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人生’

事业

2011年9月4日 1 条评论

不用到哲学家那里去,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当中,在达官商贾、贩夫走卒、乡野村夫那里,你也会经常听到这样的疑问: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我也常常自问:人类活在这宇宙之间,到底有何意义?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终于醒悟,追寻意义本身实际上是人的一种妄念。人类活在地球上面,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或者也可以这么说,存在便是意义,与自然和谐共生便是意义。

那么,对于人类个体来说,活着又是为了什么?我想,仍然是活着,而且,要活得更加幸福、快乐。

人类是群居的动物,群居而形成社会。在社会里面,人与人之间是相互影响的。绝大多数的人,定义了什么才是人类的幸福。可是,人们又惯于相互攀比,于是,各种各样的需求被发掘出来,欲望不断地膨胀,幸福的定义也随之无休止地加码升级。很多人都因此活得焦头烂额,身心俱疲。只有那些真正了解自己以及自己的需求,在社会的标准和自己的需求之间取得平衡的人,才会真正感到快乐。

我们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创造自身、自身所在的社群乃至全人类的幸福。但是,三百六十行,在人们中间,获得的认可度和尊重的程度并不相同。你做商品贸易赚了一千万,跟你当作家卖书赚了一千万,所获得的社会评价肯定存在很大的差距。人们认为这两种行为对社会的贡献是有大小分别的。同样,你当一个企业的CEO拿一百万年薪,跟你当一国的总统拿一百万的年薪,所获得的社会评价也会不一样。社会对你的认可程度和尊重程度,正好与你的名誉和地位相当。而名誉和地位也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你的幸福感。也就是说,物质财富并非幸福的全部内涵,除了物质财富,名誉和地位这些人类所共同追求的东西,也是幸福的题中应有之义。

人的一生应该如何度过?我想,单就事业方面而言,无非就是了解自己的需求,努力追求在财富、名誉和地位三者之间取得一个平衡,与此同时,享受所有这些东西给自己带来的快乐。

自由即幸福

2011年8月21日 3 条评论

20110821 曾经流行过一个说法,“幸福是一种内心的感受”,言下之意,当你感到幸福,你也就真的幸福了。这种说法未免太过于唯心主义了。维克多·弗兰克身陷纳粹集中营,肉身遭受囚禁,行动受到限制,后来,他意识到,他还有一个“无法剥夺”的终极自由,即思想的自由。可是,我们因此就能说维克多·弗兰克是自由的吗?更何况,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人们对人类自身的了解越来越多,人们愈来愈相信,通过控制人的身体和行为,也能控制人的思想。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都有这样的印象,一个骨瘦如柴身上满布针眼的不幸的瘾君子,也会感到快乐。换句话说,你的内心感受,未必能真实地反映出你的生存状态。

跟一位朋友聊天,说起他曾为之开过几年车的亿万富翁,然后,说到他的前任。他告诉我,这位前任,足足为那位老板开了十八年车,离开的时候,老板给了他六万块钱。我不胜唏嘘。从二十几岁到四十几岁,十八年,人生中最好的一段时光,就那样在别人完全的掌控之下驶过了。不管是六万,还是六十万,也不管这六万块是什么性质,这都不是我关注的焦点。真正令我震撼的一个问题是,在这十八年间,他是否思考过,自己的人生方向在哪儿?

在工作和生活中,见识过形形式式的人。有的人满日神情愁苦,有的人活得自信而从容。前一种人多半来自社会底层,迫于生计,而忍受劳役。后一种人,往往是那种掌握了工作的自主性的人,他们可能只是一名员工,或者自己就是老板。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要么从工作中获取利益,要么从工作中获取成就感,因此并不感到工作是一种苦役,而是他们人生规划中的有意义的一部分。在彻底的自由和身受劳役之间,他们在与他人的合作中,找到了一种积极的平衡。

其实,婚姻也是一种合作关系。或许,婚姻是迄今为止满足男女之间相互感情慰藉和生育后代需要最有效的一种合作方式。如何在婚姻生活之中,分工互助,而不给对方制造无形的枷锁,大概是幸福婚姻的关键之所在。

婚姻如此,亲情和友情亦复如是。当亲情和友情不成为现实的牵绊,不论给予,还是接受,都能体现你的自主性,这样的亲情和友情,才是生命中最可宝贵的。

怎样才算人生幸福?我想,唯有完全地掌控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包括身体、行为和思想,即真正的自由,这样的人生,才算得上真正的幸福。

PS:这篇文字受到古侯子的《最快乐的是掌控自己》和《掌控的感觉》两篇博文的启发。

粉红色的梦

2011年6月16日 没有评论

20110616 午后回到住处,无力地推开房门,忽然眼前一亮。那张占据了将近一半房屋面积的大床上面,一张粉红色的床垫,把屋内四面墙壁都涂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颜色,让人感觉仿佛走入一个爱情梦境,精神不禁为之一振。这就是我在其间栖居了三年的小屋吗?

我的身体刚刚为我拉响严重警报,在经历一场痛苦的挣扎之后,我如梦方醒。在重新观照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之后,内心就像波澜迭起的海面,始终难以平复。

常言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回头看看三十年走过的人生路,我想,恐怕这又是一个很好的注脚。虽然说环境决定了人,可是,回溯过往,我只有一个想法,一切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童年的创伤,家庭的变故,成长的烦恼,职路的坎坷,所有这些,并非旷世未有,又有多少人被压垮了脊梁?如果说,在与父母,以及家庭中其他所有的成员相处的无数个日子里,潜移默化地,塑造了我的性格和处事方式,而这样的性格和处事方式并不被接受,直接或间接导致了我在生活中和工作中被排斥,我呢,竟然不曾意识到曾经发生过那样的影响,且又没能尽力去调整,那么,只能说,责任就在自身。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更不要去指责。

我看到一个软弱无力的自己,一路从过去跌跌撞撞走来,终于成为我的现在。在很多很多个人生关口,只要拿出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大的勇气的一半,今天的我,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可是,历史容不得假设。过去就像被刀割掉一般,你感觉到疼痛,却又无可如何。

血淋淋的现实就摆在面前,要去面对,但我尚未摆脱恐惧。已是傍晚时分,一个人走在湿漉漉的路上,抬头望天,只见一轮圆月斜挂南边的天空,一旁出现了一道七彩的霓虹。色彩有点黯淡,却也漂亮。而就在此时,脑海里竟然闪过一个词:回光返照,差点没把我吓得魂不附体。

于是,一种强烈的想要改变的愿望,迅速笼罩了我。身上的负荷太过沉重了,都要放下,然后,再一件一件地,轻轻地拿起。就从日常小事开始,从自己栖身的小屋做起。把变黑的枕头套、发着馊味的被单拆下,扔进水里浸泡,清洗,捞起,晾晒;把仿佛上了茶垢的厕盆刷出瓷白的光泽;买来沐浴露,把浑身上下,都擦洗干净……

小屋里飘着粉红色的空气,那是一个粉红色的梦在飞。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