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春天’

春天里的冬眠

2011年4月20日 没有评论

春天还没来,夏天倒是来了。17日下了一场暴雨之后,气温骤然从十几摄氏度升至三十摄氏度,天空一蓝如洗,艳阳高挂,女孩们都穿起了短裙,男人们也换了短袖。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在人们的印象当中,春天是暖和的,夏天是炎热的,秋天是清凉的,冬天是寒冷的。一年又一年,总是如此循环往复。而当某个季节的气候与自己的感受不一样,人们便有一种强烈的感受,仿佛那个季节根本不存在一般。

在我们的历法中,春天已经从立春那一天开始了。眼见着我们穿着风衣出去扫墓,妈妈对我说,这个春天有点冷。只是有点冷罢了,春天还在!

17日,春天的第一声惊雷,伴随着骤雨,彻底唤醒了大地。我想,惊蛰时节,那些等待着雷声,等待着春风春雨的虫儿,是否已经从洞里出来了?要不,等到这会儿,它们恐怕都在温暖的洞里饿毙了吧?

我们到底要怎样的春天?气温保持在10至20摄氏度之间,可以穿上轻薄的长袖上衣,去野外、公园踏青。云淡风轻,阳光照在你的身上,是那样熨帖。鸟语花香,昆虫在草丛地里低吟浅唱。偶尔下起一场细雨,润物细无声。也许,你会手拈一册书,斜倚窗前,然后,意倦书落,轻轻的鼾声响起。春天是什么?春天是旧貌换了新颜,春天是一切美好的开端。

可是,立春之后就是春天,不论天气变得和暖,抑或依然清寒。春天也是一个时间概念,不是么?

是谁的内心,依然在这个有些寒意的春天里冬眠?不要等待,时光即是惊雷,洞外便见春日!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

开篇

2010年3月20日 没有评论

来这城市四年多了,挤过无数次公交车,像这种双层的大巴,所谓的观光大巴,还是第一次乘坐。我上了二层,靠窗坐下。观光大巴开动,在这城市的交通大动脉上疾驰。车窗外面,道路的两侧,叫不上名来的树,已然抽出青翠的新叶,绵延不绝,扑面而来。前面的巴士呼啸而去,刮起一阵风,一时间枝叶摇曳生姿,有如飘逸的裙摆。裙摆翻动,偶尔拂打在我的窗前,那样的轻灵。

这浓郁的春天的气息,立时冲散了弥漫在我周身的混沌之气,让我清醒过来。

晚上回到出租屋,打开日历一看,呵呵,我都差点忘了,原来已到惊蛰时节!

一个人在出生以前,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或者,那根本不存在!也许只是一个漫长的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梦。我们不知道梦里的自己怎么样。但是,当我们从梦中醒过来,打开双眼,舞动手足,我们逐渐明白,自己已经是这奇妙的大自然界中一个独特的存在。而且,我们可以做喜欢做的事,甚至可以通过对现在的把握去安排未来。而当我们身体衰竭,生命耗尽,我们将进入另一个漫长的梦里。活着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梦里的情景。

惊蛰时节,春雷响动,大地回暖,冬眼的昆虫受了天地的感化,苏醒过来了。它们从地里钻了出来,到处找吃的,只为了生存和繁衍后代。我常想,很多时候,我就像一条虫子,营营碌碌,不过为了不失尊严地活着。

其实这没有错,问题只在于我还不够忙碌。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