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家庭’

心忧

2011年5月28日 没有评论

我梦见一具早产的婴儿的尸体被丢弃于阴暗的角落;奄奄一息的产妇,一张脸苍白如纸,乌发散乱,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母亲骨瘦如柴,衣服吊着,如挂在一副铁衣架上。风很大,母亲顺着风,脚步蹒跚,向我走来,如一片飘零的黄叶。我赶忙迎上前去,让她依偎在我的肩膀上,一边听她絮絮叨叨的责备。

近来常做噩梦,好几次从恐怖、凄凉的梦境中惊醒,再也无法入眠。

我很想透过梦境里面的每一个细节,捕捉自己的潜意识,可是我没有这个能力。我只能通过延续到醒后的恐惧情绪,联系现实的状况,推断出梦境可能反映出来的信息。我想这个噩梦背后传递的信息,大概是这样的:我盼望着尽早娶妻,养一个健康活泼的小孩,而这也是母亲一直最为关切的;我呼唤着新的生活和新的生命,同时也为迅速老去身体病弱的母亲深深担忧。

我怎能睡得着呢?除非可以不去想。

很多同学、朋友都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些还只是两人世界,有些已经有了小孩,组成一个其乐融融的小家庭。有的人会跟我讲在这中间发生的一系列微妙的心理变化,以及日常行为上的一些改变。当然,更加外在的身体方面的变化,我也留意到了。

可是我始终没有切身的体验。我已年届三十。从年龄上来讲,我绝对是一个成年人了。不过,一直以来,我都很怀疑自己是否仍然处在一个幼年的状态。我总是觉得一个成年人的精神面貌应该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我不知道自己结婚生子拥有一个独立的小家庭后会是个什么样子,我对此深感好奇,而且相信,肯定会有一个质的改变。

在相信自己在心理上还没开窍的同时,我所面对的是一个慢慢衰老的身体。当你还没有长大,就要老去,这是何等的悲哀呵!于是,我终于明白,对母亲健康的深深忧虑,也是一种自怜。

谈谈责任

2010年8月16日 没有评论

我的博客已经两个多月没有更新了。在此期间,我一直避免打开网站,不敢面对那大段的空白。我曾经给正在高考冲刺阶段的弟弟发短信,告诉他开博一个多月的感受。大概意思是说,回过头看自己写过的那些东西,感觉不论在语言表达上,还是在思想层面上,都很幼稚,甚至连小学生作文都不如。可见比起刚开始写博时,信心业已大打折扣。其实,一个人有多少人生阅历,读过多少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她)能写出什么样的文章。对此,我应该有心理准备的。倒是弟弟积极一些,他说,写得多了,自然就会越来越好。本来,把自己训练成一个可以倚马万言的自由撰稿人,就是我建立独立博客的一个初衷。

显然我在逃避责任。更加糟糕的是,逃避责任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当某一日,我突然意识到,一向自诩对家庭对自己颇具责任心的大儿子、老大哥,原来早就成了父母、兄弟姐妹们精神上的一个负担,生生惊出一身冷汗来。手中的饭碗尚且捧不牢,谈论什么人生事业,确实有点不着边际。但年近而立,结婚却是一件真真切切迫在眉睫的事。也许正是父母不断的催促,在一定程度上让我醒悟。不论工作,事业,还是家庭,这其中有哪一项,是我倾注了心血去做好的?如果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想及于此,不禁心下颤栗!

于是,我立马把QQ个性签名上的“责任”删掉,换上大写的“DO”,还在后面加上一个感叹号。不必纠缠了,赶紧去做才是正理!不过,在做之前,我还是要回顾一下,平日里是如何逃避责任的。这至少是对自己未来的一个警告。

首先是转移关注焦点。比如写博这件事吧,我不是老是感叹看的书少吗?那就多看一点吧。但是读的书却不成体系,也读得不深入。结果杂七杂八的网络文章看了一大堆,也不见多少长进,而博客则被荒废在一边了。要是总是读文章也不错,关键是还三心二意。今天可能读几万字的文章,明天却又折腾软件去了,而后天干脆连着看两三部电影。一天又有多少个小时?

而更坏的一种情况,是什么事情都不做,整天沉溺于幻想之中。一旦注意力失去焦点,幻想就在你的脑子里盘旋不去。什么美女的青睐,什么总统的宝座,一个个潜藏心底的欲望,在幻想里演绎成一个个让人欲罢不能的漫长的故事,消耗掉多少宝贵的时光!

有时候,则干脆放弃思考,倒头便睡。在深圳这样一个人口密集的大都市,每天上班下班,光花在路上的时间就得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可能就在睡眠中溜过去了。然而,梦醒之后,摆在面前的问题没有消失,相反变得更加让人揪心。

没有人将你往火坑里推,现实就是在你放下对自己的责任的那一刻开始变得严峻起来的。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