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半岛’

家乡的海

2011年1月30日 没有评论

新近落成的妈祖花岗岩塑像,高十几米,坐东向西,屹立于海边的高台之上。她雍容优雅,面带慈悲,脚踏浪花,在西斜的暖阳下面,闪耀着祥和的光芒,保佑着一方的百姓。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散居在这座半岛上的人们,用从各处收集来的贝壳烧成熟石灰,掺入水泥,涂抹于房屋内外的墙面,甚至还用它塑造一些人物、花鸟、几何纹饰,装饰新房。白墙红瓦,花鸟鱼虫,这就是半岛人民安居的处所。大海物产丰富,除了贝壳,还生长着无数的海藻。海藻种类繁多,有的人可以吃,有的可以用作药材,有的似乎并无用处。实际上,到了夏天,就会有人下海将海藻打捞上来,晒干,然后埋到田地里,沤作肥料,滋养作物。当然,大海之于半岛的人们,主要还在于补贴相当一部分人的生计。在适合渔船出海的日子里,人们的饭桌上总能看到鲜鱼、活虾,各种贝类,还有海藻。除去留下自家吃的那一份,更多的还是拿去市场上卖。而一些价格昂贵的海产,像金龙鱼、鲍鱼、龙虾、海胆、紫菜之类,更是外销到各地,甚至日本。最近十年来,又有一些有生意头脑的人,陆续在海滩上建起了鲍鱼养殖基地、晒盐场。据说,一个占地几十亩的鲍鱼养殖场,一年可以赚到一两百万元。

我家从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家里分到的一亩三分田,无论如何辛勤耕作,都养活不了一家七八口人。父亲一向懒于农务,独对下海有万分热情,不知疲倦。他是一个出色的潜水员、游泳健将。早年他曾跟渔船出海捕鱼,后来因为频频遇险,最终放弃出海。每次下海,他总能带回一点什么,至少是一些吃的,而通常都能赚个百八十块。我记得,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最好的时候一天就能赚到一两千块钱。也就是说,下海作业一直是我家的主要经济收入来源。今年是农历的庚寅年,据说有大利,到处大兴土木。我家跟风,修了两处房屋,结果欠了三万多元钱的债。正当我为此感到颇有几分压力之时,却听闻父亲在家贩卖野生紫菜,赚了不少,非但把债还清了,还有些富余。我深感惭愧,又为之欣喜万分。

说了赚钱,少不得还要说说吃的。我常常想,什么是家乡的味道?大海的气息,各种各样海鲜的味道,就是了!此次回家,吃了不少母亲腌在小玻璃罐里的海藻。这里面主要是脚皮菜和狗毛藻,还有少许赤菜芽。腌制极其简单,只需撒上适量的海盐,用手搅拌均匀,候上半日,即可食用。罐盖还没打开,便可闻到一股带着海腥味的浓烈的香味。用筷子夹上一点儿,拌在粥里,扒拉到嘴里,慢慢咀嚼,只觉满口生津,吞咽下肚,犹觉齿颊留香,实是一大享受。此外,我们还常常能吃到一种俗称鼎嵌(即斗笠螺。因极像一口鼎倒扣在岩礁之上,故名)的螺。这种螺的吃法跟海藻类似,拌上海盐,再加上一点生抽,腌上一两日,就可以吃了。鼎嵌肉质滑腻,放在口中咬破,香溢满口。佐饭佐粥俱佳。不止一次听人说,这鼎嵌,吃起来并不输给养殖场里出来的鲍鱼,虽然鲍鱼一斤要卖到百八十块,而鼎嵌只卖二十元左右。

人们到大海去谋生,与此同时,大海也是一个休闲的绝好去处。有一个地方已经在修建海滨度假村。对我来说,大海就是我生命中最为精彩的一部分。在这座半岛漫长的海岸线上,其中有很长的一段,曾经留下我的足迹。我熟悉那里的几乎每一块岩礁,清楚地记得那里的沙子不同的触感,知道哪块海滩边上有一弯泉水,哪块海滩边上有被雨水冲蚀而成的沟壑洞穴。在端午节的烈日下面,我在水里游泳;在中秋的夜晚,我坐在洁白的沙滩上,面朝大海,欣赏海上清亮的满月。我快乐的时候来到海滩上,烦恼的时候来到海滩上,寂寞的时候也来到海滩上。一串小脚印被海水淹没,又有一串更大的脚印在海滩上走着。蜿蜒的脚印,走过了我的童年,也走过了我的少年,如今,又走到了我的青年。

于是,我又想起了小学时唱过的那首歌:“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

裸泳

2010年4月20日 没有评论

这个春天有点冷。清明节过后,还有十一二摄氏度的低温天气。难怪很多人不适应,患上了感冒。我倒觉得没什么不方便,因为工作日都穿一套西装,晚上又洗热水澡,没有受凉。

但有一点就让人感到遗憾。由于气温反复无常,我都不敢去海里游泳。要在往年,这会儿早泡在海水里了。我并不太热衷运动,唯酷爱游泳。

深圳的海,就我所见,蛇口的海水是污浊的,而大梅沙小梅沙又人太多,原本清澈的海水都被人搅浑了。听说溪冲那儿海景特别不错,可惜没有亲身去体验过。于是我有这么一种印象,我老家的海比深圳的海更迷人。

在这个清明节,我回老家扫墓,第一次走盐坝高速,不禁被一路的山景海景深深吸引。我急切想找出绚丽的词句去形容,却又觉得所有的语言都不足以描摹那眼前美景之一二。我索性不去想什么文字,微侧着头,一路上看得如痴似醉。

但是,我还得说“但是”这两个字。也许是曾经有过那样难忘的体验,我还是更加喜欢家乡的海。毕竟,除了热爱旖旎的海景,我还喜欢裸泳。

那是距离深圳将近300公里的一个小小的半岛。我家就在那大拇指一样的半岛上。从我家到海边,走路只要十五分钟。在我上小学以前,大概五六岁光景,我就已经学会在海里游泳了。游泳之外,还经常到海里潜水、钓鱼。在那儿,是我童年时代和少年时代最欢乐的一段时光。

大家都在海岛之上,离海边又很近,却并不总是到海边去。除非什么特别的日子,譬如端午节,在平日,并没多少人到海里游泳。在海边,往往只能看到三三两两在海里讨生活的人。

身边没有伙伴,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我也会去游泳。我水性比较好,一般都不带救生圈。身上只有几件衣服,而到了海边,看看四周正好没人,我就把衣服脱得一件不剩,搁在石头上,然后跳进碧绿的海水中。

我曾在许多地方游泳,包括淡水的河流和池塘。不过,淡水总给人凝滞的感觉,就像粘在你身上一样。而海水是滑溜的,仿佛轻轻地敷上皮肤。当你游动起来,清凉的海水滑过你的肌肤,那种感受,就是一双滑腻的手轻柔地抚过你的身体。

那是一种了无挂碍的彻底的自由!蓝天碧海就是我的衣裳,岩石和沙滩是我衣服上的装饰。一切的一切,都属于我。我泡在海水中,舞动四肢,忍不住唱起了快乐的歌。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上帝是仁慈的。

不过,也有做不了上帝的时候。有一次,我正游得不亦乐乎,突然在海边一块巨大的岩石一侧转出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把我吓得够呛,赶忙往外游。那天的海水清澈可见海底的沙石,要是她们靠得近的话,恐怕要被她们看见我的光屁股。我既感到有些羞涩,又感到莫名的兴奋。之后我一直把这次意外看作人生之中一场难得的“艳遇”。

如今,在老家的时间少了,我倒希望能在深圳再遭遇一场“艳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