。

我之所以愿意跟踪这起校园惨剧,其中一个原因是我自认为对其背后的环境了解得更多一些。

《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向同学泼硫酸的蔡某,在其小学时期,家里曾发生过一件事,至于到底什么事,报道没有说。但是我们可以猜测得到,记者的潜台词是家庭环境对蔡某的暴力倾向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在社会层面上,报道指出,蔡某上学必经张某所在的村庄,这为张某刁难甚至欺辱蔡某提供了便利。而根据猜测,蔡某正是因为受到张某等人的欺负之后才做出此种骇人的事来。其实,如果想在社会上找原因,这一点只能算冰山一角。在那个传统观念浓厚的农村社会,姓族,宗族,行政上的隶属关系,村子的大小,都可能成为一方欺压另一方的原因,最终导致暴力事件的发生。所有这些都对本地学校里的学生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关于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对学生的思想和行为造成的影响,这里不再展开细说,我想把焦点转移到惨剧发生的校园里面来。

《南方都市报》报道说,在惨剧发生的前一天,蔡某曾带着一瓶硫酸到学校,后来硫酸瓶打碎,所幸无人受伤。那么,我们就要问了,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难道学校的老师和领导不知道吗?或者知道了,没有做出适当的处理?甚至是视而不见,不管不问?我不敢说,如果校方高度重视此次事件,悲剧就不会发生。但是我敢说,至少不会是第二天发生。由此可见,校方是缺乏责任心的。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今日这种局面?这就说来话长了。了解广东教育现状的人应该知道,广东教师的工资是严重不均衡的,不同的地市的教师工资可能相差两三倍。据我所知,在这所乡镇中学,很多教师每月的工资都在两千上下,而其中不少教师的教龄都在五年甚至十年以上。这种工资水平跟广州深圳等发达城市是没法比的。同样是在这个乡镇,一个建筑小工每天的工钱都在九十至一百元之间。这种巨大的落差势必使大多数教师自我感觉尊严丧失殆尽。本人好几年前也曾当过教师,便常有尊严无存的感慨。

这种糟糕的局面在国家真正实现九年义务教育以后进一步恶化。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使小学和初级中学的学校财政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未实现九年义务教育之前,学杂费由各学校代收,学校向上级部门上报学生人数,然后根据学生人数上交一定比例的费用,余下的作为学校的教育经费。现实之中,各学校并不一定如实上报学生人数,这样一来,学校便有了更多的费用。这些费用可能兑现为老师的奖金,当然更多的进了校长等领导的个人腰包。对这种现象,教育主管部门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这么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教师和领导工资上的不足,同时使他们保持了积极性。而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免除了学生学费,教育主管部门严格按照学生人数下拨经费,以前可以动手脚的空间不复存在。学校财政自此收紧,而教师包括领导的工资提升又跟不上,这自然挫伤了大家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上学不交学费了,辍学率下降,又造成学校过于拥挤,在师资增加有限,教育硬件设施投入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实际上加重了教师和领导的工作量。根据媒体报道,出事的班级就有超过70名学生,而从图片上,我们可以看到教室的破旧景象。

贫穷的教育,迟早要出问题的,不仅仅是校园暴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