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与成长

2011年4月7日 没有评论

一个年届五十长年生活于西藏的四川艺术家,在《鲁豫有约》中提出征婚,他在介绍自己的时候说,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纯洁的身心。言下之意,他从没有过性交的经验,现在依然是一个童子身。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感觉就像看了一出荒诞滑稽戏。身为老处男,本来已是一种说不出口的耻辱,我们这位老艺术家倒好,反过来暗示性乃是一种肮脏的行为。真的难以相信,在这样一个性解放的时代,竟然还有人有如此落后的性观念。

乡间有句俗话说,三十岁没有老婆,还是一个小孩。这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性经验对一个人的影响,不论在身体上,还是在心理层面,都有着巨大的作用。看看身边的朋友吧,结婚以后,有的明显长胖了,有的则变得更加结实,有的虽然体重没有改变,但身体形态也有一些细微的变化。对于女性来说,这种身体上的变化似乎来得更加明显一些,这里就不细说了。我们且说,在心理层面,如果你稍稍留意,就会发现,那些没有什么性经验的大龄的童男处女,其性意识、性观念似乎还处于青春发育前期,他们的性心理远未成熟。他们无法想象性到底在一个人身上发生了怎样的化学反应。这种化学作用是他们无法单凭主观意识刻意调整可以代替的。

性大概是人类最大的私隐,性话题很可能是公共场合最大的禁忌,而面对不同的人坦然地谈论性,恐怕是一个人性心理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

像大多数男人一样,我也被《男人装》的封面女郎所吸引。那幅经典的阿朵的摄影,即便今日看来,仍然有感觉。相比之下,海清的那一期封面,就要逊色得多了。一来没有那种妩媚娇态,二来她如此裸露大片肌肤与她在公众心目中早已形成的小媳妇形象搭配不上,接受起来稍微有点难度。上个月底,我到图书馆借杂志,借的就是这一期。感觉有点无奈,但这已经是图书馆书架上最新的一期,往后的各期杂志,都被借走了。话说回来,此次借《男人装》,目的并非欣赏里面裸露的女郎,实际上最主要还是为了了解这本畅销杂志。

连自己都想不到,借杂志的时候,竟有些慌张。当时值班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我不知道她对这本杂志了解到何种程度,生怕她把它看成准黄色杂志。心中七上八下,动作就有一点拘谨,甚至不敢与她对视,唯恐她看出我斯文表皮下面“肮脏”的灵魂来。

半个月过去,该还书了,我又紧张起来。这一次,杂志借阅室里来来往往,人还真不少。其中主要的是二十几岁的女孩。那个中年妇女仍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旁边还多了一位中年男人,也是图书管理员。我像做贼一样,担心被她认出来,我就是那个借过准黄色杂志的人。幸好还书手续无需她经手,自己在还书设备上操作就行了。可是眼见那些妙龄女郎在还书设备前面频繁更替,又心慌了。此时的《男人装》,仿佛成了木子美的日志,赤裸裸地暴露出一个人的情欲。我真的担心她们想歪了。

然而事实上,想歪的人是我。当我像扔掉一个烫手山芋一样把《男人装》还掉,走出杂志借阅室,心中满是自责:这算哪门子事啊?

坦然面对性,绝不是心理上一瞬间的转变所能完成的,这里面其实还有一个方法与技巧的问题。正因为有了丰富的性经验,在处理有关性的问题方面,才有更多的方法与技巧。《男人装》女性肉体张扬的封面固然彰显着与性的关系,但到底不如避孕套直接。怎么向女店员购买避孕套?一个成熟的有经验的男人,当然知道答案。

我们可以向李彦宏学习什么

2011年3月28日 没有评论

13年蝉联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首富的比尔·盖茨,曾经是多少中国青年人的创业偶像。如今,比尔·盖茨卸任微软董事长,专注于慈善事业,虽然已经让出富豪榜的头把交椅,但是他的影响力似乎非但没有丝毫消减,反而传播得更深更广。以前的创业偶像,俨然成为无数人的人生楷模。

