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百度’

我们可以向李彦宏学习什么

2011年3月28日 没有评论

13年蝉联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首富的比尔·盖茨,曾经是多少中国青年人的创业偶像。如今,比尔·盖茨卸任微软董事长,专注于慈善事业,虽然已经让出富豪榜的头把交椅,但是他的影响力似乎非但没有丝毫消减,反而传播得更深更广。以前的创业偶像,俨然成为无数人的人生楷模。

中国IT业界翘楚,“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先生,终于当上了全国首富。身价高达94亿美元,远超去年。这应该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骄傲!作为一个前IT业从业人员,我犹觉脸上有光!李彦宏业已成为一个中国英雄。我敢预测,中国境内势将掀起一股学习李彦宏好榜样的高潮。

我们要学习李彦宏,首先要了解百度。百度就是李彦宏的化身,在百度身上,我们可以找到他身上的许多闪光点。

近日,李彦宏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百度将推出轻量移动终端操作系统。记者的判断是,百度又在仿效它的竞争对手Google。其实,自百度成立的那一天开始,它就不是一家具有技术革新精神的公司。百度的旗帜,无非就是营销,因此它一直在追求流量。所谓的“框计算”概念,也不过是一个倒流量的玩意儿,这一点业内人士都看得明白。而在技术领域,百度只要紧跟Google的步伐就行了,反正只要中国不变天,Google在国内就不可能威胁到它的垄断地位。当然了,在整个互联网行业,又有哪家国内企业不是学人家的呢?学得好的像腾讯,发展势头还好过它的模仿对象ICQ。而2010年开始勃兴的团购网站,则是赤裸裸的抄袭。曾经也有人说百度在技术乃至某些营销模式上抄袭Google,但无论是模仿也好,抄袭也罢,在中国都可以发展得非常强大,甚至独霸一方。这绝不是关键。

如果说百度抄袭Google尚有争议,那么百度盗窃却是坐实了罪名。臭名昭著的MP3搜索不去说它了,百度百科也受到了证据确凿的抄袭指控。而最近的百度文库风波,更是让国人认清了百度这个窃贼的真面目。26日,百度在史无前例的舆论压力之下,终于作出了道歉,并承诺于三天之内彻底处理文学作品类别中所有未获授权的文档。可是,总共2056万份的文档,都是从哪里来的?难道删除了未获授权的文学作品,百度文库就没有侵犯著作权了?MP3搜索和百度文库到底给百度带来了多大的流量,除了百度,大概谁都不清楚。李彦宏无须为所有那些音乐、书籍付一分钱授权费用,却坐收滚滚而来的真金白银。一本万利,不正是商人追求的至高境界?

然而百度何以如此强硬,非但毫发无损,反而日益壮大?一言以蔽之,尊皇!太上皇在上,一切莫不惟命是从。经济上要右,即使你要搜左,我也给你右;政治上要左,即使你要搜右,我也给你左。故此博得太上皇欢心,赐予尚方宝剑铁布衫,一切都护着你。百度呢,也变得愈益乖巧可爱了。然而当它转过身来,却是另一副嘴脸,罔顾社会公义,唯利是图,手段下作。付费删除负面搜索结果,假药广告,勒索营销,以及前文所说盗窃著作权人作品,不一而足。法律是太上皇制定的,也是太上皇实施的,办谁不办谁,太上皇自己心中有数。百度是一块坚固的盾牌,轻易动不得的,否则就给敌人可乘之机了。更何况像删除负面搜索结果这种事情,对创建和谐社会和谐世界大有帮助,同时也是间接警告那些意欲兴风作浪的刁民:你们不要太嚣张了,否则你们怎么死的别人都不知道,别说兴风作浪了。由此可见,只要坚定地站在太上皇一边,定可屹立不倒。

可能有人会觉得我说反话,可是,我想说的是,这些都是忠实的总结。在现今之中国,确确实实有其指导意义。我们社会主义中国毕竟不同于资本主义美国,不是么?像比尔·盖茨那样的,只能远观,真要在我天朝上国践行,恐怕行不通。若想创业致富,还要学本土英雄李彦宏。

