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1年7月 的存档

自助者天助

2011年7月31日 没有评论

每年的七月份,整个中华大地都要被涂上一层热烈喜庆的红色。今年的七月有点特别,就在那层喧闹的红色上面,泼溅了数十条生命的鲜血,然后慢慢冷却,终于变得黯淡了。仿佛是一种嘲弄,那边厢京沪高铁作为最大的献礼工程赶在七一之前几个小时通车,不想到了月底,就发生了一场震惊全世界的导致两百多人死伤的动车追尾脱轨事故。惨祸刚刚发生不久,调查程序尚未启动,官方就迫不及待地归罪于老天爷。可是常识告诉人们,老天爷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承担不起这么大的罪孽。

真相是掩埋不掉的,而追寻事实真相的决心,永远也阻挡不住。在真相被公布以前,那些不幸的罹难者,他们的冤魂将得不到安慰。而他们的亲属,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还要承受更多不公的煎熬。

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度?这是一个不可托付的国度!人之最可宝贵者,莫过于生命。对待生命尚且如此草率,更何况其他?

我们所接受的教育,并非致力于公民的启蒙,而是千方百计,围追堵截,要将意识形态灌输进你的脑袋,从而塑造维护他们的利益至少是易于他们统治的工具。如果你足够幸运,如果你有很好的悟性,你才能在拥有丰富的人生阅历之后,建立起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

当你开始工作,你很快就会明白,你进入了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你将受到盘剥,没有人在乎你的健康,老板永远都在赤裸裸地追问你给他创造了多少价值。当你的权利乃至人身安全受到了侵犯,在实力悬殊的对抗中,你永远被踩在权力和资本的脚下。你要最大限度的自保,也许只有一条路,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然后进入权力和资本媾合的俱乐部。

人总要生病。当你不幸被送进医院,你才发现,原来一直大肆宣扬的救死扶伤实际上是一个传说,医院只不过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营利机构,只是他们出售的是健康和生命。也只有在医院里,你才会大彻大悟:金钱就是健康,金钱更是生命!看看吧,在你的身边,有多少人,因为付不起医药费,将小病拖成了大病,最后,带着大病,被医院扫地出门,回到家中等死?

假如一个人侥幸活到了退休的年纪,大概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可是,这个社会并不欢迎这些“没有工作能力”的人。除了那些从政府和事业单位以及所谓集体所有制企业退休的人,在中国,绝大多数到了退休年纪的老人都不在政府的养老计划里面。真的不敢想象,要是没有子女的赡养,老人们的残生将如何度过。

此次动车追尾事故中,就在搜救工作宣布停止十几个小时之后,两岁多的小伊伊挥动了她的小手。她得救了。是的,正如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所说,这是一个奇迹。不错,这是一个自救的奇迹。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人生的道路也要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去走。自助者,天恒助之。

我们为什么要读书

2011年7月30日 1 条评论

读书当然不是为了娱乐,为了消磨时间。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了太多的娱乐方式,相对而言,读书就显得过于单调乏味了。换句话说,我们之所以读书,肯定是因为读书有某些用处。

韩愈在《劝学篇》中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我想,为人师者的职责和作用,其实也是书的用处。书是人类智慧最重要的载体。阅读一本优秀的书,就像在跟一个伟大的灵魂交谈。在每个人的人生历程中,日常生活中,或者工作中,总会有困惑的时候。请教别人,别人也未必能给你满意的答案。然而,也许在此之前,已经有人思考过你所碰到的问题,并将他们思考的成果写在了书里面。当你在书中读到这些之后,可能并不能完全解答你的疑惑,但至少,你会获得一个更高的视点。而有一些书,则能教会你某种技艺。你想学习写作吗?此类书籍可谓汗牛充栋。你想学习股票交易吗?只要你多读几本相关的书,加上实际操作,很快你就会掌握这种能力的。甚至,你要是想学习钓鱼,书中也能提供全套的操作技巧。另一方面,那些真正的智者,将会告诉你,有关支撑着这个世界运行的那些法则,他们的探索与心得。他们将引导你深入地了解自己,找到人生的方向和道路。