中国IT业界翘楚,“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先生,终于当上了全国首富。身价高达94亿美元,远超去年。这应该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骄傲!作为一个前IT业从业人员,我犹觉脸上有光!李彦宏业已成为一个中国英雄。我敢预测,中国境内势将掀起一股学习李彦宏好榜样的高潮。

我们要学习李彦宏,首先要了解百度。百度就是李彦宏的化身,在百度身上,我们可以找到他身上的许多闪光点。

近日,李彦宏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百度将推出轻量移动终端操作系统。记者的判断是,百度又在仿效它的竞争对手Google。其实,自百度成立的那一天开始,它就不是一家具有技术革新精神的公司。百度的旗帜,无非就是营销,因此它一直在追求流量。所谓的“框计算”概念,也不过是一个倒流量的玩意儿,这一点业内人士都看得明白。而在技术领域,百度只要紧跟Google的步伐就行了,反正只要中国不变天,Google在国内就不可能威胁到它的垄断地位。当然了,在整个互联网行业,又有哪家国内企业不是学人家的呢?学得好的像腾讯,发展势头还好过它的模仿对象ICQ。而2010年开始勃兴的团购网站,则是赤裸裸的抄袭。曾经也有人说百度在技术乃至某些营销模式上抄袭Google,但无论是模仿也好,抄袭也罢,在中国都可以发展得非常强大,甚至独霸一方。这绝不是关键。

如果说百度抄袭Google尚有争议,那么百度盗窃却是坐实了罪名。臭名昭著的MP3搜索不去说它了,百度百科也受到了证据确凿的抄袭指控。而最近的百度文库风波,更是让国人认清了百度这个窃贼的真面目。26日,百度在史无前例的舆论压力之下,终于作出了道歉,并承诺于三天之内彻底处理文学作品类别中所有未获授权的文档。可是,总共2056万份的文档,都是从哪里来的?难道删除了未获授权的文学作品,百度文库就没有侵犯著作权了?MP3搜索和百度文库到底给百度带来了多大的流量,除了百度,大概谁都不清楚。李彦宏无须为所有那些音乐、书籍付一分钱授权费用,却坐收滚滚而来的真金白银。一本万利,不正是商人追求的至高境界?

然而百度何以如此强硬,非但毫发无损,反而日益壮大?一言以蔽之,尊皇!太上皇在上,一切莫不惟命是从。经济上要右,即使你要搜左,我也给你右;政治上要左,即使你要搜右,我也给你左。故此博得太上皇欢心,赐予尚方宝剑铁布衫,一切都护着你。百度呢,也变得愈益乖巧可爱了。然而当它转过身来,却是另一副嘴脸,罔顾社会公义,唯利是图,手段下作。付费删除负面搜索结果,假药广告,勒索营销,以及前文所说盗窃著作权人作品,不一而足。法律是太上皇制定的,也是太上皇实施的,办谁不办谁,太上皇自己心中有数。百度是一块坚固的盾牌,轻易动不得的,否则就给敌人可乘之机了。更何况像删除负面搜索结果这种事情,对创建和谐社会和谐世界大有帮助,同时也是间接警告那些意欲兴风作浪的刁民:你们不要太嚣张了,否则你们怎么死的别人都不知道,别说兴风作浪了。由此可见,只要坚定地站在太上皇一边,定可屹立不倒。

可能有人会觉得我说反话,可是,我想说的是,这些都是忠实的总结。在现今之中国,确确实实有其指导意义。我们社会主义中国毕竟不同于资本主义美国,不是么?像比尔·盖茨那样的,只能远观,真要在我天朝上国践行,恐怕行不通。若想创业致富,还要学本土英雄李彦宏。

当我们谈论民族性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2011年3月25日 没有评论

梁文道在锵锵三人行中说:“我从来不相信民族性、国民性这些说法。我们应该谈的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条件下,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很好奇,我们今天所说的“民族性”这个概念,到底是指什么?在网上搜了一下,其中有一条是这么来定义它的:指族体人格,即一个民族特有的思想、情操、习惯及行为方式。

然而我很怀疑,这样的民族性是否真的存在?

