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写作’

SEO在文章之外

2011年9月8日 2 条评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顾城这一首诗歌名作,在许多热衷做搜索引擎优化的博客作者笔下,可能就成了“黑夜给了顾城黑色的眼睛,顾城却用它寻找光明。”将人称代词换作关键词,顿时境界全无。除了诗歌的创作不允许SEO逻辑糟蹋,其他的文学形式,诸如散文写作,小说和剧本的创作,难道也容许SEO逻辑存在吗?

譬如文言文,文言文的特点是言简意赅,三言两语,百八十字,表达一个深刻意思,或者创造出一个玄远的意境。文言文的特点,决定了它跟SEO逻辑是背道而驰的。更何况,即使最牛的搜索引擎如Google、百度者,至今也未得中文分词其中三昧。对于一般具有大学本科学历的国人来说,对文言文断字断句尚且不易,更不要说机器了。

不说这些严谨的文字写作,就是随便做一篇文字,你也不能老是重复某个关键词吧?曾经读过不少博客文字,凡是可用人称代词指代的地方,都被换上作者的名字或博客的名称,这样一篇读下来,直欲令人作呕。

即便不在文章里面到处安插关键词,像加插链接这样的做法,也在相当程度上破坏了文章的形式之美,使一篇完整的文字变得支离破碎。真的难以想象,在像《醉翁亭记》一样的美文经典中插入各种颜色的链接文字,甚至夹杂着英文字符、数字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符号,人们在阅读这样的文本时,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SEO并非一无是处,但是做SEO的正道应该在文章之外。做友情链接是一种办法,到各个网站宣传推广也是一种办法,甚至线下推广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穷途末路的读书人

2011年5月17日 没有评论

20110517 据说,香港作家海辛生活困顿,连电视机修理费都付不起,只好用自己卖不出去的书代偿。给海辛修理电视机的是王贻兴的父亲。王贻兴是董启章的学生,曾经获得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而今却转行当了艺人。而坚持了下来的人,像梁文道中学时候的同学陈智德,已是日见窘迫。

这个五月,梁文道出了一本新书,名曰“访问”,书中是作者与十五位“有想法”的读书人的对谈。同为喜欢读书和写字的人,有许多地方,我看了感同身受,又有许多地方颇令人震撼,教人深思。

有人说,文学是失败者的事业。可是,我想说,将文学当成事业的失败者,其中的绝大多数仍然会失败。无论在哪个国家,无论社会发展到哪个阶段,在万千人中,出类拔萃而能成功者,都属凤毛麟角,说万里挑一也不为过。

不是每一个酷爱读书、写作的人都能将此作为事业。大多数自由撰稿人都有文思枯竭的时候。没有了写作,自然没有了经济收入,而生活还得继续下去。所以,读书人要保持自己的爱好,而又能够保障生活质量,还是需要一份稳定的职业。在学校里教书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例如董启章,一样写大部头小说;另外,当编辑也不错;而如果能像梁文道那样,一边做电视,还能读那么多书,又笔耕不辍,出那么多畅销作品,那真算得上读书人的理想生活了。

读书人的一个老毛病是自视过高,过分自我中心,总以为单凭自己的文字就能改变社会人心。因此,往往忽略了受众的真正需求,而不为社会所接受,成为无人问津的废品。在遭遇市场失败之后,非但不好好反省,总结教训,还反过来指责大众趣味庸俗,人心不古。话说回来,即便是真正的好书,期望大众迅速接受也不现实。观念的改变总是缓慢的,社会需要一个消化的过程。只有当越来越多的人受到影响,转而推荐介绍你的书,你的书才能吸引大众的注意,最终获得市场的肯定。

一句话,书籍也是消费品。然而很多读书人写书人却视而不见,或者不愿承认。既是消费品,就要做营销,做推广。否则,只是自命清高一副不屑为之的臭脾气的话,就难免被埋没的命运了。