可是有人会说,教师、电视、电影、报刊、博客、微博,也能起到这些作用,我们为什么还要读书呢?教师不可能一辈子跟随着你,而书籍则随手可及。至于电视、电脑之类,波兹曼在他的名著《娱乐至死》中有过详细的论述。每一种媒介技术,都有自己的倾向。譬如电视,它的倾向便是娱乐化。如果你没有这样的媒介意识,没有学会如何使用这些新生的媒介工具,很可能,除了娱乐,你还能得到浅薄和生命的苍白。正如波兹曼所说,娱乐至死。有一点是无可争议的,那就是,时至今日,还没有哪一种媒介,可以完全涵盖书籍中所蕴含的人类智慧,更别说取代书籍。或许,那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

北京开出的列车

2011年7月29日 1 条评论

曾经有一位北大的教授说,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上访者是精神病患。后来,这位教授受到全国舆论的一致声讨。可是,如果这位教授的原意是指这些上访者有认知障碍、行为偏执,这种说法,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一直有一种论调,说是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中南海发出的行政命令,在向下传达的过程中,尤其在被执行的时候,总是被扭曲、打折、夸大,乃至完全屏蔽。这种论调有一个大前提,就是所有中南海的政令都是为了维护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的,都是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的。持这种论调的人,从社会精英到平头老百姓,所在多有。正是基于这种简单的逻辑,全国各地,许许多多权利受到侵犯的底层的老百姓,万里迢迢,不顾路途险阻,冲破一切阻挠,要到北京去上访,指望青天大老爷为自己主持公道。

然而,等待他们的,唯有黑暗的现实和更加绝望的未来。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上访群体的问题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实际上,他们从来就没有逃出地方政府的魔爪。这一切所谓黑幕,就在眼皮底下,难道上层竟不知道?

如果说,人们过去一直相信高层与基层之间存在巨大的鸿沟,那么,7月23日晚发生的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以及其后官方的一系列做法,应该可以让人们看清一个事实,鸿沟并不存在,换句话说,他们本来就是一个共同体。

铁道部的直接上司是国务院。他们的距离是如此之近,以至于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可以相信,他们之间的通讯不可能失真。

从北京出发的动车D301,途经天津、济南、上海、杭州,然后到温州,历经颠簸,可是,D301始终是D301,铁路仍然是原来的铁路。一切都没有改变。而惨剧就在这样原封未动的情况下爆发了。

碾压过弱者身躯的车轮,终将驶向何方?

汉字繁简之争的关键

2011年7月22日 2 条评论

简体字和繁体字,到底孰优孰劣?在简体字于大陆推行以前,就已经有了激烈的争论。如今,几十年过去,争论仍在持续,最后好像谁都没有说服谁。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网络上面,论坛也好,博客也好,我参加过的论辩,不知有多少回!今天在Google+上看到一位台湾的网友转了一篇《繁体字的优越性》,后面一票网友跟着发表评论,声讨简体字的种种不是,忽然就有许多话想说。

我觉得,看待乃至研究汉字,首先应该摒弃一切政治意识形态的干扰,回归语言文字本身的发展规律。共产政权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就是泛政治化,这个已是人尽皆知。但是台湾的传统文化“运动”,其背后也是政治力量在推动。

本人曾经在职业高中上过一门现代汉语课,在教材导言里面赫然写着拼音文字终将取代作为表意文字的汉字(大意)。不瞒大家说,每一次看到这一句话,我就禁不住血液往头上冲,然后,翻到印着编辑名单的那一页,默念每一个名字,心里想的是有朝一日,要将你们这些老家伙从坟墓里拖出来鞭尸!

简化字早已有之,这个大体没错,但是简体字最终成为法定的书写文字,是简单而又幼稚的语言文字发展理论的产物。在共产政权的意识形态里面,语言文字是一套符号系统,表意的汉字很低级,拼音文字乃是文字的高级形态,高级形态最终会取代低级形态。换句话说,即便简化汉字也并不是共产政权文字改革政策的最终目标,而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目标罢了。其最终目标是消灭汉字,实现完全拼音化!