我们之所以谈论民族性,是因为我们想找到某些群体现象的深层原因。

在我看来,民族性只是对某个群体在独特的历史背景、制度环境、自然环境等一切外在因素之下的共同因应的一种高度概括,而这种高度概括并非指向一个人类群体的本性。而要是反过来,用这种民族性去解释某些群体现象,显然是一种谬误。

由此可见,民族性是一个多么含混的说法,或许这个概念根本就没必要存在。

也许,梁文道说的没有错,我们应该回到具体的环境下面,回到人性本身。什么样的环境,人会做出怎么样的反应,这才是我们应该真正去关心的。唯其如此,我们才能找到群体行为背后的真正原因。

可是,话说回来,事实真的如我们耳熟能详的一样:环境决定一切,也包括人?换句话说,一定存在某种规律,不论我们知道还是不知道,在某种环境下面,一定有某种人的反应。然而,我们都知道,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无论在任何情况中,人都有可能做出异乎常规的反应。而这些偏差的集合,是否导致了人类的历史偏移了原本应该去的那个方向?正因为这种偏移,才造成现在人类的丰富多样性?也因此,我们把这种人类的丰富多样性称为民族文化差异?

说到这儿,实际上我们又回到唯物史观与英雄史观的经典辩论上来了。

写博一周年记

2011年3月20日 没有评论

从2010年3月20日诞生,到今日,我的博客刚好满一周岁。写博一年,有许多收获,也留下了不少遗憾。

首先,写博释放了我一直压抑于心底的梦想,这一点,在前面的文章中也偶有提及。我至今不清楚这个梦想是如何生发出来的,又为何那么的强烈,以至于令我总是不能安心工作,觉得一切跟这个梦想无关的工作都很无聊,没有半点意义。可是,除了在日记里面,我几乎从来不曾跟别人说起,甚至,当别人看出了些许端倪,而询问我的时候,还矢口否认,拼命掩饰。这种种反应,在在显示了我的缺乏自信。而缺乏自信的背后,乃是长期耽于幻想,行动乏力。写博正是对自己的一个郑重承诺,也是行动的开始。

我梦想着成为一个成功的自由撰稿人,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极度渴望把文章写得漂亮。这并不容易,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我已经有过多次铩羽而归的经历了。现在,一年过去,也才写了七十几篇文章。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不能令自己满意。在写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不少的问题。

最根本的一个问题,或者说最具决定性意义的一个问题,是读书上的欠缺。在写文章的时候,才真真切切感觉到读书之少。写影评也好,写时事评论也罢,莫不捉襟见肘。纵使搜肠刮肚,急得抓耳挠腮,也是枉然。最后只好敷衍成篇。这样憋出来的东西自然不值一读。再看别人的文章,明白如话,畅快淋漓,阅读都成了一种享受。若非长期读书积累之功,又岂能致此?

认识到读书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对摆正写文章的心态也有帮助。每一次提笔,总是恨不能洋洋万言,顷刻成书。急于求成,希图走捷径,最终却适得其反,胡思乱想半天,硬是写不出一个字。巨大的心理落差,很容易就把心中残存的一点写字的热情摧毁了。每天坚持看书,则让我变得更加踏实,不再那样浮躁轻狂。

很多时候,还不知道有什么可写。事实上,没有人能永远依赖灵感,信手拈来,即成文章。即使是职业的自由撰稿人,也需要建立一个丰富的选题库。其秘诀正在于此。

写作方向其实跟选题有很大的关系。没有方向,似乎一切都可以写,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领域你都能驾驭。说实话,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晓得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在哪里。

有许多题材,是要从经历中去挖掘的。喜欢写作的人,一定要是生活的有心人。正如亨利·詹姆斯在《小说的艺术》中所说的一样:“尽量不要错过任何事。”

在写博客之前,我忽略了太多的东西,而现在,我把这些问题都找出来了。这不也是一种进步、一种收获么?

