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见闻辑录 > 底层就是深渊

底层就是深渊

2011年1月2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二日下午,坐车到罗湖三岛茶叶茶具批发中心买茶叶,遭遇一起盗窃案。涉嫌偷窃的是一名三四十岁模样的中年妇女。那中年妇女衣着朴素,並不显得多么寒酸。她就是那种你走在深圳的大街小巷上都能看到的普普通通的一分子。一名警员将她带到三楼楼梯间进行盘问。另外一位应该是警官,堵在楼梯间外面,正和估计是报警的商户聊着。七八个围观的商家和顾客,低声地议论着什么。我穿过人墙,看着那个“小偷”,这会儿,她正在警员的监视下,低着头,从手提包和另一个袋子里往外掏东西。齐肩的短发刚好垂下来遮住了半边脸,看不清她的表情。围观的人中发出了窃笑声,这时警官也下了命令,让警员把那中年妇女带到车上。我不忍再看下去,提着半斤铁观音,心情沉重地离开了三岛中心。

晚上,我对弟弟说,那个妇女的丈夫一定是个窝囊废。除非她是个偷盗成性的职业窃贼,或者单身,否则,没有一个体面的男人允许自己的女人做出这等丑陋的行径。

我脑海里像放电影一般,又浮现390路公交车的画面。急于上下班的男男女女,毫无差别地,发疯似的你推我搡,挤上公交车。车门先是吱吜吱吜呻吟几声,最后嘭的一声巨响重重关上。车门一关,整辆车便成了一盒密封压缩罐头。好几张脸,有男的,有女的,紧紧贴在透明的车门上面,被压得变了形状,形象怪异,仿佛是一种嘲弄。车箱里,你的胸紧紧地压着我的背,我的手有意无意地缠着你的腰。偶尔车身一晃,你的大腿无可奈何地顶了我的裆,我的手又磨了你的臀。我呼出的气喷在你的脸上,被你吸进去了,我又吸着你呼出的气。而我们的嘴唇又是如此靠近。

有一次,正当火热的夏季,人们穿着非常单薄。一个身高与我相当的女孩,站在我身后,刚开始女孩极力维持我们之间的距离,可是随着上车的人越来越多,挤来挤去,她终于抵挡不住,任凭柔软的双峰紧紧地贴在我的后背上。汗水湿透了两层薄薄的衬衣,我能感觉得到她的温柔。车身晃动着,她的胸部也在我的背上不停地摩擦着。我陶醉在那意外的温柔之中,只是不敢乱动。而当我下得车来,我只感觉到刻骨铭心的痛苦。

甚至,就连那脸颊浮肿、大腹便便、行路蹒跚的孕妇,也来赶这趟浑水。

曾跟弟弟谈起我的感受,我说,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女人,非常现实,一点都不过分,而且完全可以理解。你想,要是你的女朋友,或者老婆,也像那样挤公交车上班下班,甚至顶着个大肚子,还要等人家施舍一个局促的座位,你岂不难受?

离了三岛中心,行走于几座商住楼间,无意间往其中一座商住楼大门里瞟了一眼,楼脚下几个老婆娘突然叫了起来:“嘿,要不要小姐?”我别过脸,头也不回地走了。

贫穷就是罪恶……

分类: 见闻辑录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