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1年4月 的存档

喜欢游泳

2011年4月30日 没有评论

我很眷恋故乡。那是一个半岛,我可以时时刻刻闻到大海的气息。

深圳也有海,只不过我住的地方离海很远,坐公交车往返一次,都要三个小时以上。既费时,又费钱。

在深圳的每一年,都要去几次大梅沙。一呆就是大半天,大多数时间都泡在海水里。可是这远远不够,与我期望的相比,差距还是太大了。

或许有那么一天,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临海而居,一边呼吸着大海的清新空气,一边工作。工作之余,我会带上妻子和孩子们,或者一个人,立刻投入大海的怀抱,尽情地畅游。那是一种多么快乐的生活!

这快乐的生活,会在我生命中的某一天出现吗?

憧憬终归是憧憬,在现实中,还是要到大梅沙去。

上午出门的时候,灰色的天空下着零星小雨,有一点点凉意。虽然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我还是犹豫了一下,担心海水变冷。不过,阴天也有好处,就是无需担心被紫外线灼伤。

十一点钟到达大梅沙海滨浴场的时候,海滩上已经聚集了大概数千人,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游泳的人并不多,两百人左右吧,其中大多数人是壮年小伙,姑娘们还不到十分之二。可见海水确实有点冷。我在人群中穿梭往来,为了热身,也为着欣赏那些不设防的漂亮妞儿。

如果只是大老爷们一头热,姑娘们却穿得严严实实在岸上旁观,那集体游泳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这也是我担心海水冷的原因之一。不过还好,当我中午十二点出头下水之后,随着雨点停歇,气温升高,已有越来越多的女孩换上泳装,如鱼儿一般滑进水里。

女孩们跟她们的男友在浅水区嬉戏,她们的欢笑声常常盖过纷杂的人声,充满海滨浴场的上空。那欢乐的笑声,正如我们置身其中的海水,清澈得不含一丝杂质。那是真正的鱼水之欢。水边的男友老幼,受到笑声的感染,受到哗哗地扑向岸边的海浪的召唤,很多人把双脚泡进海水里,跟海浪玩起了追逐的游戏。一排海浪高高翻起,扑向岸边,岸边的人群就会发生一阵骚动,欢呼声、尖叫声响成一片。不少女孩被浪花溅得浑身尽湿,露出玲珑浮凸的身段。跟身边的女伴拉拉扯扯,相互泼水,都玩疯了。

我一边关注着周围的女孩,一边奋力游泳,消耗体内多余的精力。从岸边到防鲨网边缘,大概五六十米远,我游了十三个来回,终于感到有点乏力。然而整个人不管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感觉轻松多了。

我始终将游泳看作单纯的体育运动,可是,现在我开始怀疑,在游泳的背后,是否还有性的某些成分。

春天里的冬眠

2011年4月20日 没有评论

春天还没来,夏天倒是来了。17日下了一场暴雨之后,气温骤然从十几摄氏度升至三十摄氏度,天空一蓝如洗,艳阳高挂,女孩们都穿起了短裙,男人们也换了短袖。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在人们的印象当中,春天是暖和的,夏天是炎热的,秋天是清凉的,冬天是寒冷的。一年又一年,总是如此循环往复。而当某个季节的气候与自己的感受不一样,人们便有一种强烈的感受,仿佛那个季节根本不存在一般。

在我们的历法中,春天已经从立春那一天开始了。眼见着我们穿着风衣出去扫墓,妈妈对我说,这个春天有点冷。只是有点冷罢了,春天还在!

17日,春天的第一声惊雷,伴随着骤雨,彻底唤醒了大地。我想,惊蛰时节,那些等待着雷声,等待着春风春雨的虫儿,是否已经从洞里出来了?要不,等到这会儿,它们恐怕都在温暖的洞里饿毙了吧?

我们到底要怎样的春天?气温保持在10至20摄氏度之间,可以穿上轻薄的长袖上衣,去野外、公园踏青。云淡风轻,阳光照在你的身上,是那样熨帖。鸟语花香,昆虫在草丛地里低吟浅唱。偶尔下起一场细雨,润物细无声。也许,你会手拈一册书,斜倚窗前,然后,意倦书落,轻轻的鼾声响起。春天是什么?春天是旧貌换了新颜,春天是一切美好的开端。

可是,立春之后就是春天,不论天气变得和暖,抑或依然清寒。春天也是一个时间概念,不是么?