如果说发现问题是进步的起点,那么,问题的解决不能尽如人意,也是一种遗憾。当然,最大的遗憾是,写博客与生活之间,还不能完美地协调起来。

新的征程开始了,希望接下来可以做得更好。

惊蛰时节

2011年3月20日 没有评论

自惊蛰那天夜间下了一阵大雨之后,半个月内,竟有四五天下着绵绵细雨。不知不觉之间,道路两旁排列整齐的小叶榄仁,抽出嫩绿的新叶,让灰黑的漫长大路和白色的高大楼宇都有了生气。

虫儿们都从土洞里钻出来了吧?农民们是否已经播下了丰收的种子?我知道,我的心也受了春意萌动的感召,躁动难安。

我做着丰收的美梦,却不晓得如何挑选种子,如何耕种,如何培育。人到而立之年,却颗粒无收,好不教人心灰意冷。这是一个摆在眼前的深刻的教训,我再不可能走上那样的老路了。而新的坦途,又在哪里?理想与现实,有着巨大的落差,我能不顾了现实,一意孤行吗?

读书写字之余,经常去登莲花山,一来运动散心,二来观赏园中人物风景。莲花山公园其实也称得上植物园。除了天然长成的花草树木,还有人工种植的,也不知有多少种,更不必说各种花博会、盆景展览,览之不尽。我穿过风筝广场,忽然发觉脚下的草地变厚了。原来的枯黄的颜色,逐渐褪去,长出了新绿。登山台阶的一侧,紫荆花点缀在枝头,随着风儿,轻轻摇曳。最让人惊羡的是山坡上那一树一树绚烂的黄花,偶尔一阵轻风吹过,一两朵花飘坠于地,没有发出一丝声响,那样静谧,又是那样蠢蠢生动。到了山顶广场,凭栏远望,但见新楼在湿漉漉的薄雾中拔地而起,仿佛春笋一般破土而出,节节升高。

最堪看的,其实是人。满头白发的老夫老妻,携手作伴,彼此搀扶着登山,那个情景确实感人。而还不会走路,正在咿咿呀呀学语,躺在手推车里的孩童,双眸澄澈,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四肢乱动,着实有趣。丰腴的妇女,告别了青涩的年华,增添了几多风韵。而笑靥如花,莺声燕语,巧笑如铃的青春少女,又是别样的妩媚动人。看芳容在目,听欢笑在耳,闻异香在鼻,我禁不住心如兔子乱撞,为之动情。

人伦之乐,尤胜于游赏风景,不是么?

三十自述

2011年3月15日 没有评论

如果年轻只是简单、肤浅,那么这样的年轻便不值得炫耀。相反,如果学识超群,那么这样的青春年华自然是星光闪烁。也许,我的谨慎是对的:从来不曾在文章里面,甚至在口头上,写过或说过,我也是所谓八〇后。

可是现在八〇后也到了而立之年。而立之年,我终于没能“立”起来。仿佛轰隆一声,山崩于前,却又无能为力。青春已经无可挽回,伤感徒费光阴,还是想想现实吧。

但我还要给逝去的三十年作一个简单的总结。这三十年,用两个字来概括,恐怕就是“混沌”了。儿童时期,如鸿蒙未开,浊清不分,是非未判,没有自我意识。到了少年时代,对世事人情一概稀里糊涂,对未来深感迷茫、无助。十八岁以后,终究成熟一些了,然而人生道路却变得更加坎坷。毕业之后,顺理成章进了小学教书。接着逃离体制,到大城市混生活。再后来,便陷入现实与理想的漩涡,兀自扑腾挣扎,至今未休。爱情的种子尚未种下,婚姻自然无从谈起。几个朋友,七零八落,疏于往来。对工作又心猿意马,莫衷一是。作为家中长子,却没能承担起应负的责任,实在惭愧。理想的生活在哪里?我真的无言以对。