他们为什么不使用Google

2010年4月2日 没有评论

我在网络上和平面媒体上,看到过不少类似这样的表述:如果中国政府不打压Google,任由Google和百度公平竞争的话,百度在中国肯定不可能拥有今天这么高的市场份额。这种假设其实存在很多问题。首先,政府之所以打压Google,是因为政府要扼制信息和言论的自由传播,维持对舆论的有效把控。假如中国人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权利,根本就不存在网络审查这种事情的话,那么,我们的影视传媒,广播电台,平面媒体会像西方一样高度发达,在这样的环境下面,百度不可能自我阉割,而这正是它今日备受诟病的原因之一。其次,没有政府屡屡打压竞争对手作为背景,百度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肯定会更加关注用户体验,这将迫使百度在研发创新方面投入更大的精力,而不至于像今天一样把营销奉若神明。中国网民数量世界第一,百度立足中文搜索,相信也能与Google这一外来强敌一争高下。

因此,可以这么说,想通过这种假设去指责百度,实际上没有多少说服力。

现实的情况是网络审查是无可避免的,网络审查的存废涉及到中国的根本制度。很多人对此表现得非常愤怒,而又心灰意懒。然而,如果我们把视线从根本制度上移开,把目光投射到网民身上,我们会发现,有一些事情还是可以做的,中国网络的未来还是有希望的。从本文开始,我将专门就搜索引擎的应用这个层面,尝试着去探索将中国网民引入正常轨道的可能性和方法。

我打算在本文中,先来谈谈这样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不使用Google?在谈论这个问题之前,先说明一下,我并没有专门针对这个问题作过问卷调查一类的事情,我将描述的事实,都是个人长期累积的经验。

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提到,我很推崇Google,而且愿意向周边的人去推广Google的应用。然而,在向周边的人推荐的过程中,我可是碰了不少钉子。排除掉个人魅力以及推荐的方式方法等因素之后,我还是看到了不少的问题。

不少博客作者写到百度为什么能够占据中国第一搜索引擎的位置的时候,除了政策因素之外,总是不忘提到一点,中国网民整体素质偏低,网络应用有严重的娱乐化的倾向,比如百度的相当一部分流量就来自于MP3搜索。我并不否认这一点,但是,把主要原因推在中国网民素质偏低和娱乐化应用上面,未免有失偏颇,至少是含糊其辞。我们知道,素质的内涵几乎可以无限延伸。

百度自称中文第一搜索引擎,不论从现实的角度来看,还是从其定位来看,这一点倒是名副其实。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百度也算是有自知之明。在外文搜索方面,百度与Google的差距高下立判,绝对不可同日而语。而我发现,那些使用百度的人,几乎都不使用外文搜索。

而且,他们不太关心政治,不管是女的,还是男的。娱乐方面的应用是一方面,此外,看新闻和追踪热点消息,他们也用百度。他们可能知道百度的搜索结果是经过过滤的,但这对他们的体验并没有多少影响。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些新闻消息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我给身边的人推荐Google,一般都会提到三点,即Google提供未经过滤的搜索结果,支持用多种语言进行搜索,搜索体验良好,还有一点就是大家都知道的,Google没有竞价排名。然而他们说,Google跟美国政府是穿同一条裤子的,美国政府跟中国作对,Google就会是帮凶。我不知道他们因何有这样的结论,也不敢断言Google不会这么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说他们不关心政治实属错误,他们对Google的理解就是泛政治化的。依我看,这种民族主义情绪根本毫无意义。你有种,就不要使用美国的CPU和微软的操作系统。

我还不止一次听到这样一句话,“内事问百度,外事问Google”,说这句话的人不乏IT从业者。我感到很困惑,有什么数据可以证明,百度的中文搜索要比Google好很多?也许,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是人云亦云,实际上一点技术也不懂。

有人说,PageRank保证了Google这十年的强大,而通过各种延伸出来的应用,对用户数据的掌握,将保证Google在未来十年继续领先于其竞争对手。我对这个观点很认同。我想给刚刚在2010 IT领袖峰会上被捧得很高的李彦宏泼泼冷水,百度永远不可能超过Google,至少是像现在这样的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