是谁的内心,依然在这个有些寒意的春天里冬眠?不要等待,时光即是惊雷,洞外便见春日!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

无谓的较量

2011年4月17日 没有评论

正在读大学一年级的小弟要配一台电脑,我给他出谋划策。电脑城里到处是奸商,而小弟对硬件又不熟悉,不了解其中的猫腻,因此我高度紧张,将这看作一场战役。唯有未雨绸缪,才能稳扎稳打,结果不至于输得太惨。

实际上我对硬件的了解也只是一点皮毛,如果不在网上查找资料,我就无法写出一个配置单来。仅仅为了写这个配置单,便花了我三四十个小时!这固然说明我不熟悉硬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对网络资讯的极度不信任。

每一种电脑配件,大到显示器、中央处理器、主板,小到键盘、鼠标,都有不同的品牌、不同的厂商。这些不同的厂商不可能都在同一家硬件资讯网站打广告,因此,网站在信息编辑的时候肯定会倾向广告厂商。这种倾向背离了客观的原则,只与网站的利益相关。而那些在论坛里发帖跟帖,在文章后面发表评论,到处投票的“热心网友”,大都身份可疑。我的观察和推测告诉我,很大一部分的“热心网友”,要么是厂商雇佣的枪手,要么是网站自己的马甲。要是轻易相信了这些信息,你也就上了他们设下的圈套。

古人说,兼听则明。可是,在不同的网站里面,在不同的网友那里,可能意见大相径庭,让你无所适从。这对人的耐心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倘非细心甄别,仔细分析,就很可能乱了分寸。

经过三番五次的修改,终于把所有的配件都确定了下来。不过,就在小弟打算去电脑城的头一天,我又不放心了。电脑城里假货横行,以次充好、以旧当新的现象并不少见,小弟对此虽心存警惕,到底缺乏经验,很容易上电脑城里那些老狐狸的当。我甚至琢磨着,是否从深圳坐车到广州,帮他与老狐狸周旋。我算了一下,因为普通列车不让乘坐,一个来回至少也要一百多块钱,不合算,也就罢了。另外,也有一个更加积极的想法,就是让他独当一面,孤身奋战。正像一首歌里唱的: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切身的体验很重要,但付出的代价要尽量降到最低。毕竟赚几个钱并不容易。我在深圳家中打开电脑,登上QQ,同时让小弟的手机QQ保持在登录状态,以便随时给他支招。先确定配置,再谈价格;小心验货,且慢付钱,这是我们的一个策略。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却出现了不少问题。我在深圳家里一边查信息,一边发信息,小弟则在广州电脑城中一家接一家谈配件、讲价格。就这样,从上午九点钟,一直折腾到下午三点多,才定了下来。紧接着,又是验货、装机,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小弟在QQ上说,他都快崩溃了。

我还不至于如此,只不过在电脑前面坐了五六个小时,也确实有些吃不消。最受煎熬的,其实不是身体,而是内心。

就为了购买一台几千块钱的电脑,如此来来回回地折腾,是否值得?假如我们的网站提供的是客观中肯的评测,电脑城里不卖假货,这一切又有什么必要?

分类: 见闻辑录 标签: , ,

在校大学生买电脑好不好

2011年4月11日 没有评论

除了所学为计算机相关专业的情况,购买电脑,对在校大学生来说,是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伪问题。如今的大学生,又有多少人没电脑?事实上,他们之中不少人已经拥有过不止一台。而那些暂时还没有的人,也都有了或长或短的网龄。大概没有人不希望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的,只不过,由于经济的原因,有些人不得不隔三差五光顾网络出租屋。

小弟刚上大学一年级,看到身边的同学纷纷购买了电脑,心痒痒的,也想买一台。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权衡利弊。这个问题一度让我非常纠葛。后来转而一想,现在已经是一个网络时代,那些从未进入网络世界的人,真的是落伍了。每个人都应该具备随时随地轻易接入网络的条件或者说能力。这不该成为一个问题。问题在于,你如何使用网络?

计算机的诞生是一场伟大的革命,互联网的产生和迅速发展是一场更宏大的革命。在我天朝上国,互联网从一开始就遭致恶意诋毁、严厉封杀。虽历经波折坎坷,但是今天已经没有多少人会怀疑互联网是一个强大的学习工具这一事实。当然,另一方面,大家也深深地认识到,电脑和网络是一个巨大的吞噬时间的娱乐怪兽。电脑和网络,可以是课堂、图书馆、个人工作室,也可以是影院、录像厅、电视、游戏机。天使与魔鬼,集于一身。就看你如何在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

可是我比较悲观,人们在魔鬼的诱惑面前,往往不能自持。尤其是那些还找不到人生方向,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的人。即使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如果还没有养成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也很容易在电脑网络的迷宫里失去方向。因此,我认为,在陷入网瘾的魔咒以前,取得平衡的最好的办法,是先养成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然后,将作为一种工具的电脑网络纳入到规律的学习、生活之中。

然而,有谁敢百分之百否认,那些自认找到了人生方向的人,在电脑和网络的世界里,也许可以找到更好的人生出路,从而改变自己的人生航向?不是么?眼下我们司空见惯的很多事物,在没有电脑和网络的时代,都是难以想象的。电脑网络给这个世界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说到底,我所担心者,其实是人的毅力,以及把握人生方向的能力的问题。

可怜的超前意识

2011年4月8日 没有评论

药家鑫到底该不该死?这是一个法律问题。对于一个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媒体发表议论应该特别谨慎,以免干扰司法。这是法治社会的一个常识。