是什么遮蔽了我的双眼,令我陷于犹疑不决的泥淖,迈不动脚步?或许,只有当理性的光芒照进我的心灵,才能看清前路。

前路漫漫,或者也未必。天知道,一个人能活多少岁。即便能够活到九十岁,人生也已走过三分之一的路程。时不我待,当此时,若还不发愤努力,就要像岳飞词中说的一般,“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了。

人到三十,还在说着奋斗奋斗,给自己打气,似乎是一件好笑的事情。不过,“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果真不奋斗的话,真要永无翻身之日了。

有人说,做足一万个小时,没有不成功的。换句话说,只要你每天抽出三个小时,并且坚持十年,就能做成你想做的事。世间没有捷径,奋斗的人始终要走上这一条路。

惊蛰

2011年3月6日 没有评论

不意傍晚时分下起了无声的细雨,打乱了我到住处附近的草地公园散步的计划。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曼联在利物浦主场与宿敌激战正酣的时候,窗外噼哩啪啦作响,竟是落了一阵大雨。

今天是惊蛰。据说,二十四节气反映了黄河流域的自然物候,而在岭南地区,气候现象相应的便要晚些时日。也即是说,现在还是雨水时节。这也就难怪,为什么惊蛰到了,在深圳这儿,却只下雨,不打雷。

打不打雷不要紧,在日历里面,2011年的3月6日,就是惊蛰的开始。我一直惦念着这个,因为我出生的那一天,二十九年前的今日,也是惊蛰。于我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可是,痴长了二十九周岁,我却从来没有纪念这个日子。只有在农历生日,妈妈才给我煮三五个鸡蛋,与几个兄弟分享。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严冬已经过去,气温上升,天气渐渐地暖和起来了,雨水也开始增多。过冬的昆虫,还有其他小动物,受了大自然的感召,纷纷破土而出,或者从洞穴里面钻出来,觅食,筑窝,交配,繁殖。这是一个充满了希望的开始。忙碌过后,它们将收获硕果累累。

惊蛰出生,到底赋予我怎样的生命意义?或者说,它给予我怎样的心理暗示,勾起了我怎样的离奇的想象?也许,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不同的心境下面,想法会有所不同吧。因此我只能说说迄今为止的所思所想。

我觉得自己就是一条非常渺小的小虫,卑微怯懦,呆头呆脑,乃是天下苍生之中最最普通的一员。这小虫虽则形象浊蠢可笑,不堪大用,其生命却非无意义。宇宙之大,实是万物所共同缔造。

惊蛰是变革的开端,是行动的第一声号角。蛰伏多时,未必是养精蓄锐,反而可能因此体弱多病。号角响起,活动筋骨,打足精神,投身到轰轰烈烈的社会竞争的大潮中去,为了赢得一个安身立命的处所而拼搏。没有拼搏,生命就不可能产生质的飞跃。

有了行动,收获便可预期。所谓“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说的就是这理儿。当然,并非总是风调雨顺,有时难免遭受旱涝灾情。这正是考验播种之人的关键时刻,如果没有采取措施,用心培育,到头来,收获也便成为一句空话。

我已悄悄地行动起来了,因为我热切地盼望着,有朝一日,成长为一条大虫。

双鱼座男人

2011年2月28日 没有评论

一直很反感拿八字、星座说事。虽然这些东西也包含了人出生的具体时间、地点,以及自然天象等客观因素,但硬要与人的命运扯上关系,这种因果逻辑联系未免太过牵强。科学容不得半点含混,显然这些东西都属于怪力乱神的范畴。此是其一。其二,宿命论者强调客观因素对人的命运的绝对影响,却忽视了人具有主观能动性这一客观事实。现代心理学的一个观点是,人可以通过思想去改变自己的行为,养成新的习惯,从而塑造出不同的性格,最终改变人生命运。当然,心理学并不排斥偶然事件对个人命运的影响。

