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见闻辑录 > 闽南语系人名趣谈

闽南语系人名趣谈

2011年9月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110907 农历七月中,祖母下葬。事前为之刻碑。碑上须有子孙的孝。孝是人的一种名号,但跟我们平常所用的名字不同,一般只在治丧期间以及立碑时使用,当然也有在平日里像普通的名字一样使用的。这种情况旧时很多,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孝是有严格的格式的,一般由两个字组成,前面一字是固定的,表示你在同一姓族中的排序,后面一字自取。表示我这一辈的字是“本”,于是我给自己取孝曰“本真”,取追本求真之意。二弟酷爱足球运动,体魄强健,性格刚烈,做事干脆利索,遂名之曰“本铮”,寄望其成为“铁中铮铮”。小弟正在广州某大学深造,不论性格、品貌、才学,都在我兄弟几人之上,又生肖属马,因之曰“本骏”,希望他成长为一匹名符其实的千里马。有一位堂兄,读书较我稍少,挖空心思,想不出一个好字,因此找我帮忙。这位堂兄,因五行缺木,名字中有两个木字。但家中只有他一个男丁。我想,独木难成林,那就叫盛好了,要不叫集也好。后来,果然选定了盛字。

祖母下葬那日,小弟说起大伯父的孝,竟哈哈大笑。原来,大伯父的孝是大雄,小弟由此联想到那个小鼻子上嵌着大近视眼镜的日本小男孩了。我也觉着好笑,心想会不会有人在祖先的墓碑上给自己取名哆啦A梦呢?

据我所知,家乡一带都有起孝名的习俗。我所不知道的是,这一习俗是否遍及于整个闽南语系地区,或者,整个广东甚至国内其他地方也有相同的习俗?

在过去的某个时间和空间,孝其实是一个人更加正式的名字,因此更多讲究。如果一个人不识字,一定会央请识字多者代取,甚至就像前文所说,即便自己受过教育,自己拿捏不准时,也要请别人给自己提供参考意见。相对来说,因为普遍受教育程度很低,在相当大比例的人实际上是文盲的情况下,许多人都是以外号代替了名字。而从这些名字中,我们可以真切地体味到闽南语系地区的乡土气息。

你是否还记得《海角七号》里面那个追求有夫之妇的水鸡?其实,在我的家乡,也有叫水鸡的。所谓水鸡,就是青蛙。被人取外号叫水鸡,大概是因为平时总是喜欢哇哇乱叫吧。像这样因为自身某些特征与某种动物相似,而被赋予该动物名称的人,不在少数。而我的父亲,也在这个行列之中。关于他名字的来源,有两种说法,其一是说,父亲十几岁的时候(60年代),因为干农活辛苦,常常会在站着的时候睡着,跟马一样,于是被取外号叫“马崽”,渐渐的叫开了,本名也就被大家忘记了。另一种说法则是,邻村有一个比父亲大一辈的人,能够一边在海里划着竹排,一边闭上眼睛睡觉,并且毫不偏离既定的航向,故此被人起外号“马崽”。而父亲习性与之相近,便把他的外号,也来安在我父亲的头上。

说到台湾,自然要谈谈前总统陈水扁。我不晓得不懂闽南语的人看到听到这个名字时有什么感觉,在我这里,这却是一个散发着闽南语地区浓厚的水土气息的名字。这样的名字并不少见,在我的同乡里面,名字中也有带“扁”的,比如“扁头”之类。在这些地区,我们说不知道一个人长的什么模样,通常都是说“唔知生来是圆是扁”。因此,当你听到还有人叫“陈水圆”,或者圆某,千万不要觉得奇怪。当然了,一个人名叫“扁头”,可能头部真的长得有点扁扁的,但陈水扁就未必如此,这个并不一定。

外形特点可以成为一个人的名字,一个人在某个阶段的行为特征,往往也会由外号,继而成为正式的命名。比如“孝食”。闽南语中,“孝”与“好”同音,此处属于借用,毕竟直接写成“好食”着实太土了。意思呢,就是贪吃,馋嘴。还记得当时,我在学校里和其他的老师听到这个学生家长的名字时,差点没把眼镜笑掉到地上。与此相类,还有“铁钳”等。“铁钳”者,即是说很倔,抓住什么东西死活不放。

此外,有些人名,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个人的性格特点。一个人活得浑浑噩噩,不明事理,且又是一副肥头肥脑,浑身圆滚滚的模样,用我的家乡话来说,就是“憨”。在我的印象中,在老家,好像每一个村子里面都有一个“阿憨”。“阿憨”还有一个难兄难弟,叫“阿ruan6”。所谓“ruan6”,就是凡事随随便便的意思。但是似乎没有这样一个字。后来,我念小学时的校长告诉我答案,这个“ruan6”字,应该是左边一个单人旁,右边加一个“乱”字。以后有时间,可以翻翻康熙字典,看看是不是能找到这个字。

还有一些人名,带着鲜明的地方特色印记。闽南人居住于东南沿海,传统以出海渔捕为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的名字也都跟海扯上了关系。我就知道有一户人家,把兄弟姐妹六七口人的名字放在一起,就组成了一支海上捕鱼团队。你能猜到他们都叫什么名字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