熊培云有意无意地忽视了一个前提:这个社会必须是一个法治社会,否则,这个常识就很难成其为常识。

中国正处于前法治社会。在药家鑫这个案子上,司法不公正是可以预见的,甚至正在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媒体与公众舆论的强力介入,实际上替代了司法部门相当一部分的功能,这也正是推动司法回到它原本应该去的位置的一股强大力量。

有人说,熊培云的意识是超前的。但我要说的是,在成熟的法治社会里面,熊培云的超前意识早已成为常识,他不过是拿来主义,拾人口惠,本身并无什么创新观念,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而且,理性比“意识超前”更重要。实际的效果是,你正以你的“超前意识”,以捍卫司法独立的名义反对推动司法独立,以宽容的名义鼓励罪恶的匕首扎进无力自卫的弱者的躯体。

我们都必须面对一个在制度建设、社会管理各方面都落后于人的现实。我们当然要有超前意识,然后我们才有了奋斗的目标。但是,我们却不可能采取超前的行动,否则后果很可能适得其反,正如我们不可能先盖顶楼再打地基一样。当你还不名一文之时,你固然可以了解亿万富翁如何理财,但是你无法将亿万富翁的那一套移植到自己身上。

每一个具有“超前意识”的思想启蒙者,都应该先认清中国的现实,才能给社会开出根除病症的良药。要不然,倒可能落得个自取其辱的下场。

当下中国没有先知。谁都别想装先知。先知或许有,那也是在外国。

性与成长

2011年4月7日 没有评论

一个年届五十长年生活于西藏的四川艺术家,在《鲁豫有约》中提出征婚,他在介绍自己的时候说,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纯洁的身心。言下之意,他从没有过性交的经验,现在依然是一个童子身。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感觉就像看了一出荒诞滑稽戏。身为老处男,本来已是一种说不出口的耻辱,我们这位老艺术家倒好,反过来暗示性乃是一种肮脏的行为。真的难以相信,在这样一个性解放的时代,竟然还有人有如此落后的性观念。

乡间有句俗话说,三十岁没有老婆,还是一个小孩。这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性经验对一个人的影响,不论在身体上,还是在心理层面,都有着巨大的作用。看看身边的朋友吧,结婚以后,有的明显长胖了,有的则变得更加结实,有的虽然体重没有改变,但身体形态也有一些细微的变化。对于女性来说,这种身体上的变化似乎来得更加明显一些,这里就不细说了。我们且说,在心理层面,如果你稍稍留意,就会发现,那些没有什么性经验的大龄的童男处女,其性意识、性观念似乎还处于青春发育前期,他们的性心理远未成熟。他们无法想象性到底在一个人身上发生了怎样的化学反应。这种化学作用是他们无法单凭主观意识刻意调整可以代替的。

性大概是人类最大的私隐,性话题很可能是公共场合最大的禁忌,而面对不同的人坦然地谈论性,恐怕是一个人性心理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

像大多数男人一样,我也被《男人装》的封面女郎所吸引。那幅经典的阿朵的摄影,即便今日看来,仍然有感觉。相比之下,海清的那一期封面,就要逊色得多了。一来没有那种妩媚娇态,二来她如此裸露大片肌肤与她在公众心目中早已形成的小媳妇形象搭配不上,接受起来稍微有点难度。上个月底,我到图书馆借杂志,借的就是这一期。感觉有点无奈,但这已经是图书馆书架上最新的一期,往后的各期杂志,都被借走了。话说回来,此次借《男人装》,目的并非欣赏里面裸露的女郎,实际上最主要还是为了了解这本畅销杂志。

连自己都想不到,借杂志的时候,竟有些慌张。当时值班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我不知道她对这本杂志了解到何种程度,生怕她把它看成准黄色杂志。心中七上八下,动作就有一点拘谨,甚至不敢与她对视,唯恐她看出我斯文表皮下面“肮脏”的灵魂来。

半个月过去,该还书了,我又紧张起来。这一次,杂志借阅室里来来往往,人还真不少。其中主要的是二十几岁的女孩。那个中年妇女仍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旁边还多了一位中年男人,也是图书管理员。我像做贼一样,担心被她认出来,我就是那个借过准黄色杂志的人。幸好还书手续无需她经手,自己在还书设备上操作就行了。可是眼见那些妙龄女郎在还书设备前面频繁更替,又心慌了。此时的《男人装》,仿佛成了木子美的日志,赤裸裸地暴露出一个人的情欲。我真的担心她们想歪了。

然而事实上,想歪的人是我。当我像扔掉一个烫手山芋一样把《男人装》还掉,走出杂志借阅室,心中满是自责:这算哪门子事啊?

坦然面对性,绝不是心理上一瞬间的转变所能完成的,这里面其实还有一个方法与技巧的问题。正因为有了丰富的性经验,在处理有关性的问题方面,才有更多的方法与技巧。《男人装》女性肉体张扬的封面固然彰显着与性的关系,但到底不如避孕套直接。怎么向女店员购买避孕套?一个成熟的有经验的男人,当然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