但是,当八字、星座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之中出现以后,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谈这个话题的原因。

我想讲一个事例。大概二十年前的一个夏天,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我在一株巨大的老朴树下乘凉、玩耍,一同乘凉的有男女老幼,计数十号人,好不热闹。其时来了一个外乡的走街串巷的算命的老太婆。老太婆说明身份之后,几个年龄二十上下的小伙子跃跃欲试,嘻嘻哈哈地,相继请老太婆看面相、看掌纹,算生辰八字。那老太婆到底说了什么,我大都忘记了,只有一个情景仍如昨日一般浮现眼前。她对其中一个青年说:“将来你的老婆要爬上你的头拉屎。”那个青年被说得一脸的羞赧,而一旁的小伙子则哄地爆发出一阵大笑。吊诡的是,大约十年之后,那个青年的老婆果然给他扣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而且被捉奸在床,闹出了很大的一场风波。而那个色胆包天的混账,却是他的隔壁邻居,也是他多年的伙伴。

对于这件事,以前我一直觉得费解,当然现在也未必能够完全正确地理解,不过好歹有了一些想法。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老太婆通过观察小伙子的身体相貌、举止言谈,判断他的性格特征,然后结合自身的阅历认识,大胆地推断其未来的婚姻际遇。如果你读过《金瓶梅》,还记得隔壁王婆那一番“潘驴邓小闲”的妙论,你就得承认一个事实,有些老女人的眼光真毒!还有一种可能,无论老太婆是不是信口胡诌,青年都相信了,有了强烈的心理暗示,结果影响到他与老婆的婚姻生活。另外,我还努力回忆老朴树底下的情景:那个送给他一顶绿帽子的色胚,当时是否就在旁边?他把老太婆的话紧记于心,并于隔壁的伙伴将老婆娶回家之后,察言观色,伺机试验。只是,我的记忆不配合。

说了这么多可能性,不得不说,实际的情形,可能恰恰相反,与老太婆的预言毫不相干。毕竟,无论在哪里,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有出轨、通奸这等现象。而导致出轨、通奸的原因,又多种多样,不一而足。

于是,当我看了若干有关双鱼座的资料,发现其中性格特征一节,描述的竟有好几分与我的性格相符,先是惊讶、沮丧,接着,又付之一笑。自己的性格,自己也能看得明白,何必拿这不明来历的东西往自己身上套?再说,命运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不是么?双鱼座的男人,其实可以活得不像双鱼座。

你说呢,双鱼座的男人,会是个什么样子?

沟通重新开始

2011年2月18日 没有评论

读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同学向广州日报投稿,并登在副刊每日闲情上,得到了四十元稿费。他非常兴奋,请我们几个同学吃两块五毛一个的盒饭。多年以后,几个老同学在深圳聚餐,我当着这位老同学的女朋友的面,恭维他说,他是真人不露相。他的女朋友非常惊讶,说,他都没跟我提起过!同学红了脸,哈哈大笑。

今年春节,跟一位精神之交见面,他提起小学时的一些事情。从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我们一直是同班同学。后来到了不同的中学,再后来彼此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不过我们仍保持着联系,直至今日。但是,我们的经历到底有着诸多的不同。而随着各方面的差距越来越大,我们正在逐渐失去共同的语言。老同学提到小学时的事情,大概正是为了寻找共同话题,避免交谈中间出现沉默的尴尬时刻。

人生起落浮沉,有很多事情让人感慨。但是在这里我并不想谈这些,我想说的是,沟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一直自以为不善言谈,而事实上,不论在工作上,还是在日常生活中,也确实出现了不少沟通上的困难,不尽如人意处,比比皆是。问题的症结何在?我从未停止这样的追问。而每一次的自我省视之后,毫不例外,总会得到一个相同的答案:缺乏自信心,懦弱。