因此,我觉得,很多台湾的朋友在评论简体字的时候,总是瞄错了靶子。是的,你们跟中国大陆的有识之士一样,要反对的,不是简体字本身,而是其背后的那同样令你们畏惧的政治意识形态!

数字游戏

2011年7月19日 没有评论

数名到底是多少名?按照通常的理解,答案应该是个位数。比如我们平常说的“数人”、“数年”,一般就是指几个人、几年时间。如果有人硬要把两位数乃至三位数用不确定数量的“数”来表述,那么,我们只能说,这是故意误导。

14也好,15也罢,肯定要比4啊6啊大得多,三岁小孩都懂。数字本身并无意义,只有当数字指向具体的事物的时候,我们才能判断数字是否重要。显然,跟4个生命相比,14条毛发实在微不足道。在人的性命面前,任何东西都显得不够分量。正因为人的性命无价,我们甚至不会说,14个生命比4个生命更宝贵,只会说每一个生命都是上帝的创造,都是平等的。但是,无论是谁,都会同意这样的说法:相对死4个人,死14个人严重得太多了。

今天的南方都市报头版封面挂了一个通栏大标题:新疆一派出所遭到暴徒袭击,内容却是一篇经过处理的新华社通稿,仅有两百多字。即便南都加了一幅模拟图,也显得过于单薄了。且不说通稿对新闻背景不着一字,对新闻事件过程的描述也是简单到了极致。而对于最为重要的死伤人数,却又欲说还休,遮遮掩掩,用极不严谨的“数名”代替“暴徒”具体的死亡数字。这样处理,明眼人一眼就可看出,这是在故意误导,同时,也可窥见潜藏于背后的心虚。

在这个媒体高度发达的时代,信息的流通变得极其容易,没有谁可以完全遮蔽新闻真相。历史将证明,一切阻挠信息流通的手段,不过都是掩耳盗铃罢了。而付出的代价,是永远失去人们的信任。试想,中央各部委公布的三公经费支出数字,每一次公布的CPI指数,又有多少人真正相信?

很多时候,很多问题,只要坦诚沟通,都是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并非总是如想象的一般非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不可。当然了,如果一个体制已经到了总是要出现大问题的程度,那就不是新闻管治水平的问题了。

细节未必决定成败

2011年7月7日 1 条评论

不注重生活细节的人能做大事吗?

买食品不看生产日期,自己吃饭用的碗筷都洗不干净,家里的地板可以连续几个月不洒扫清洗,这样的人,是否堪担重任,是否能做大事呢?古人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今人又说,细节决定成败,这两句话,乍听起来,都有道理,可是仔细想想,里面大有乾坤。

关于什么是大事、小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我以为,两千多年前叔孙豹所谓的三不朽,即立功、立言、立德,放在今天,仍然是值得追求的最高之人生境界。这些当然都是大事。如此看来,洒扫庭院与扫除天下,孰大孰小,当下立判。

我们总是说,做大事,不要指望一蹴而就,而是要一点一滴,踏踏实实地从小事做起,日积月累,最终成就大事。这没有错。但是,如果以此去理解古人的话,那就错了。我想,古人的原意,并非这种条件逻辑关系,而是指出了小事和大事之间的因果逻辑联系。

那么,这种因果逻辑联系是否成立?我觉得很牵强。一屋不扫,就不能扫天下了?洒扫庭院这种事到底意味着什么?难道说它体现了某种能扫除天下的素质?我们的老祖宗惯于微言大义的形象表达,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可是,即便如此,像打扫卫生这样的事本身,跟做大事之间,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也不能完全剥离开当时的语境,去理解古人的话。或许,在薛勤的眼里,洒扫庭院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只关乎卫生,同时也是一种礼节,是对登门的大员的一种尊重。而这些登门的大员,对陈蕃的仕途乃至人生理想可能有着很大的影响。事实果真如此的话,薛勤的这一句千古名言,也就说得通了。

今天人们常常挂在口头上的“细节决定成败”,也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的。细节很重要,但这细节要与所做的事有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