坚持固然重要,但行不通时,也要懂得放弃,尝试改变。少一点固执,把胸怀放开,放眼望去,或许就是一条坦途。

写博一周年记

2011年3月20日 没有评论

从2010年3月20日诞生,到今日,我的博客刚好满一周岁。写博一年,有许多收获,也留下了不少遗憾。

首先,写博释放了我一直压抑于心底的梦想,这一点,在前面的文章中也偶有提及。我至今不清楚这个梦想是如何生发出来的,又为何那么的强烈,以至于令我总是不能安心工作,觉得一切跟这个梦想无关的工作都很无聊,没有半点意义。可是,除了在日记里面,我几乎从来不曾跟别人说起,甚至,当别人看出了些许端倪,而询问我的时候,还矢口否认,拼命掩饰。这种种反应,在在显示了我的缺乏自信。而缺乏自信的背后,乃是长期耽于幻想,行动乏力。写博正是对自己的一个郑重承诺,也是行动的开始。

我梦想着成为一个成功的自由撰稿人,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极度渴望把文章写得漂亮。这并不容易,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我已经有过多次铩羽而归的经历了。现在,一年过去,也才写了七十几篇文章。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不能令自己满意。在写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不少的问题。

最根本的一个问题,或者说最具决定性意义的一个问题,是读书上的欠缺。在写文章的时候,才真真切切感觉到读书之少。写影评也好,写时事评论也罢,莫不捉襟见肘。纵使搜肠刮肚,急得抓耳挠腮,也是枉然。最后只好敷衍成篇。这样憋出来的东西自然不值一读。再看别人的文章,明白如话,畅快淋漓,阅读都成了一种享受。若非长期读书积累之功,又岂能致此?

认识到读书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对摆正写文章的心态也有帮助。每一次提笔,总是恨不能洋洋万言,顷刻成书。急于求成,希图走捷径,最终却适得其反,胡思乱想半天,硬是写不出一个字。巨大的心理落差,很容易就把心中残存的一点写字的热情摧毁了。每天坚持看书,则让我变得更加踏实,不再那样浮躁轻狂。

很多时候,还不知道有什么可写。事实上,没有人能永远依赖灵感,信手拈来,即成文章。即使是职业的自由撰稿人,也需要建立一个丰富的选题库。其秘诀正在于此。

写作方向其实跟选题有很大的关系。没有方向,似乎一切都可以写,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领域你都能驾驭。说实话,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晓得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在哪里。

有许多题材,是要从经历中去挖掘的。喜欢写作的人,一定要是生活的有心人。正如亨利·詹姆斯在《小说的艺术》中所说的一样:“尽量不要错过任何事。”

在写博客之前,我忽略了太多的东西,而现在,我把这些问题都找出来了。这不也是一种进步、一种收获么?

如果说发现问题是进步的起点,那么,问题的解决不能尽如人意,也是一种遗憾。当然,最大的遗憾是,写博客与生活之间,还不能完美地协调起来。

新的征程开始了,希望接下来可以做得更好。

写作,痛并快乐着

2010年11月14日 3 条评论

在古希腊的神话中,有一个叫安泰俄斯的巨人,力大无比。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只要身体离开大地,战斗力就会大降。大地是他的力量来源。对我来说,阅读和写作,尤其是写作,就是我的大地。阅读和写作总是让我感觉充满自信和力量,未来不再是一个令人恐惧的黑洞,而是一条坚实而宽阔的大道。相反,如果一天不读书,空虚就会像夜幕降临一般,充满内心;如果一天不写字,便会感到生命无所依凭,仿佛双脚踩在棉花之上,站不稳,如大厦将倾。

自三月下旬建立博客以来,一直写得很艰难。一篇千八百字的文章,磕磕绊绊地写下来,少则一个多小时两个小时,多则三个小时以上。然而这样颇费心力写出来的东西,却不尽如人意。也许在行家看来,跟垃圾无异。但写出来总比没写出来要好,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我有太多这样的经历,举起笔,面对一张白纸,绞尽脑汁,而最终憋不出一个字来,不得不颓然放弃。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写什么好,或者说,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写的。这解释了为什么有时候很长时间博客没有更新。