没有足够的自信和勇气,你就不可能平视对方,自我感觉比别人矮了半截,精神上不可能放松,从而打乱了你的思路,压抑你的表达,最终使你与对方沟通的目标不能实现。所谓谈笑风生、妙语如珠,绝对是在平等交流的情境下面产生的,不会出现在压抑的空气里面。

话说回来,人的能力有高有低,职业也可能千差万别,如果你处于低位,或者对别人的专业并不了解,为何不大方承认不足,虚心求教,洗耳恭听?这样一来,一则可以获得知识,并且也让自己自在一些,二则不至于给对方太大压力,一味迁就于你,而深感交流的无趣。很多时候,为了让彼此更加自在,保持距离,未尝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假如换个位置,自己位于高处,大概就不存在自信心和勇气的问题了。这个时候,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保持耐心。说对方理解的话,讲对方有感受的故事,让对方感到你在跟他平等地交谈,将沟通的阻力降至最低。

开始的时候,我讲了一件我与几位高中同学聚餐的事。其实,我与那位同学的关系非常一般,甚至可能还有多年未化解的误会,只是我不能确定。我适时地提及对方最为得意的陈年往事,是表达对他的肯定,也是表达一种善意。我觉得效果很好。

人情世事,都是学问文章,什么时候弄通了,什么时候人生境界就上了一层台阶。

沿着海岸线狂奔

2011年2月8日 没有评论

这个春节过得有点沉闷。除了走访三五亲友,在家接待几个来客,偶尔去祠堂祭拜祖宗,就是窝在家里,一边自斟自酌——喝茶,一边看电视。

家里只有一台摩托车。每当我想骑着它出去散散心的时候,往往不见了它的踪影——不知是被父亲还是弟弟们骑走了。不过,不管是父亲还是弟弟,一般情况下都在家吃午饭,饭后也少见他们骑车往外跑。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刮起了大风。在家十几天,几乎天天如此:上午和风暖日,下午狂吹北风。

今天是大年初六,依然阳光灿烂,尤其难得的是,都下午一点钟了,风还像情人的手一般,软软的,轻轻地拂过你的脸。天空是一望无际的澄蓝,不见一缕白云。家中并无客来,院子里的摩托车仍在。于是我发动了摩托车,直奔大海的方向。

回家十日有余,这是我第三次到海边来。头一回到海边,由于刮着猛烈的海风,只匆匆瞻仰了屹立于海滨的妈祖塑像。第二次是上午去的,沐浴着暖和的阳光,沿着海岸线,向西跑了一小段,欣赏海滨的自然风光。这两次海滨之旅都不能让我尽兴。

今天我决定往东面去。从我家到海边,不消十分钟。然后,折转向东,沿海岸线,一路奔跑。一直到小镇的边境,这一段路,大概有十几公里,约占这座半岛小镇的海岸线总长度的三分之一。我已经不记得以前朝这个方向用两条腿走过几回,也忘记了曾经骑摩托车跑过几趟,只记得每次都能给我带来惊喜。当然,每一次跑的长度都不同。

在海岸边的高地上,矗立着二十几座巨大的风机。风机缓缓地转动三叶风扇,犹如白色的巨人优雅地挥动长长的手臂。到了巨人的脚下,只听一二十米长的扇页划破空气,呼呼作响,就像巨人发自肺腑的低吼,特别令人震撼。

