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观察 > 我所见到的乡村教育

我所见到的乡村教育

2010年10月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中秋节期间回了一趟老家,少不得到各个亲人家里走动走动。姐姐嫁在邻村,骑着摩托车,几分钟就到了。

我学的是师范专业,现在还算半个小学教师。虽然早已不在教学岗位之上,但是仍然保持对教育领域的关注。尤其最近一两年,随着亲人朋友的小孩逐渐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对教育信息更多了一份关心。

琪琪今年七周岁了,刚上二年级。一年级的时候,成绩很糟糕,还不止一次受到老师的体罚。她已经开始对上学感到厌倦,好几次嘟嚷着说不想读书了。姐姐和姐夫对此都很忧心。

琪琪所在的学校是一所私人乡村小学,现有数百个学生。除了本村的学生之外,其他的都来自邻近的各个自然村。学校刚刚建立那会儿,学费已经涨到每个学生三百多元钱,投资者摩拳擦掌,热情高涨。事实上,这所学校确实火了好几年。然而好景不长,在全面落实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办学者犹如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从此一蹶不振。这种负面情绪自然也传导到了所有的教师身上。据姐姐说,眼下公办学校每个学生收费二十元钱,作为作业本等费用,而琪琪的学校不过多收了三十元钱,至于教职员工的工资、办公费用等,跟公办学校一样,也靠财政拨款。可想而知,办学者再也不能指望学校为自己带来什么收益了。

此外,师资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好的教师不愿意到这里来。学校所处位置稍为偏僻,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还没有建立起一种教师自由流动的完善机制。据我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这所学校好像还没有人获得过教师资格证。而更糟糕的是,连那些初中都没毕业的人也被招进去,登上了讲台。

可是,即使如此,每年小学升初中的考试成绩,仍然在全镇二十几所学校中名列前几名。当然,升学考试成绩良好,并不意味着教学质量就高。不过在目前这种应试教育体制下面,我们实在没有其他的可以衡量一个学校办学质量的标准。

在相同的衡量标准之下,同村的公办学校就要寒碜得多了。我听不止一个人说过,公办学校的升学考试成绩都掉到全镇小学的倒数几名去了。十几年前,我也在这所学校念书,我记得,在当时,在全镇范围内,不论是何种性质的考试、比赛,学校都能拿到很靠前的名次。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此惊人的落差?就我的了解,在九年义务教育全面实施之后不久,学校的校长通过找关系,辞掉了校长的职务,转去镇里当了公务员。而老师们也慢慢变得消沉下来。没错,在九年义务教育的政策落实以后的几年时间里边,教师的工资确实增加了几百块钱,然而学期末的奖金却较之前大大减少,与此同时,物价飞涨,相同面值的钞票的购买力业已大不如前。综合各种因素,我们可以看到,教师的工资实际上没有增长,基本上与之前持平。于是,很多公办教师纷纷以各种方式离开了岗位。关系好一点的,或者愿意花一点钱打点关系的,办个病休,工资照领。不想托关系的,可能就把工资卡给了学校校长或镇中心小学校长,自己一分钱不拿。在外面说起来,也称“停薪留职”。这些离开了学校的老师,要么到外面打工,要么自己做生意。这种现象是如此普遍,以至于人们都见怪不怪了。另外,随着一些老教师逐渐退休,而刚毕业的大学生或中专生又不愿意回农村,如此一来,不出几年,一些社会闲杂人等便进入学校,成了代课老师。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呈下降趋势,正是自然而然的事。

就在人们都对公办学校失去信心之时,真正的私立学校便如新星一般冉冉升起。这些私立学校都在仅仅一江之隔的城镇里面。有利的地理位置和优越的交通条件保证了学校生源的充足,为投资者建立大规模的学校创造了条件。学生人数多了,效益也就可观,而办学者在硬件设施和教学服务上的投入就会加大,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就以江对面的金源学校来说,加上初中部,据说人数达到一千多。每个小学生,不论哪个年级,一学期收费五百元钱。上学放学都有校车接送,午餐在学校吃,每个月各收数十元。相对于免费的公办学校而言,这个价格着实不菲,可是该校非但没有被冷落,反而口碑愈来愈好。家在江这边的妹妹早已打定主意,将来要把女儿和刚出生的儿子送到这间学校去。

琪琪的成绩很差,原因是多方面的。也许她还小,学习能力还不强。也可能是学校老师对她关心不够,教学方式方法有问题。不过无论如何,为孩子选择一个好的学校,总是没有错的。这也是为什么琪琪一开始就被送到私人学校的原因。本来,姐姐和姐夫也考虑让琪琪到金源学校去上学,可是由于琪琪后面还有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而且姐姐还打算再生,担心到时经济负担太重,这事就一直停留在口头上。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私人办学是乡村教育的一条出路,可是在目前的经济条件下,并非所有的农村家庭都能负担起高昂的学费。倘若政府不能加大对乡村教育的财政投入,公办教育的凋敝将势不可挡。这无疑又是一种不平等。而教育的不平等,只不过是一系列不平等的开端。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