我当然不愿意把博客写成流水账。古人说,取乎其上,得乎其中,我没理由降低对自己的要求。首先,我很明确地告诉自己,我写的是文章,而不是所谓日志。既然是文章,就要有一个完整的结构。不像有些博客作者,三言两语,夹杂一些吸引眼球的图片,就成一篇“文章”。其次,文章要有感受,有观点,甚至有思想,表达要有特色,一篇文章,此四者必居其一。可是这也仅仅是要求,实际操作起来,殊非易事。两周前读完了南方日报出版社的《准记者培训教程》,感觉很有收获,却不知怎么写这篇读书笔记。最近央视记者芮成钢在G20峰会期间又代表了亚洲人向奥巴马提问,引起众多意见领袖口诛笔伐,我看了几篇,除了一致指责芮成钢没礼貌、没教养、傲慢之外,大多从“代表”入手,引经据典,纵横捭阖。说句实话,对“代表”的内涵,我绝对挖不到那么深。借此我也知道自己有多么肤浅。对单独事件且无法展开纵深评说,想发人所未发,写出闪现思想光芒的文章来就更是不知天高地厚了。11月8日共识网发了秦晖的一篇文章,题为《极左、左派、右派、极右的区分与现状》。如果你刚好读过11月4日南方周末上的李泽厚访谈,你就会明白,什么叫颠覆,什么叫思想的光芒。

写作不能从心如欲,说到底,还是阅读的问题。读的书太少,太浅,读得太不经心。关于阅读,之前已经说的不少了,这里就不再絮叨。

分类: 写作笔记 标签: , ,

写作瓶颈

2010年10月2日 没有评论

写一篇千字左右的文章,就要花费两三个小时,实在是一个博客作者不能承受之重。每天工作八小时,回到家里,多半已经精疲力竭。在这种情况下,再耗上三个小时写文章更新博客,需要多大的毅力?付出多大的代价?这意味着,一切娱乐聚会什么的都要取消,读书计划大打折扣,没有时间充电,以提高你的工作技能技巧,拉升你的职业竞争力。至于谈恋爱,想都别想!留给你的,只有周六周日那可怜巴巴的一点时间。

很怀念在学校的那段时光。那时,一篇七八百字的习作,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写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种快速写作的能力消失了。这肯定不是一件好事情。

为什么会写得慢?也许,那种根深蒂固的精品意识无形中成了一种束缚。不过,这恐怕不是问题的关键,包括什么很难集中注意力之类。说到底,我还是对自己的综合写作能力没有自信。

无障碍的表达能力,是对一个优秀写作者的起码要求,可是要做到这一点殊非易事,至少我还没达到这个程度。在无障碍的表达能力之上,是独到的思想。这就需要丰富的阅历和想象力了。

缺乏想象力,对一个写作者而言,无异于被判了死刑。写博客以后,慢慢形成了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把每一篇文章都简单地理解为由三个要素构成,即逻辑、实证和文采,用传统的说法,就是义理、考证、辞章。在具体的写作过程中,固然遵循这样的思路,与此同时,也按照相同的思维路径去发掘题材。为了发掘题材,我须多读书,多浏览网络信息,多看电影。但是多数情况下,往往限于思想理论水平和阅历程度,无法把握事实本质,不能形成自己的观点,也就不可能解读事件。即使能够解读事件,也是老生常谈。有时候,我希望灵光骤现,突发奇想,然后搜集材料,印证那些独特的想法,使其丰满得足够成为一篇完整的文章。只是这这种情况似乎一次都没有发生过。

当然,语言的表达也是需要想象力的。这也是所谓文采或辞章题中应有之义。

要让贫瘠的土地长出鲜艳的花儿来,太难了!