顺着风力发电厂修筑的土路,穿过晒盐场和鲍鱼养殖基地,我又拜会了最东面的两位巨人。接着,拐上了一条宽度只够两辆摩托车并驾的小道。其实这是一条人走出来的老路,因为走的年月长了,地面踩得比较结实。但到底是沙子路,有些路段仍有浮沙。小道笔直地向东伸展,顺着地势,中间有几个舒缓的起伏。我慢慢悠悠地骑着车,一边注意着路面,一边观赏路两旁的树木。先是未经修剪、长得低矮、满树嫩黄的木麻黄。偶尔还能在路旁见到夹杂着的几株相思树。接下来,左手边出现了一大片傲然挺立的桉树林。所有的桉树都排列整齐,都是碗口来粗,枝杆都经人修剪过,真如等待发号施令的士兵队列一般。而地下铺着的一层厚厚的褐色的桉树叶,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或者说诗意。然后,又是一片颇有一些年头的木麻黄树林。再接着,便见右手边一大片地势起伏不平,则木麻黄、相思树、桉树杂植于中,黄绿相间,又深浅不同,很是赏心悦目。在静谧的树林间穿梭,间而还能闻见两三声鸟叫,那小鸟的歌声,让人有一种如在世外桃源的感觉。

车行将近十分钟,到了一条与小道相交的大路上。大路朝向大海的方向,顺势而下,隐没于相思林中。我知道,这一下去,就是海滩了。

从这里开始,一直到小镇边境(再往外我就不清楚了),这一大段海滩,比较特殊。首先海滩特别平坦,上面几乎没有岩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比人铺的公路还要平坦。其次,非常坚实。海滩呈深灰色,跟平常所见的沙滩并不同,显见沙子中间含有某些物质,起到固化的作用。还有,这样的海滩相当的宽阔,最宽的地方,我估计总有五十米左右。这是一个天然的飙摩托车的绝佳场所。摩托车跑在上面,由于重力作用,地面微陷,保证了足够的摩擦力,骑起来尤其稳当,因此也可以开得飞快。用我一个朋友的话说,单凭这一点,就比高速公路还强。而且,视野几乎是无限的,要是你愿意,你可以越过太平洋,直到天际。再说了,在这样的海滩驾车,可是特别的安全。最不济,你喝醉了酒,开到海里去了,但是也不用担心,因为即使你能冲出二三十米远的距离,海水也只能淹到你的大腿上。而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多么浪漫的地方啊!

是的,海滩上不同的地方,已经停了七八台摩托车了。小伙子们带着姑娘,在海滩上追逐、玩耍、拍照。有的还脱了鞋袜,绾起裤脚,在海水中走动。有的把手伸进水里,不知在摸索什么。还有的人蹲在水边,垒沙堡。海浪轻轻地拍打在岩礁上,哗哗地浅叹,正如姑娘小伙们的欢声笑语。而姑娘小伙们毫无造作的笑脸,就像阳光下面潋滟的波光一般灿烂。海风和缓,是你软款款的手,轻轻地撩起我的衣角。

我在海边走了一圈,又发动机车,缓缓向东开进。呼吸着带着海腥味的空气,感觉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畅、自在,仿佛涤尽了灵魂之中的一切污秽一样轻松。海岸在我前面,画了一道优美而又悠长的弧线,我慢慢加速,接着便在弧线上飞奔起来。耳畔传来波浪的哗哗声和风的呼呼声,眼前是扑到海岸边在阳光下呈现一片雪白的浪花,岸边深绿的木麻黄树林,以及遥远的浅蓝色的天空。我变得兴奋起来。

如果我有一个女朋友,我会带她到这里来,让她坐在我的摩托车后座上,紧贴在我的身后。她穿着洁白的上衣,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飘扬,闪耀着黑色的光泽。我们一起在月牙边上飞驰,高声呼叫,如比翼齐飞的一对海鸥。车停下后,我们牵着手,在海滩上,尖叫着奔跑。然后,把双手做成喇叭状,面对着大海,啊啊大叫。我们还可以找一个柔软的沙堆,并排躺下来,以手作枕,望着碧海蓝天,郑重地许愿:愿此生永远如此!

过了一个月牙弯,又是一个月牙弯。继续往东,又会有什么?这个已经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