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1年3月 的存档

我们可以向李彦宏学习什么

2011年3月28日 没有评论

13年蝉联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首富的比尔·盖茨,曾经是多少中国青年人的创业偶像。如今,比尔·盖茨卸任微软董事长,专注于慈善事业,虽然已经让出富豪榜的头把交椅,但是他的影响力似乎非但没有丝毫消减,反而传播得更深更广。以前的创业偶像,俨然成为无数人的人生楷模。

中国IT业界翘楚,“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先生,终于当上了全国首富。身价高达94亿美元,远超去年。这应该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骄傲!作为一个前IT业从业人员,我犹觉脸上有光!李彦宏业已成为一个中国英雄。我敢预测,中国境内势将掀起一股学习李彦宏好榜样的高潮。

我们要学习李彦宏,首先要了解百度。百度就是李彦宏的化身,在百度身上,我们可以找到他身上的许多闪光点。

近日,李彦宏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百度将推出轻量移动终端操作系统。记者的判断是,百度又在仿效它的竞争对手Google。其实,自百度成立的那一天开始,它就不是一家具有技术革新精神的公司。百度的旗帜,无非就是营销,因此它一直在追求流量。所谓的“框计算”概念,也不过是一个倒流量的玩意儿,这一点业内人士都看得明白。而在技术领域,百度只要紧跟Google的步伐就行了,反正只要中国不变天,Google在国内就不可能威胁到它的垄断地位。当然了,在整个互联网行业,又有哪家国内企业不是学人家的呢?学得好的像腾讯,发展势头还好过它的模仿对象ICQ。而2010年开始勃兴的团购网站,则是赤裸裸的抄袭。曾经也有人说百度在技术乃至某些营销模式上抄袭Google,但无论是模仿也好,抄袭也罢,在中国都可以发展得非常强大,甚至独霸一方。这绝不是关键。

如果说百度抄袭Google尚有争议,那么百度盗窃却是坐实了罪名。臭名昭著的MP3搜索不去说它了,百度百科也受到了证据确凿的抄袭指控。而最近的百度文库风波,更是让国人认清了百度这个窃贼的真面目。26日,百度在史无前例的舆论压力之下,终于作出了道歉,并承诺于三天之内彻底处理文学作品类别中所有未获授权的文档。可是,总共2056万份的文档,都是从哪里来的?难道删除了未获授权的文学作品,百度文库就没有侵犯著作权了?MP3搜索和百度文库到底给百度带来了多大的流量,除了百度,大概谁都不清楚。李彦宏无须为所有那些音乐、书籍付一分钱授权费用,却坐收滚滚而来的真金白银。一本万利,不正是商人追求的至高境界?

然而百度何以如此强硬,非但毫发无损,反而日益壮大?一言以蔽之,尊皇!太上皇在上,一切莫不惟命是从。经济上要右,即使你要搜左,我也给你右;政治上要左,即使你要搜右,我也给你左。故此博得太上皇欢心,赐予尚方宝剑铁布衫,一切都护着你。百度呢,也变得愈益乖巧可爱了。然而当它转过身来,却是另一副嘴脸,罔顾社会公义,唯利是图,手段下作。付费删除负面搜索结果,假药广告,勒索营销,以及前文所说盗窃著作权人作品,不一而足。法律是太上皇制定的,也是太上皇实施的,办谁不办谁,太上皇自己心中有数。百度是一块坚固的盾牌,轻易动不得的,否则就给敌人可乘之机了。更何况像删除负面搜索结果这种事情,对创建和谐社会和谐世界大有帮助,同时也是间接警告那些意欲兴风作浪的刁民:你们不要太嚣张了,否则你们怎么死的别人都不知道,别说兴风作浪了。由此可见,只要坚定地站在太上皇一边,定可屹立不倒。

