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0年12月 的存档

吃过汤圆,我就三十岁了

2010年12月31日 1 条评论

从冬至到来年惊蛰,有三个半月的时间。换句话说,再过三个半月,我就年满二十九周岁了。而按照民间传统,冬至一到,吃过汤圆,就算又添了一岁。也即是说,这个冬至,我已跨过三十岁的门槛。

纠缠于传统算法和国际通行的算法之间,不过是一种虚弱的自我安慰罢了。现实是,在家里,在我的周围,挂在大家口头上的,永远是历数千年而未曾中断的传统。

孔子说,三十而立。我一直对这个古老的人生设定深怀恐惧。如今,大限已至,而我依旧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不定,更别说业有所成了。恐惧变为绝望,在这个寒冷的冬季,让我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单薄。

十年前,我二十岁。在古代,男子到二十岁,要行弱冠礼,这意味着成年。这个成年仪式,我当时是知道的,但是我已不记得,彼时的我,是否也像今天一样,在告别自己懵懂的少年时代之时,内心充满惶恐和绝望。其时我还没有一个女朋友,甚至连哪怕要好一点,彼此之间有一点情愫的女同学也没有。也许,我对儿女之情并无强烈的意识,相反,对未来满怀朦朦胧胧的憧憬。直到几年后的某一天,有人告诉我,一个人,如果在二十岁以前不曾谈过一场恋爱,那么可以说,这样的人生是有缺陷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哦,我就是这么一个有缺陷的人!而这个缺陷永远都弥补不了了!

即便到了本该而立之年,那个迟来的可以弥补缺陷的人,我仍未找到。这大概应该叫做人生悲剧了吧?

再往前迈一步,我就进入中年男人的行列了。一提起中年男人,不禁打了一激灵。浮现在眼前的中年男人的形象,莫不是秃瓢、大眼泡、大肚腩,肌肉松弛,肤色沉淀,面目可憎。但是男人的中年,也是家庭、爱情、事业的丰收季。中年男人有了一定的经济积蓄,经验丰富,成为社会各领域的中流砥柱。

孔子又说,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可是谁知道呢,未来的十年、又一个十年,我会是个什么样子?我已经落后很多了。

日本未来政治家的自传

2010年12月1日 1 条评论

加藤嘉一一开始就声称要从政,而他的自传就写得很政治正确。

在加藤嘉一的简介中,有两点对我比较有吸引力,其一是北京大学留学生,其二是为了保护家人不受伤害,曾与黑道谈判。可是在他的自传中,这两部分都没有展开详细介绍。

对此,我的猜测是,作者因为忙于各种活动,没有充分的时间写作自传,只好删繁就简,而更重要的是,一心献身政治的加藤拿捏不准,他的某些经历,是否会成为未来从政的绊脚石。

正因为从政的意图是如此清晰,并且无处不表现得谨慎,因此,也提供给我一个阅读他的文字的新的视角。

在读他的自传的过程中,我产生 了一些疑问,比如,他曾遭受黑道分子毒打,对此他只是一笔带过,他的解释是不愿把同胞人性中的丑陋和残忍暴露在中国读者朋友面前。我的理解是在一本中文自传中写这些东西是不合适的,这样会引发他的日本同胞的猜疑甚至是未来的政治对手的恶意揣测。又如,他放弃了到东京一所很有名的大学学习的机会,选择到北京大学留学,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学费问题,二是想出国,至于这中间他是如何获得到北大留学的机会的,却不着一字,不知出于什么缘故。再如,与日本驻华大使馆的关系,可谓扑朔迷离。

加藤很善于发掘自己的长处,为自己塑造一个健康、阳光、坚强、勇敢、能力超群、有思想的正面形象。这是可以理解的,他的读者不只是他的中国朋友,还有未来的选民。正是选民手中的选票,决定着他的政治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