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教师’

我所见到的乡村教育

2010年10月3日 没有评论

中秋节期间回了一趟老家,少不得到各个亲人家里走动走动。姐姐嫁在邻村,骑着摩托车,几分钟就到了。

我学的是师范专业,现在还算半个小学教师。虽然早已不在教学岗位之上,但是仍然保持对教育领域的关注。尤其最近一两年,随着亲人朋友的小孩逐渐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对教育信息更多了一份关心。

琪琪今年七周岁了,刚上二年级。一年级的时候,成绩很糟糕,还不止一次受到老师的体罚。她已经开始对上学感到厌倦,好几次嘟嚷着说不想读书了。姐姐和姐夫对此都很忧心。

琪琪所在的学校是一所私人乡村小学,现有数百个学生。除了本村的学生之外,其他的都来自邻近的各个自然村。学校刚刚建立那会儿,学费已经涨到每个学生三百多元钱,投资者摩拳擦掌,热情高涨。事实上,这所学校确实火了好几年。然而好景不长,在全面落实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办学者犹如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从此一蹶不振。这种负面情绪自然也传导到了所有的教师身上。据姐姐说,眼下公办学校每个学生收费二十元钱,作为作业本等费用,而琪琪的学校不过多收了三十元钱,至于教职员工的工资、办公费用等,跟公办学校一样,也靠财政拨款。可想而知,办学者再也不能指望学校为自己带来什么收益了。

此外,师资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好的教师不愿意到这里来。学校所处位置稍为偏僻,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还没有建立起一种教师自由流动的完善机制。据我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这所学校好像还没有人获得过教师资格证。而更糟糕的是,连那些初中都没毕业的人也被招进去,登上了讲台。

可是,即使如此,每年小学升初中的考试成绩,仍然在全镇二十几所学校中名列前几名。当然,升学考试成绩良好,并不意味着教学质量就高。不过在目前这种应试教育体制下面,我们实在没有其他的可以衡量一个学校办学质量的标准。

在相同的衡量标准之下,同村的公办学校就要寒碜得多了。我听不止一个人说过,公办学校的升学考试成绩都掉到全镇小学的倒数几名去了。十几年前,我也在这所学校念书,我记得,在当时,在全镇范围内,不论是何种性质的考试、比赛,学校都能拿到很靠前的名次。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此惊人的落差?就我的了解,在九年义务教育全面实施之后不久,学校的校长通过找关系,辞掉了校长的职务,转去镇里当了公务员。而老师们也慢慢变得消沉下来。没错,在九年义务教育的政策落实以后的几年时间里边,教师的工资确实增加了几百块钱,然而学期末的奖金却较之前大大减少,与此同时,物价飞涨,相同面值的钞票的购买力业已大不如前。综合各种因素,我们可以看到,教师的工资实际上没有增长,基本上与之前持平。于是,很多公办教师纷纷以各种方式离开了岗位。关系好一点的,或者愿意花一点钱打点关系的,办个病休,工资照领。不想托关系的,可能就把工资卡给了学校校长或镇中心小学校长,自己一分钱不拿。在外面说起来,也称“停薪留职”。这些离开了学校的老师,要么到外面打工,要么自己做生意。这种现象是如此普遍,以至于人们都见怪不怪了。另外,随着一些老教师逐渐退休,而刚毕业的大学生或中专生又不愿意回农村,如此一来,不出几年,一些社会闲杂人等便进入学校,成了代课老师。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呈下降趋势,正是自然而然的事。

就在人们都对公办学校失去信心之时,真正的私立学校便如新星一般冉冉升起。这些私立学校都在仅仅一江之隔的城镇里面。有利的地理位置和优越的交通条件保证了学校生源的充足,为投资者建立大规模的学校创造了条件。学生人数多了,效益也就可观,而办学者在硬件设施和教学服务上的投入就会加大,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就以江对面的金源学校来说,加上初中部,据说人数达到一千多。每个小学生,不论哪个年级,一学期收费五百元钱。上学放学都有校车接送,午餐在学校吃,每个月各收数十元。相对于免费的公办学校而言,这个价格着实不菲,可是该校非但没有被冷落,反而口碑愈来愈好。家在江这边的妹妹早已打定主意,将来要把女儿和刚出生的儿子送到这间学校去。

