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新知 > 我读《1984》

我读《1984》

2010年9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这是古代中华帝国的常用惩罚。”奥勃良说。装着饥饿的大老鼠的铁笼已经被移到距离温斯顿的脸只有一两巴掌远的地方。温斯顿可以想象得到,只要笼门一开,他将被大老鼠撕扯粉碎,吃得仅剩下骨头。他恐惧到了极点。当铁笼继续移近,铁丝碰到他的脸上的时候,他终于屈服了。

在我看来,奥威尔通过奥勃良之口,对中国未来的政治作了消极的暗示。我知道,《1984》写于1948年,两年之后,奥威尔去世。换句话说,在中国共产党还未最终取得胜利以前,《1984》就已经面世,而奥威尔对中共执政以后在中国大地上刮起的一阵猛似一阵的极权主义风暴永远都不会知道了。有人说,《1984》是一个伟大的政治预言,信然!

前天终于读完了《1984》,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震撼伴随着整个阅读的过程。我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我所读到的,不是一本可能由于存在文化差异而难于理解的外国小说,而是中国大陆过去六十年的历史,甚至是眼下中国的现实写照,以及对中国未来的预告。

过去的不说了,未来不好说,就说当下吧。大洋国真正实行了大部制,只有四个部,真理部、和平部、友爱部和富裕部。真理部负责新闻、娱乐、教育、艺术,相当于今日中国的新闻出版总署、广电总局、文化部、工信部、教育部等。今日中国,仍然施行报禁的政策。从理论上来说,或者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所有中国大陆的报纸,都是党国开办的。而通过严厉而荒谬的审查制度,很多书籍,不是无法出版,就是被删改得面目全非。影视作品也逃脱不了相同的命运。文化部的部长最近高调反三俗,实则假反三俗之名,行铲除异己之实,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一种惯用的伎俩。工信部去年强行推行绿坝,所用也是暗渡陈仓的奸计。虽然绿坝事件最终不了了之,但工信部从未消停,不允许个人注册CN域名,繁琐的网站备案制度,没完没了的实名制,其作为不是为规范网络的管理,而是为了扼杀网络言论的生存和发展。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至于教育部,一直都在灌输党的意识形态,近日各地又搞鲁迅大撤退运动,其贻害之广之深,不可估量。

专制集团掌握的技术愈多愈精,其触角将伸向各个角落,无所不在。这也是极权主义者所梦寐以求的境界。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