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法治’

双十节游港散记

2011年10月29日 10 条评论

20111029 10月10日,这一天我是在香港度过的,我用这种方式,来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辛亥革命推翻了延续数千年的封建帝制,然而,一百年过去了,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还未建立起来。

有人说,相对于俄罗斯,中国之所以能成功地将国企改制成私企,从而逐渐建立起一套相对成熟的市场机制,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乃是因为中国有包括港台同胞在内的五千万海外华人的存在。

如今,台湾的民主正在走向成熟,而自由的香港也在基本法的庇护之下,逐步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港台政治的现实和趋势,使我坚信,正如在经济层面港台对中国大陆的影响一样,港台也将在政治层面对中国大陆产生强大的示范作用。是的,台湾和香港,让我看到了中国未来的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将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此次到香港,我想提前嗅一嗅未来中国的气息。

虽然之前已经看过照片,但是,当我在黄大仙祠旁和旺角亚皆老街看到FLG的宣传条幅,我还是感到精神振奋。我不晓得香港法律是否有所谓“邪教”的定义,是否曾经界定过该组织的性质。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在这些人流涌动的地方挂出这样的宣传条幅,并不违反香港的法律。在我看来,这意味着,香港的司法体系依然保持着独立的地位,并未受到大陆的政治干预。而香港最可宝贵之处,正在其独立完善的司法体系。正因为司法的独立和完善,保证了香港成为一块自由的土地。这难道不是一件最最可喜的事吗?

作为自由的一个体现,香港允许成人电影、书刊的制作、出版和销售。事实上,世界上绝大多数自由的地方,都有这样的现象。甚至可以这么说,允许所谓淫秽色情出版物的流通,正是现代自由社会的一个标志。每一个现代自由社会,都明白一个道理,政治势力总是喜欢扯着道德的大旗,以打击“三俗”为幌子,实际上却是为了限制言论出版的自由,达致思想控制的目的。而这样的例子,现在正在中国大陆一茬接一茬地不断涌现。在香港的街头,每经过一个路边的报摊,我都会放慢了脚步,用目光搜寻那吸引人的封面。虽也有猎奇心理,主要还是为了证实一个长期以来的传说。后来,到了晚上,就在我准备离开香港之前,我还买了一本鼎鼎有名的《龙虎豹》,以为纪念。

维多利亚港的海水清澈而无半点异味,是我事前绝没料到的。我想,当某一天,珠江和汕头海湾的水也像维港一样清澈,大概中国也自由了吧!

也谈菲律宾人质事件

2010年8月25日 没有评论

发生于本周一的菲律宾人质事件,终以悲剧结束。杀死八名香港人质的前警察门多萨也毙命,可谓死有余辜。但是,受到世界舆论广泛批评乃至谴责的,却是菲律宾腐败无能的警察和政府当局。菲律宾警察和政府当局俨然已经成为此次人质事件的主角。

人质事件自然而然成为香港各媒体连篇累牍报道的对象,大陆的网站也将人质事件当作新闻焦点进行关注。我发现,媒体都是刚开始批评当局应对人质危机的措施和方法严重失当,继而深入进去,揭露当局治理上的混乱及其种种弊端,最后推导出菲律宾是个失败国家的结论。

对于个人来说,通过各种媒体对此次人质事件的报道,我了解了有关应对人质危机的专业知识,也了解了菲律宾这个邻近国家一些历史的和现实的情况。从个人学习的角度来看,不能说没有半点好处。但是我很担心,在现今中国的语境下面,这个事件可能被利用,成为掩饰某些严重问题的借口,或者佐证某些歪理的例证。

在网易的评论里面,有人说,现在应该没有人指责击毙劫持人质的歹徒的广州女警滥用武力了吧。还有人补充说,如果不坚决开枪打死歹徒,歹徒可能还会伤害人质,甚至危及人质的性命。其大意如此。以人质的人身安全为出发点,当然没错,但是在解救人质的过程中并非一定要打死歹徒。这实际上有赖于对现场情形的仔细观察和迅速反应。离开了现场细节的空泛议论,可以说没有什么意义。在广州人质事件中,也许只有那位女警才知道,在她一枪击中歹徒之后,那个歹徒是否还有反抗的能力。经常关注国内新闻的人,要是不太健忘的话,应该对警察射杀“闹事”的群众的报道多少还有一些印象。其实,在中国这样的事件还真不少。在所有这些事件中,其中就有不少存在巨大的争议。正因为这个缘故,我们更应该警惕的是,如何防止警察滥用暴力,从而导致更加混乱的社会局面。

菲律宾曾经以一个民主国家的形象呈现在中国的面前,可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看到的却是经济欠发达,社会一片混乱,犯罪事件居高不下的现实的菲律宾。对于尚未建立起现代民主观念的中国人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困惑。那些对民主制度抱有幻想的人,可能会想,为什么欧美、日本等现代民主国家是那样耀眼,而同属民主国家的菲律宾却是如此不堪?深挖下去,也许他们会找到可以说服自己的答案,比如宪政法治。而更多对民主制度一知半解、半信半疑的人,则很可能据此认为民主并非一种普适的制度,因此认同所谓的“中国模式”。正是在强大的“中央集权”下面,中国才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中国才不至于成为一盘散沙,中国人的人身安全才有了更大的保障。否则,如何解释中国的成功,又如何解释菲律宾的失败?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作为新媒体的网络,都可能在报道新闻的同时,忽略了受众细微的心理变化,而我并不排除还有一种可能性,有些媒体在故意引导这种变化。这也是我所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