琪琪的成绩很差,原因是多方面的。也许她还小,学习能力还不强。也可能是学校老师对她关心不够,教学方式方法有问题。不过无论如何,为孩子选择一个好的学校,总是没有错的。这也是为什么琪琪一开始就被送到私人学校的原因。本来,姐姐和姐夫也考虑让琪琪到金源学校去上学,可是由于琪琪后面还有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而且姐姐还打算再生,担心到时经济负担太重,这事就一直停留在口头上。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私人办学是乡村教育的一条出路,可是在目前的经济条件下,并非所有的农村家庭都能负担起高昂的学费。倘若政府不能加大对乡村教育的财政投入,公办教育的凋敝将势不可挡。这无疑又是一种不平等。而教育的不平等,只不过是一系列不平等的开端。

再谈广东陆丰中学生泼硫酸事件

2010年4月13日 没有评论

同是中国人,而且同是汉族,湖南人喜欢吃辣,广东人则喜欢口味清淡的食物,可见地理环境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人。

社会也是一个环境。这个社会还可以细分,比如家庭、学校、狭义的社会。我们常常说,环境决定了人,所谓环境,就包括这三种,当然还有前面说到的地理。

现在的媒体,一旦学校发生惨剧,就会条件反射地从环境入手寻找造成惨剧的深层原因。这种思路并没有错。但是,我看过不少同类文章之后发现,很多文章只是泛泛而谈,感觉挠不到痒处。4月9日广东陆丰一所乡镇中学一名初中二年级学生用硫酸泼伤了十七名同学,广州日报对此作了报道。这篇报道实际采访的内容并不多,而在报道后面却发了许多空泛的议论,让人失望。

我之所以愿意跟踪这起校园惨剧,其中一个原因是我自认为对其背后的环境了解得更多一些。

《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向同学泼硫酸的蔡某,在其小学时期,家里曾发生过一件事,至于到底什么事,报道没有说。但是我们可以猜测得到,记者的潜台词是家庭环境对蔡某的暴力倾向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在社会层面上,报道指出,蔡某上学必经张某所在的村庄,这为张某刁难甚至欺辱蔡某提供了便利。而根据猜测,蔡某正是因为受到张某等人的欺负之后才做出此种骇人的事来。其实,如果想在社会上找原因,这一点只能算冰山一角。在那个传统观念浓厚的农村社会,姓族,宗族,行政上的隶属关系,村子的大小,都可能成为一方欺压另一方的原因,最终导致暴力事件的发生。所有这些都对本地学校里的学生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关于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对学生的思想和行为造成的影响,这里不再展开细说,我想把焦点转移到惨剧发生的校园里面来。

《南方都市报》报道说,在惨剧发生的前一天,蔡某曾带着一瓶硫酸到学校,后来硫酸瓶打碎,所幸无人受伤。那么,我们就要问了,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难道学校的老师和领导不知道吗?或者知道了,没有做出适当的处理?甚至是视而不见,不管不问?我不敢说,如果校方高度重视此次事件,悲剧就不会发生。但是我敢说,至少不会是第二天发生。由此可见,校方是缺乏责任心的。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今日这种局面?这就说来话长了。了解广东教育现状的人应该知道,广东教师的工资是严重不均衡的,不同的地市的教师工资可能相差两三倍。据我所知,在这所乡镇中学,很多教师每月的工资都在两千上下,而其中不少教师的教龄都在五年甚至十年以上。这种工资水平跟广州深圳等发达城市是没法比的。同样是在这个乡镇,一个建筑小工每天的工钱都在九十至一百元之间。这种巨大的落差势必使大多数教师自我感觉尊严丧失殆尽。本人好几年前也曾当过教师,便常有尊严无存的感慨。

这种糟糕的局面在国家真正实现九年义务教育以后进一步恶化。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使小学和初级中学的学校财政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未实现九年义务教育之前,学杂费由各学校代收,学校向上级部门上报学生人数,然后根据学生人数上交一定比例的费用,余下的作为学校的教育经费。现实之中,各学校并不一定如实上报学生人数,这样一来,学校便有了更多的费用。这些费用可能兑现为老师的奖金,当然更多的进了校长等领导的个人腰包。对这种现象,教育主管部门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这么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教师和领导工资上的不足,同时使他们保持了积极性。而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免除了学生学费,教育主管部门严格按照学生人数下拨经费,以前可以动手脚的空间不复存在。学校财政自此收紧,而教师包括领导的工资提升又跟不上,这自然挫伤了大家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上学不交学费了,辍学率下降,又造成学校过于拥挤,在师资增加有限,教育硬件设施投入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实际上加重了教师和领导的工作量。根据媒体报道,出事的班级就有超过70名学生,而从图片上,我们可以看到教室的破旧景象。

贫穷的教育,迟早要出问题的,不仅仅是校园暴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