可能有人会觉得我说反话,可是,我想说的是,这些都是忠实的总结。在现今之中国,确确实实有其指导意义。我们社会主义中国毕竟不同于资本主义美国,不是么?像比尔·盖茨那样的,只能远观,真要在我天朝上国践行,恐怕行不通。若想创业致富,还要学本土英雄李彦宏。

当我们谈论民族性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2011年3月25日 没有评论

梁文道在锵锵三人行中说:“我从来不相信民族性、国民性这些说法。我们应该谈的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条件下,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很好奇,我们今天所说的“民族性”这个概念,到底是指什么?在网上搜了一下,其中有一条是这么来定义它的:指族体人格,即一个民族特有的思想、情操、习惯及行为方式。

然而我很怀疑,这样的民族性是否真的存在?

我们之所以谈论民族性,是因为我们想找到某些群体现象的深层原因。

在我看来,民族性只是对某个群体在独特的历史背景、制度环境、自然环境等一切外在因素之下的共同因应的一种高度概括,而这种高度概括并非指向一个人类群体的本性。而要是反过来,用这种民族性去解释某些群体现象,显然是一种谬误。

由此可见,民族性是一个多么含混的说法,或许这个概念根本就没必要存在。

也许,梁文道说的没有错,我们应该回到具体的环境下面,回到人性本身。什么样的环境,人会做出怎么样的反应,这才是我们应该真正去关心的。唯其如此,我们才能找到群体行为背后的真正原因。

可是,话说回来,事实真的如我们耳熟能详的一样:环境决定一切,也包括人?换句话说,一定存在某种规律,不论我们知道还是不知道,在某种环境下面,一定有某种人的反应。然而,我们都知道,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无论在任何情况中,人都有可能做出异乎常规的反应。而这些偏差的集合,是否导致了人类的历史偏移了原本应该去的那个方向?正因为这种偏移,才造成现在人类的丰富多样性?也因此,我们把这种人类的丰富多样性称为民族文化差异?

说到这儿,实际上我们又回到唯物史观与英雄史观的经典辩论上来了。

写博一周年记

2011年3月20日 没有评论

从2010年3月20日诞生,到今日,我的博客刚好满一周岁。写博一年,有许多收获,也留下了不少遗憾。

首先,写博释放了我一直压抑于心底的梦想,这一点,在前面的文章中也偶有提及。我至今不清楚这个梦想是如何生发出来的,又为何那么的强烈,以至于令我总是不能安心工作,觉得一切跟这个梦想无关的工作都很无聊,没有半点意义。可是,除了在日记里面,我几乎从来不曾跟别人说起,甚至,当别人看出了些许端倪,而询问我的时候,还矢口否认,拼命掩饰。这种种反应,在在显示了我的缺乏自信。而缺乏自信的背后,乃是长期耽于幻想,行动乏力。写博正是对自己的一个郑重承诺,也是行动的开始。

我梦想着成为一个成功的自由撰稿人,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极度渴望把文章写得漂亮。这并不容易,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我已经有过多次铩羽而归的经历了。现在,一年过去,也才写了七十几篇文章。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不能令自己满意。在写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不少的问题。

最根本的一个问题,或者说最具决定性意义的一个问题,是读书上的欠缺。在写文章的时候,才真真切切感觉到读书之少。写影评也好,写时事评论也罢,莫不捉襟见肘。纵使搜肠刮肚,急得抓耳挠腮,也是枉然。最后只好敷衍成篇。这样憋出来的东西自然不值一读。再看别人的文章,明白如话,畅快淋漓,阅读都成了一种享受。若非长期读书积累之功,又岂能致此?

