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生命’

大海,生命的诗篇

2011年9月21日 4 条评论

20110921 多年以后,当我的孩子,在一个秋天的早晨,阳光柔和地洒在他的脸上,他缓步走过这一片洁白的沙滩,忽然想起在若干年前,年龄与自己相仿的父亲,也曾像现在一样,踏着绵软的沙子,漫步海滩,大海于身边低声哼着咏叹调,海浪泛着白沫,一涨一退,如一群欢乐的身披光洁羽毛的小孩,在玩着接力棒比赛,那时,他是否会认为,父亲肯定会感到无比快乐?

第一次见到大海,大概是五六岁的样子。我至今记得当时的一些感受。仿佛一道光,刹那之间照亮了我的生命。面对着无边无际的大海,我被深深地震憾了。在那以前,还没有世界的概念,我对自己栖身其间的空间熟视无睹。村庄,房屋,田地,池塘,树林,还有头顶的天空,心想别的村子也一样吧。当我来到大海的面前,我的视野唰地一下就被拉开了。我弄不明白,大海是不是跟天空连在一起了?或许,大海像池塘一般,也有堤岸?那么,在那遥远的堤岸之上,是不是也有村庄房屋,里面住着人?那里的人是不是也跟我们长得一个模样?我和带我们去的大哥哥一起在海边奔跑,仿佛刚刚落地的牛犊,惊喜地看着这个新的世界。我在海滩上找到了许多新鲜的东西,有家里没有的很大的电灯泡,有各种各样的瓶子罐子,有比我的脑袋还大的黑色的椰子,还有我从没见过更没吃过的死去的鱼……于是,从此以后,我知道,在我们的村子外面,还有一些不晓得长的什么样的人,住在望不到的海的那一边,很远很远。

我一直很羡慕那些坐船的人,我相信,他们之中一定有不少人去了海的那一边。后来,我经常做一个梦,梦见自己造了一艘船,航行速度甚至比我见过的飞艇还要快。我驾着船,终于到了海天一线的地方。只是,在梦里,除了白色的海滩和茂密的树林,我从来没有看清楚那个新的世界。

距离第一次见到大海不久,在六七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学会在大海里游泳了。然后,很快又学会了潜水。我惊喜地发现,原来,在海浪下面,还藏着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各种颜色的海藻,绿的,红的,褐的,黑的,附着在海底的石盘上,随着海水的波动,优雅地舞动颀长的身体;各种形状,颜色不一,大小不同的鱼儿,睁大着眼睛,在你的面前、周身游来游去,跟你一样一副好奇的神情;螃蟹们却是胆小鬼,一见人就迅速躲到石缝里去了,而来不及躲的便摆出一副战斗的阵势,蹲下身子,将一对巨螯张开,不时挥舞着,盯紧你,不敢稍有松懈,等你稍稍分神,则立即一闪身,躲进洞里。而一直令我感到困惑的是,那些软体动物,也没见长眼睛,却能感知到我在靠近,倏地把身体藏进坚硬的壳里,或者紧紧地抓住石头。莫非它们能感知到海水轻微的震动?或者它们有着灵敏的听觉?不得而知。然而,在海底,并非所有的东西都让你感到有趣。我曾在一片海域,亲眼看到一块块的石头上面,覆着一层叫不上名来的藻类,在一大块深绿色中,布满无数个白色的圆点,恍如无数只瞪圆的惨白的眼睛,令人毛骨悚然。还有一些地方,由于海水冲蚀,形成一些洞窟。这些洞窟里面光线很弱,往往是一片幽暗。更要命的是,这些洞窟周遭往往有暗流涌动,如果一旦不慎深入其中,会非常危险。

每一次进入海水中,都有一种投入温柔的怀抱的想象,我非常享受这样的感觉。我觉着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彻底地解放了,所有的烦恼,从每一个毛孔溢出,随着海水,流走了。灵魂的大门敞开着,只有自由进出。仿佛拥有整个世界,也仿佛被整个世界所拥有,总之,和这个世界深深地融为一体。我从未感到如此踏实。

我想,当我也有孩子之后,我会带他认识世界,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他去看海。

现世的欢乐,彼岸的情怀,大海,注定是我生命中浓墨重彩的一篇。

惊蛰

2011年3月6日 没有评论

不意傍晚时分下起了无声的细雨,打乱了我到住处附近的草地公园散步的计划。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曼联在利物浦主场与宿敌激战正酣的时候,窗外噼哩啪啦作响,竟是落了一阵大雨。

今天是惊蛰。据说,二十四节气反映了黄河流域的自然物候,而在岭南地区,气候现象相应的便要晚些时日。也即是说,现在还是雨水时节。这也就难怪,为什么惊蛰到了,在深圳这儿,却只下雨,不打雷。

打不打雷不要紧,在日历里面,2011年的3月6日,就是惊蛰的开始。我一直惦念着这个,因为我出生的那一天,二十九年前的今日,也是惊蛰。于我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可是,痴长了二十九周岁,我却从来没有纪念这个日子。只有在农历生日,妈妈才给我煮三五个鸡蛋,与几个兄弟分享。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严冬已经过去,气温上升,天气渐渐地暖和起来了,雨水也开始增多。过冬的昆虫,还有其他小动物,受了大自然的感召,纷纷破土而出,或者从洞穴里面钻出来,觅食,筑窝,交配,繁殖。这是一个充满了希望的开始。忙碌过后,它们将收获硕果累累。

惊蛰出生,到底赋予我怎样的生命意义?或者说,它给予我怎样的心理暗示,勾起了我怎样的离奇的想象?也许,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不同的心境下面,想法会有所不同吧。因此我只能说说迄今为止的所思所想。

我觉得自己就是一条非常渺小的小虫,卑微怯懦,呆头呆脑,乃是天下苍生之中最最普通的一员。这小虫虽则形象浊蠢可笑,不堪大用,其生命却非无意义。宇宙之大,实是万物所共同缔造。

惊蛰是变革的开端,是行动的第一声号角。蛰伏多时,未必是养精蓄锐,反而可能因此体弱多病。号角响起,活动筋骨,打足精神,投身到轰轰烈烈的社会竞争的大潮中去,为了赢得一个安身立命的处所而拼搏。没有拼搏,生命就不可能产生质的飞跃。

有了行动,收获便可预期。所谓“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说的就是这理儿。当然,并非总是风调雨顺,有时难免遭受旱涝灾情。这正是考验播种之人的关键时刻,如果没有采取措施,用心培育,到头来,收获也便成为一句空话。

我已悄悄地行动起来了,因为我热切地盼望着,有朝一日,成长为一条大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