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漫笔 > 理发是一件令人畏惧的事

理发是一件令人畏惧的事

2010年8月1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头发又长长了,该找间理发店理发了。

很少跟人交流理发的经验,因此我不知道别人有何心得和感受。对我来说,理发一直是一件令人感到恐惧的事情。原因主要有两个,其一是我特别怕痒,其二是我的脑袋长得比较有特点,适合普罗大众的发型未必适合我,倘非经验丰富的理发匠,很难让我满意。下面且由我具体说一说过去所遭遇到的恐怖的经历。

怕痒并不是一种病,可是由于怕痒,我曾经饱受折磨。平时除了跟伙伴们互相挠痒痒玩耍,很少有人可以触摸到我的敏感区域。理发匠是唯一被允许的人。据我的了解,很多人的敏感区域只在腋窝和腹部,而我除了这几个部位,脖子也是别人触摸不得的。理发时通常要刮脸,也包括脖子,这是我最难熬的时候。理发匠托起你的下巴,把几个手指头按在你的脖子上,刮脸刀在磨刀布上擦了几下之后,闪着寒光的锋利的刀刃贴着你下巴和脖子上的皮肤,轻轻刮过。这时候,你的脑子里会响起一阵皮肤被刮过和毫毛被砍倒的沙沙声。你感到奇痒难耐,头皮阵阵发麻,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整个身体都绷紧了。可是你不能笑出来,也不能躲,你甚至连动一动都不敢,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有很多次,实在忍无可忍,我抬手将理发匠握着刮脸刀的手推开,然后不由自主地爆发出一阵笑声。这也引来了一些理发者的奇怪的眼光。

这种痛苦的煎熬持续了很多年,后来,大概十年前吧,我终于主动叫停了这种要命的服务,不让理发匠触摸到我的脖子,从而结束了这个缠着我多年的梦魇。

理发匠再也不会给我挠痒痒了,我却仍然害怕理发,至少在态度上是消极的,一点都不主动。我的脑袋很大,脸盘很宽,按以前一个老同学的说法,是四方脸。这咱种脸型是有一点特别。可是我始终认为,只要理发师傅经验足够丰富,技巧足够娴熟,就不至于给我整出一个怪模样,让我这个“有头有脸”的人丧失自信。

在我过往的糟糕的理发经历中,我发现,给我制造麻烦的理发匠,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有过多年剃头经验,然而思想陈旧者,还有一种我最怕碰到的,那就是学徒。

思想过时的剃头师傅,基本上都是中年男人,他们不管你的脸型如何,一心要把你的头发剪短剪薄,恨不能把你剃成个秃瓢。他们不知道,美观才是理发第一个要考虑的。我想,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大家都不叫剃头,而叫理发的主要原因吧。

也许由于天生慈眉善目,一副老实相,给人一个软柿子好捏的印象,有好几回,我就上了理发店的当,给人家学徒当了实验品。现在回想起来,仍觉得心有余悸。他们惯常的伎俩,首先是问你有没有熟悉的师傅,以此确定你是否光顾过他们的店,有没有特别的要求,或者也有试探你是否有过同样经验的意思。如果你的回答是没有,一副哪位师傅给你理发都无所谓的样子,他们就会给你安排一个新手。有一次,一个新手给我理了个碎发,虽说并不是特别难看,也令我哭笑不得,因为我的发质根本不适合这种发型,更何况我是一个上班族,当以整齐清爽为佳。从我那天的衣着,理发匠没理由看不出我的身份。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个人除了头发本身,根本没考虑其他方面。而最近的一次,发生在今年年初,至今仍在我的脑袋上留下“后遗症”。那人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在我身旁身后转了半天,看似极其认真,一度让我颇为感动,没想到结果把我额头顶部的头发生生剃掉了两指宽,露出一块青皮来,只差在后脑勺上绑上一条辫子,就可冒充满清遗民!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直至半年后的今日,那片被剃光的头发才跟旁边的头发长齐。为这事,我不知对那个理发店诅咒过多少遍!

当然,价格便宜也是不能令自己满意的一个原因,正所谓分钱分货。而且,按说我对自己的头脸最为了解,我本该有自己的想法,而不应该任由理发匠摆布。总之,要使理发变成一件舒服的事,而不再是一种折磨,也像做其他事情一样,需要做多方面的努力。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