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0年11月 的存档

写作,痛并快乐着

2010年11月14日 3 条评论

在古希腊的神话中,有一个叫安泰俄斯的巨人,力大无比。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只要身体离开大地,战斗力就会大降。大地是他的力量来源。对我来说,阅读和写作,尤其是写作,就是我的大地。阅读和写作总是让我感觉充满自信和力量,未来不再是一个令人恐惧的黑洞,而是一条坚实而宽阔的大道。相反,如果一天不读书,空虚就会像夜幕降临一般,充满内心;如果一天不写字,便会感到生命无所依凭,仿佛双脚踩在棉花之上,站不稳,如大厦将倾。

自三月下旬建立博客以来,一直写得很艰难。一篇千八百字的文章,磕磕绊绊地写下来,少则一个多小时两个小时,多则三个小时以上。然而这样颇费心力写出来的东西,却不尽如人意。也许在行家看来,跟垃圾无异。但写出来总比没写出来要好,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我有太多这样的经历,举起笔,面对一张白纸,绞尽脑汁,而最终憋不出一个字来,不得不颓然放弃。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写什么好,或者说,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写的。这解释了为什么有时候很长时间博客没有更新。

我当然不愿意把博客写成流水账。古人说,取乎其上,得乎其中,我没理由降低对自己的要求。首先,我很明确地告诉自己,我写的是文章,而不是所谓日志。既然是文章,就要有一个完整的结构。不像有些博客作者,三言两语,夹杂一些吸引眼球的图片,就成一篇“文章”。其次,文章要有感受,有观点,甚至有思想,表达要有特色,一篇文章,此四者必居其一。可是这也仅仅是要求,实际操作起来,殊非易事。两周前读完了南方日报出版社的《准记者培训教程》,感觉很有收获,却不知怎么写这篇读书笔记。最近央视记者芮成钢在G20峰会期间又代表了亚洲人向奥巴马提问,引起众多意见领袖口诛笔伐,我看了几篇,除了一致指责芮成钢没礼貌、没教养、傲慢之外,大多从“代表”入手,引经据典,纵横捭阖。说句实话,对“代表”的内涵,我绝对挖不到那么深。借此我也知道自己有多么肤浅。对单独事件且无法展开纵深评说,想发人所未发,写出闪现思想光芒的文章来就更是不知天高地厚了。11月8日共识网发了秦晖的一篇文章,题为《极左、左派、右派、极右的区分与现状》。如果你刚好读过11月4日南方周末上的李泽厚访谈,你就会明白,什么叫颠覆,什么叫思想的光芒。

写作不能从心如欲,说到底,还是阅读的问题。读的书太少,太浅,读得太不经心。关于阅读,之前已经说的不少了,这里就不再絮叨。

分类: 写作笔记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