博客的更新与定位

2010年9月28日 没有评论

前面说到,我一直没能培养成一种良好的阅读习惯,影响到我在思想素养方面的发展,写作能力陷于停滞不前的局面。今天我再谈谈在写作习惯上存在的一些问题。

过往的经历说明,我并不擅长于做计划。凡事率性而为,结果未免差强人意。当然,这还不至于上升到性格那个层面,我以为这多半还是习惯的问题。写博本身就是一个长远的计划,于我而言,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博客开通之初,我就发了宏愿,坚持每天发一篇文章。可是半年下来,回头一看,挫折不断,甚至一度荒废长达两月之久。所发文章的数量,只得原来设想的四分之一。再说这个九月份,除了月中写了一篇,前后各半个月都没有更新,极不正常。

惰性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并不足以说明整个问题。也许惰性在这里面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它不是问题的关键。当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面对一张白纸,呆坐很长时间,脑袋总是一片空白,不知写些什么,你就会明白,即便你把脑袋砸破,也无济于事。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通过读书,看电影,浏览网络资料,包括新闻,博客,以及转载自传统媒体的文章,等等,生活中做个有心人,多留意,多观察,多思考,从中发现问题,挖掘文题,最后构思成为一篇完整的文字。然而现实与理想的状态总有巨大的差距。事实是我并不具备快速生产文字的能力。往往一天下来,网上的文字读了一大堆,或者翻了几十页书,或者花两个小时看了一部电影,任凭我如何搜肠刮肚,依然一无所获。何况,不是每天都是周六周日,时间是相当有限的。

另外,在具体的写作过程中,同样缺乏谋篇布局,构思的工夫做得不够。一篇文章的脉络尚不清晰,很可能仅仅有了一个观点,或者知道一个事件,便贸然动笔。套用一句俗话,叫做踩着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写得杂乱无章不说,还浪费了大把大把的时间。

博客到底与日记不同,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可以天马行空,又无所不包。博客要面向读者,因而需要一个明确的定位,或者说写作方向。这样做至少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吸引一个相对稳定的读者群体,二是可以做深入的探索和研究,反而不用愁找不到文题。比如说吧,博客的主要方向是政治、时事,那么,我可以写自由、宪政、法治、民主,等等。再深入一些,又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就拿民主来说,什么是民主,民主观念和民主制度的发展,为什么要民主,民主的优点和不足,民主的适用范围,民主之路……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一直深挖下去。其他的选题,诸如自由、宪政、法治,也是一样。

有了写作方向,有了选题,寻找材料就有了更强的目的性,效率肯定会大大提高。有了方向,就可以未雨绸缪,而不必事到临头急得团团乱转,到头来还要交白卷。

任重道远

2010年8月18日 没有评论

今年年初,我做了一个简单的读书写作计划,计划的主要内容是读哪方面的书,多少本,写多少字,涉及何种文体。如今,一年过了将近三分之二,回头再看这个计划,已经绝无完成的可能。

年近而立,仍然一事无成。时光迅速地流逝,我愈来愈感到焦躁不安。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有时候竟至于什么事都做不了,满脑子的混沌。但有一件事情却是很清楚的,在我三十岁那年,我仍将是一个庸庸碌碌的小人物。这跟我一直以来的期望差距太大了!

多么残酷的现实,可是又不得不接受!

人贵有恒,否则不会有任何成就。多么浅显的道理!可是我就是做不到。上天是公平的,勤奋的人将摘到丰硕的果实,而被惰性控制的人则两手空空。

几乎每年都有这样的年度计划,然而不出半年,总是被我忘得一干二净。而一旦受了某些触动,突然记起那份计划来,却又痛心疾首。看来,今年也跳不出这个怪圈了。

但我还是希望在今年有所突破,在三十岁到来之前。计划还是要做的,而且要做得比以前更加详细,且更具可操作性。然后,咬紧牙关,死心塌地,坚持不懈地做下去!

