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校园暴力’

陆丰又发生校园暴力事件

2010年4月26日 没有评论

继4月9日一八年级学生用硫酸泼伤十七名同学之后,广东陆丰又发生一起校园暴力事件。4月23日,星期五,一名初中男老师被三名初中男学生及其家长、朋友等社会人士暴打至昏厥,致全身多处软组织严重挫伤,左眼可能失明。因伤势严重,已送到广州治疗。当天,该校全体老师罢课抗议,等待校方和公安机关及当地政府解决此恶性事件。

事情的起因是一蔡姓七年级学生在全班同学做语文测验时大声说话,被姓范的班主任制止,该学生非但不听劝告,反而口吐脏话,声称不用姓范老师管。范老师为了维持课堂秩序,准备强行将蔡姓学生拉去办公室。蔡姓学生在挣扎过程中,趁范老师没有防备,一头撞在其身上,致其摔倒,然后伙同其两个所谓的结拜兄弟对范老师一阵拳打脚踢。后来其他老师闻讯赶来,才制止了三个学生的暴行,并将他们拉到校长办公室。

学校老师给三个学生家长打电话,要求到校共同处理善后。但是在此期间又横生枝节,蔡姓学生让另一位同学给其叔父打电话,添油加醋,声称在学校被老师们殴打。其叔父和另一位学生家长迅速纠集20多社会人士,带着“三叉”,冲到学校。蔡的叔父一进入校长办公室,见着范老师挥拳就打。有些老师劝架,协助范老师逃出校长办公室,但又被其他人截住,又是一阵暴打。据目击的老师说,整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40分钟。最后,范老师被打得昏迷不醒。

据说,打人者相当猖獗,一度把持校门,不许老师送受伤的范老师出校就医,并扬言谁敢出校门就打谁。后来警察赶到,范老师才得以送院治疗。

此次事件有什么发展?如何解决?目前不得而知,我将继续跟进。

本文暂不就此校园暴力事件发表评论。

分类: 教育观察 标签: ,

再谈广东陆丰中学生泼硫酸事件

2010年4月13日 没有评论

同是中国人,而且同是汉族,湖南人喜欢吃辣,广东人则喜欢口味清淡的食物,可见地理环境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人。

社会也是一个环境。这个社会还可以细分,比如家庭、学校、狭义的社会。我们常常说,环境决定了人,所谓环境,就包括这三种,当然还有前面说到的地理。

现在的媒体,一旦学校发生惨剧,就会条件反射地从环境入手寻找造成惨剧的深层原因。这种思路并没有错。但是,我看过不少同类文章之后发现,很多文章只是泛泛而谈,感觉挠不到痒处。4月9日广东陆丰一所乡镇中学一名初中二年级学生用硫酸泼伤了十七名同学,广州日报对此作了报道。这篇报道实际采访的内容并不多,而在报道后面却发了许多空泛的议论,让人失望。

我之所以愿意跟踪这起校园惨剧,其中一个原因是我自认为对其背后的环境了解得更多一些。

《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向同学泼硫酸的蔡某,在其小学时期,家里曾发生过一件事,至于到底什么事,报道没有说。但是我们可以猜测得到,记者的潜台词是家庭环境对蔡某的暴力倾向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在社会层面上,报道指出,蔡某上学必经张某所在的村庄,这为张某刁难甚至欺辱蔡某提供了便利。而根据猜测,蔡某正是因为受到张某等人的欺负之后才做出此种骇人的事来。其实,如果想在社会上找原因,这一点只能算冰山一角。在那个传统观念浓厚的农村社会,姓族,宗族,行政上的隶属关系,村子的大小,都可能成为一方欺压另一方的原因,最终导致暴力事件的发生。所有这些都对本地学校里的学生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关于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对学生的思想和行为造成的影响,这里不再展开细说,我想把焦点转移到惨剧发生的校园里面来。

《南方都市报》报道说,在惨剧发生的前一天,蔡某曾带着一瓶硫酸到学校,后来硫酸瓶打碎,所幸无人受伤。那么,我们就要问了,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难道学校的老师和领导不知道吗?或者知道了,没有做出适当的处理?甚至是视而不见,不管不问?我不敢说,如果校方高度重视此次事件,悲剧就不会发生。但是我敢说,至少不会是第二天发生。由此可见,校方是缺乏责任心的。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今日这种局面?这就说来话长了。了解广东教育现状的人应该知道,广东教师的工资是严重不均衡的,不同的地市的教师工资可能相差两三倍。据我所知,在这所乡镇中学,很多教师每月的工资都在两千上下,而其中不少教师的教龄都在五年甚至十年以上。这种工资水平跟广州深圳等发达城市是没法比的。同样是在这个乡镇,一个建筑小工每天的工钱都在九十至一百元之间。这种巨大的落差势必使大多数教师自我感觉尊严丧失殆尽。本人好几年前也曾当过教师,便常有尊严无存的感慨。

这种糟糕的局面在国家真正实现九年义务教育以后进一步恶化。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使小学和初级中学的学校财政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未实现九年义务教育之前,学杂费由各学校代收,学校向上级部门上报学生人数,然后根据学生人数上交一定比例的费用,余下的作为学校的教育经费。现实之中,各学校并不一定如实上报学生人数,这样一来,学校便有了更多的费用。这些费用可能兑现为老师的奖金,当然更多的进了校长等领导的个人腰包。对这种现象,教育主管部门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这么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教师和领导工资上的不足,同时使他们保持了积极性。而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免除了学生学费,教育主管部门严格按照学生人数下拨经费,以前可以动手脚的空间不复存在。学校财政自此收紧,而教师包括领导的工资提升又跟不上,这自然挫伤了大家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上学不交学费了,辍学率下降,又造成学校过于拥挤,在师资增加有限,教育硬件设施投入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实际上加重了教师和领导的工作量。根据媒体报道,出事的班级就有超过70名学生,而从图片上,我们可以看到教室的破旧景象。

贫穷的教育,迟早要出问题的,不仅仅是校园暴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