认识到读书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对摆正写文章的心态也有帮助。每一次提笔,总是恨不能洋洋万言,顷刻成书。急于求成,希图走捷径,最终却适得其反,胡思乱想半天,硬是写不出一个字。巨大的心理落差,很容易就把心中残存的一点写字的热情摧毁了。每天坚持看书,则让我变得更加踏实,不再那样浮躁轻狂。

很多时候,还不知道有什么可写。事实上,没有人能永远依赖灵感,信手拈来,即成文章。即使是职业的自由撰稿人,也需要建立一个丰富的选题库。其秘诀正在于此。

写作方向其实跟选题有很大的关系。没有方向,似乎一切都可以写,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领域你都能驾驭。说实话,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晓得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在哪里。

有许多题材,是要从经历中去挖掘的。喜欢写作的人,一定要是生活的有心人。正如亨利·詹姆斯在《小说的艺术》中所说的一样:“尽量不要错过任何事。”

在写博客之前,我忽略了太多的东西,而现在,我把这些问题都找出来了。这不也是一种进步、一种收获么?

如果说发现问题是进步的起点,那么,问题的解决不能尽如人意,也是一种遗憾。当然,最大的遗憾是,写博客与生活之间,还不能完美地协调起来。

新的征程开始了,希望接下来可以做得更好。

惊蛰时节

2011年3月20日 没有评论

自惊蛰那天夜间下了一阵大雨之后,半个月内,竟有四五天下着绵绵细雨。不知不觉之间,道路两旁排列整齐的小叶榄仁,抽出嫩绿的新叶,让灰黑的漫长大路和白色的高大楼宇都有了生气。

虫儿们都从土洞里钻出来了吧?农民们是否已经播下了丰收的种子?我知道,我的心也受了春意萌动的感召,躁动难安。

我做着丰收的美梦,却不晓得如何挑选种子,如何耕种,如何培育。人到而立之年,却颗粒无收,好不教人心灰意冷。这是一个摆在眼前的深刻的教训,我再不可能走上那样的老路了。而新的坦途,又在哪里?理想与现实,有着巨大的落差,我能不顾了现实,一意孤行吗?

读书写字之余,经常去登莲花山,一来运动散心,二来观赏园中人物风景。莲花山公园其实也称得上植物园。除了天然长成的花草树木,还有人工种植的,也不知有多少种,更不必说各种花博会、盆景展览,览之不尽。我穿过风筝广场,忽然发觉脚下的草地变厚了。原来的枯黄的颜色,逐渐褪去,长出了新绿。登山台阶的一侧,紫荆花点缀在枝头,随着风儿,轻轻摇曳。最让人惊羡的是山坡上那一树一树绚烂的黄花,偶尔一阵轻风吹过,一两朵花飘坠于地,没有发出一丝声响,那样静谧,又是那样蠢蠢生动。到了山顶广场,凭栏远望,但见新楼在湿漉漉的薄雾中拔地而起,仿佛春笋一般破土而出,节节升高。

最堪看的,其实是人。满头白发的老夫老妻,携手作伴,彼此搀扶着登山,那个情景确实感人。而还不会走路,正在咿咿呀呀学语,躺在手推车里的孩童,双眸澄澈,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四肢乱动,着实有趣。丰腴的妇女,告别了青涩的年华,增添了几多风韵。而笑靥如花,莺声燕语,巧笑如铃的青春少女,又是别样的妩媚动人。看芳容在目,听欢笑在耳,闻异香在鼻,我禁不住心如兔子乱撞,为之动情。

人伦之乐,尤胜于游赏风景,不是么?

三十自述

2011年3月15日 没有评论

如果年轻只是简单、肤浅,那么这样的年轻便不值得炫耀。相反,如果学识超群,那么这样的青春年华自然是星光闪烁。也许,我的谨慎是对的:从来不曾在文章里面,甚至在口头上,写过或说过,我也是所谓八〇后。