任重道远……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 ,

开博二十二天小结

2010年4月10日 没有评论

三月二十日博客开通,至今已经二十二天了。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已经暴露出很多问题。今天我就专门来梳理一下这些问题。

在前面的博文中,我几乎没有提到如何经营这个独立博客,现在正好借这个小结的机会说一说。首先,在内容上,我会坚持原创,不转载他人文章,最多只提供链接。当然,我并不排除发展成为多人博客甚至是网络杂志的可能性。更新频率方面,至少平均每天发表一篇文章。内容和结构务必完整,不能是语言片断的机械堆砌。要竭尽自己所能,做出有质量的文章来。其次,关于博客的主题,我并不想给自己太多限制。一个有志于写作的人,在找到自己善长的领域之前,也许应该有广泛的尝试。但是,博客老鸟们都说了,一个博客如果没有一个清晰的主题,一来很难有持久的吸引力,二来自己也难以维持。对此,我只能说,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的侧重点在于时事评论,互联网观察,以及对教育和文学领域的关注。这算不算博客的主题?第三,我不打算利用博客赚钱,这也是我愿意注册ORG域名的原因之一。我的想法是,通过不间断的写作,提升经营文章的技能和思想层次,从而提升自己的影响力。因此,接下来我会着手做这样一件事情:把自己比较满意的文章发到知名度高的网站去。还有,写博客可以认识更多的朋友,找到志同道合者。

可以说,我对自己的要求还是比较高的。只是限于自身能力,出现了不少问题。记得有谁说过,必须要有五篇存稿,才能保证每日更新,因为生活中总有预料不到的事情发生,譬如生病,等等。这是一个好方法。本来我已经着手这么去做,奈何每天写完一篇之后,不是没有时间,就是再没精力写第二篇。结果不幸被说中,由于清明节回了一趟老家,博客就有好几天没有更新。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找不到话题,不知道写什么。有时候,即便绞尽脑汁,也毫无收获,最后不得不颓然关掉电脑,上床睡觉,否则第二天也别想上班了。可能吧写过一篇如何寻找灵感的博文,我看了,也觉得很有道理,但是人总有文思枯竭的时候。而且,关注其他博客和新闻需要时间,留意生活中的细节也需要时间,这又给我造成新的困扰。我至今很难协调好上网和读书的时间。往往是这样,一旦上了网,读书的时间便被挤压得所剩无几,可谓顾此失彼。如果从长远来看,肯定是得不偿失。另外,工作上也受了一些影响。因为把很多精力放在博客上面,工作起来就少了不少冲劲。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弄不好的话,可能连饭碗都要砸掉的。

文章的质量不能令自己满意,是最大的一个问题。对此我倒不着急,我相信只要能坚持写下去,肯定可以写出好的东西来。而要做到这一点,前提是解决好上述问题,要言之,是时间的问题。

具体的解决方法,这里就不展开了,我只想说,我会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做。

暴露浅薄要比失语好

2010年4月7日 没有评论

其实我很少回头去看自己写过的文章。一篇文章写完草稿,看两遍,做一些简单的修改,就放一边不去管它了。所谓敝履自珍,凡是自己捣腾出来的东西,总是非常珍惜,这是人之常情。但我还不至于因此丧失判断的能力。至少到目前为止,鲜有文章能够让自己感到满意的。这并非谦虚,而是说的真实感受。在我的很多文章里面,有一些观点看似新鲜,实际上基本都是拾人口惠,自己独到的想法少之又少。至于思想性,我连提都不敢提,那跟我的文章完全没关系。而且,文字表达上也存在很多问题。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写的东西还不如小学生写的有趣。

这样的东西,竟然堂而皇之贴到网上,于别人又有什么益处?可是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经过那么多年的彷徨,现在我总算想清楚了,这起码于我是有好处的。在公众面前暴露自己的浅薄要比在沉默之中消亡好得多。

一个人只要不是厚颜无耻,就会千方百计避免在公开场合出乖露丑,反过来说,当一个人在公众场合无所遁形,他就会想办法去修正自己。过去我把自己隐藏得太深了,现在我希望把自己摆在阳光下面,勇敢地展示自己。所有的问题将会一览无余,所有的问题都将逐渐解决,起码我有坚定的决心。

沉默让人变得委琐,不但是身体上的,也是精神上的。回头看,我沉默了多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