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游泳’

喜欢游泳

2011年4月30日 没有评论

我很眷恋故乡。那是一个半岛,我可以时时刻刻闻到大海的气息。

深圳也有海,只不过我住的地方离海很远,坐公交车往返一次,都要三个小时以上。既费时,又费钱。

在深圳的每一年,都要去几次大梅沙。一呆就是大半天,大多数时间都泡在海水里。可是这远远不够,与我期望的相比,差距还是太大了。

或许有那么一天,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临海而居,一边呼吸着大海的清新空气,一边工作。工作之余,我会带上妻子和孩子们,或者一个人,立刻投入大海的怀抱,尽情地畅游。那是一种多么快乐的生活!

这快乐的生活,会在我生命中的某一天出现吗?

憧憬终归是憧憬,在现实中,还是要到大梅沙去。

上午出门的时候,灰色的天空下着零星小雨,有一点点凉意。虽然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我还是犹豫了一下,担心海水变冷。不过,阴天也有好处,就是无需担心被紫外线灼伤。

十一点钟到达大梅沙海滨浴场的时候,海滩上已经聚集了大概数千人,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游泳的人并不多,两百人左右吧,其中大多数人是壮年小伙,姑娘们还不到十分之二。可见海水确实有点冷。我在人群中穿梭往来,为了热身,也为着欣赏那些不设防的漂亮妞儿。

如果只是大老爷们一头热,姑娘们却穿得严严实实在岸上旁观,那集体游泳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这也是我担心海水冷的原因之一。不过还好,当我中午十二点出头下水之后,随着雨点停歇,气温升高,已有越来越多的女孩换上泳装,如鱼儿一般滑进水里。

女孩们跟她们的男友在浅水区嬉戏,她们的欢笑声常常盖过纷杂的人声,充满海滨浴场的上空。那欢乐的笑声,正如我们置身其中的海水,清澈得不含一丝杂质。那是真正的鱼水之欢。水边的男友老幼,受到笑声的感染,受到哗哗地扑向岸边的海浪的召唤,很多人把双脚泡进海水里,跟海浪玩起了追逐的游戏。一排海浪高高翻起,扑向岸边,岸边的人群就会发生一阵骚动,欢呼声、尖叫声响成一片。不少女孩被浪花溅得浑身尽湿,露出玲珑浮凸的身段。跟身边的女伴拉拉扯扯,相互泼水,都玩疯了。

我一边关注着周围的女孩,一边奋力游泳,消耗体内多余的精力。从岸边到防鲨网边缘,大概五六十米远,我游了十三个来回,终于感到有点乏力。然而整个人不管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感觉轻松多了。

我始终将游泳看作单纯的体育运动,可是,现在我开始怀疑,在游泳的背后,是否还有性的某些成分。

裸泳

2010年4月20日 没有评论

这个春天有点冷。清明节过后,还有十一二摄氏度的低温天气。难怪很多人不适应,患上了感冒。我倒觉得没什么不方便,因为工作日都穿一套西装,晚上又洗热水澡,没有受凉。

但有一点就让人感到遗憾。由于气温反复无常,我都不敢去海里游泳。要在往年,这会儿早泡在海水里了。我并不太热衷运动,唯酷爱游泳。

深圳的海,就我所见,蛇口的海水是污浊的,而大梅沙小梅沙又人太多,原本清澈的海水都被人搅浑了。听说溪冲那儿海景特别不错,可惜没有亲身去体验过。于是我有这么一种印象,我老家的海比深圳的海更迷人。

在这个清明节,我回老家扫墓,第一次走盐坝高速,不禁被一路的山景海景深深吸引。我急切想找出绚丽的词句去形容,却又觉得所有的语言都不足以描摹那眼前美景之一二。我索性不去想什么文字,微侧着头,一路上看得如痴似醉。

但是,我还得说“但是”这两个字。也许是曾经有过那样难忘的体验,我还是更加喜欢家乡的海。毕竟,除了热爱旖旎的海景,我还喜欢裸泳。

那是距离深圳将近300公里的一个小小的半岛。我家就在那大拇指一样的半岛上。从我家到海边,走路只要十五分钟。在我上小学以前,大概五六岁光景,我就已经学会在海里游泳了。游泳之外,还经常到海里潜水、钓鱼。在那儿,是我童年时代和少年时代最欢乐的一段时光。

大家都在海岛之上,离海边又很近,却并不总是到海边去。除非什么特别的日子,譬如端午节,在平日,并没多少人到海里游泳。在海边,往往只能看到三三两两在海里讨生活的人。

身边没有伙伴,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我也会去游泳。我水性比较好,一般都不带救生圈。身上只有几件衣服,而到了海边,看看四周正好没人,我就把衣服脱得一件不剩,搁在石头上,然后跳进碧绿的海水中。

我曾在许多地方游泳,包括淡水的河流和池塘。不过,淡水总给人凝滞的感觉,就像粘在你身上一样。而海水是滑溜的,仿佛轻轻地敷上皮肤。当你游动起来,清凉的海水滑过你的肌肤,那种感受,就是一双滑腻的手轻柔地抚过你的身体。

那是一种了无挂碍的彻底的自由!蓝天碧海就是我的衣裳,岩石和沙滩是我衣服上的装饰。一切的一切,都属于我。我泡在海水中,舞动四肢,忍不住唱起了快乐的歌。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上帝是仁慈的。

不过,也有做不了上帝的时候。有一次,我正游得不亦乐乎,突然在海边一块巨大的岩石一侧转出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把我吓得够呛,赶忙往外游。那天的海水清澈可见海底的沙石,要是她们靠得近的话,恐怕要被她们看见我的光屁股。我既感到有些羞涩,又感到莫名的兴奋。之后我一直把这次意外看作人生之中一场难得的“艳遇”。

如今,在老家的时间少了,我倒希望能在深圳再遭遇一场“艳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