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生日’

惊蛰

2011年3月6日 没有评论

不意傍晚时分下起了无声的细雨,打乱了我到住处附近的草地公园散步的计划。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曼联在利物浦主场与宿敌激战正酣的时候,窗外噼哩啪啦作响,竟是落了一阵大雨。

今天是惊蛰。据说,二十四节气反映了黄河流域的自然物候,而在岭南地区,气候现象相应的便要晚些时日。也即是说,现在还是雨水时节。这也就难怪,为什么惊蛰到了,在深圳这儿,却只下雨,不打雷。

打不打雷不要紧,在日历里面,2011年的3月6日,就是惊蛰的开始。我一直惦念着这个,因为我出生的那一天,二十九年前的今日,也是惊蛰。于我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可是,痴长了二十九周岁,我却从来没有纪念这个日子。只有在农历生日,妈妈才给我煮三五个鸡蛋,与几个兄弟分享。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严冬已经过去,气温上升,天气渐渐地暖和起来了,雨水也开始增多。过冬的昆虫,还有其他小动物,受了大自然的感召,纷纷破土而出,或者从洞穴里面钻出来,觅食,筑窝,交配,繁殖。这是一个充满了希望的开始。忙碌过后,它们将收获硕果累累。

惊蛰出生,到底赋予我怎样的生命意义?或者说,它给予我怎样的心理暗示,勾起了我怎样的离奇的想象?也许,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不同的心境下面,想法会有所不同吧。因此我只能说说迄今为止的所思所想。

我觉得自己就是一条非常渺小的小虫,卑微怯懦,呆头呆脑,乃是天下苍生之中最最普通的一员。这小虫虽则形象浊蠢可笑,不堪大用,其生命却非无意义。宇宙之大,实是万物所共同缔造。

惊蛰是变革的开端,是行动的第一声号角。蛰伏多时,未必是养精蓄锐,反而可能因此体弱多病。号角响起,活动筋骨,打足精神,投身到轰轰烈烈的社会竞争的大潮中去,为了赢得一个安身立命的处所而拼搏。没有拼搏,生命就不可能产生质的飞跃。

有了行动,收获便可预期。所谓“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说的就是这理儿。当然,并非总是风调雨顺,有时难免遭受旱涝灾情。这正是考验播种之人的关键时刻,如果没有采取措施,用心培育,到头来,收获也便成为一句空话。

我已悄悄地行动起来了,因为我热切地盼望着,有朝一日,成长为一条大虫。

生日

2010年3月26日 没有评论

印象中,已经快到农历的二月中旬了。打开在线日历一看,心中一阵激动。呵呵,差点连自己的生日都错过了!

一个多小时后,下午五点多钟,二弟发来一条短信,说今天晚上他做饭,就在家里吃。这个星期,为了更新博客,我把买菜做饭的时间都省下来了。每天下班回家后都在社区里一家桂林米粉店草草吃完了事。二弟这周换了早班,四点钟就下班了。但他酷爱运动,背包一搁下,就脱了西装,换上运动服,穿上运动鞋,踢足球去了。踢完足球回来,都晚上七点多了。而这个时候,我已经打开电脑,正绞尽脑汁,准备写博客。结果,四五天了,我们都没在家里吃过一顿饭。今天二弟早早发来短信,肯定心中有事。我心里感叹一声,即时就给他回复。

把几个报表做完,写邮件发了出去,这一周的工作就算结束了。我给在老家的妈妈拨了一个电话。本来想告诉她,今天是她儿子的生日,他过得很好,也让她不要过于操劳,不要一心只想着省钱,买点好的吃。后来我刚说了几句,还没提到生日,她倒先叮嘱起我来了。她说的跟我想说的就是同一句话!哎,穷人么!想得到的,就是吃得好一点!几分温暖,几分酸楚!

在公交车上舒舒服服地躺了一个多小时,回到家,已经八点钟。包还没放下,就看到电脑桌上放着一张白纸,上前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两行字:“有点事,我先吃了。生日快乐!”走进小厨房,只见盘子里是大红虾,平底锅里还煮了一个鸭蛋。再拉开电饭煲,里面煮的是猪肉红虾粥。我胃口大好,一连吃了四大碗,包括盘子里所有的虾和锅里的鸭蛋。

十一点钟,二弟回来了,我们谁也没说起生日的事。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今年的生日我就是这么过的。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