可是现在八〇后也到了而立之年。而立之年,我终于没能“立”起来。仿佛轰隆一声,山崩于前,却又无能为力。青春已经无可挽回,伤感徒费光阴,还是想想现实吧。

但我还要给逝去的三十年作一个简单的总结。这三十年,用两个字来概括,恐怕就是“混沌”了。儿童时期,如鸿蒙未开,浊清不分,是非未判,没有自我意识。到了少年时代,对世事人情一概稀里糊涂,对未来深感迷茫、无助。十八岁以后,终究成熟一些了,然而人生道路却变得更加坎坷。毕业之后,顺理成章进了小学教书。接着逃离体制,到大城市混生活。再后来,便陷入现实与理想的漩涡,兀自扑腾挣扎,至今未休。爱情的种子尚未种下,婚姻自然无从谈起。几个朋友,七零八落,疏于往来。对工作又心猿意马,莫衷一是。作为家中长子,却没能承担起应负的责任,实在惭愧。理想的生活在哪里?我真的无言以对。

是什么遮蔽了我的双眼,令我陷于犹疑不决的泥淖,迈不动脚步?或许,只有当理性的光芒照进我的心灵,才能看清前路。

前路漫漫,或者也未必。天知道,一个人能活多少岁。即便能够活到九十岁,人生也已走过三分之一的路程。时不我待,当此时,若还不发愤努力,就要像岳飞词中说的一般,“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了。

人到三十,还在说着奋斗奋斗,给自己打气,似乎是一件好笑的事情。不过,“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果真不奋斗的话,真要永无翻身之日了。

有人说,做足一万个小时,没有不成功的。换句话说,只要你每天抽出三个小时,并且坚持十年,就能做成你想做的事。世间没有捷径,奋斗的人始终要走上这一条路。

惊蛰

2011年3月6日 没有评论

不意傍晚时分下起了无声的细雨,打乱了我到住处附近的草地公园散步的计划。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曼联在利物浦主场与宿敌激战正酣的时候,窗外噼哩啪啦作响,竟是落了一阵大雨。

今天是惊蛰。据说,二十四节气反映了黄河流域的自然物候,而在岭南地区,气候现象相应的便要晚些时日。也即是说,现在还是雨水时节。这也就难怪,为什么惊蛰到了,在深圳这儿,却只下雨,不打雷。

打不打雷不要紧,在日历里面,2011年的3月6日,就是惊蛰的开始。我一直惦念着这个,因为我出生的那一天,二十九年前的今日,也是惊蛰。于我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可是,痴长了二十九周岁,我却从来没有纪念这个日子。只有在农历生日,妈妈才给我煮三五个鸡蛋,与几个兄弟分享。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严冬已经过去,气温上升,天气渐渐地暖和起来了,雨水也开始增多。过冬的昆虫,还有其他小动物,受了大自然的感召,纷纷破土而出,或者从洞穴里面钻出来,觅食,筑窝,交配,繁殖。这是一个充满了希望的开始。忙碌过后,它们将收获硕果累累。

惊蛰出生,到底赋予我怎样的生命意义?或者说,它给予我怎样的心理暗示,勾起了我怎样的离奇的想象?也许,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不同的心境下面,想法会有所不同吧。因此我只能说说迄今为止的所思所想。

我觉得自己就是一条非常渺小的小虫,卑微怯懦,呆头呆脑,乃是天下苍生之中最最普通的一员。这小虫虽则形象浊蠢可笑,不堪大用,其生命却非无意义。宇宙之大,实是万物所共同缔造。

惊蛰是变革的开端,是行动的第一声号角。蛰伏多时,未必是养精蓄锐,反而可能因此体弱多病。号角响起,活动筋骨,打足精神,投身到轰轰烈烈的社会竞争的大潮中去,为了赢得一个安身立命的处所而拼搏。没有拼搏,生命就不可能产生质的飞跃。

有了行动,收获便可预期。所谓“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说的就是这理儿。当然,并非总是风调雨顺,有时难免遭受旱涝灾情。这正是考验播种之人的关键时刻,如果没有采取措施,用心培育,到头来,收获也便成为一句空话。

我已悄悄地行动起来了,因为我热切地盼望着,有朝一日,成长为一条大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