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硫酸’

过敏

2010年8月24日 没有评论

某个周末的下午,刚刚关掉电脑,打算到楼下走走,不料下楼梯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我立刻右掌撑地,站了起来。再看那楼梯拐弯处的地面,只见一地的油状物,角落里似乎还有两三个玻璃瓶和塑胶瓶。与此同时,我感到着地的右手前臂和手背阵阵轻微的灼痛,又有一点痒。因为我穿着短袖衬衫,右手前臂和手背等部位都沾满了油状物。我以下一激灵,脑子里电光火石般闪现几个词语:强酸?硫酸!这么一想,整个心脏顿时怦怦狂跳起来,呼吸也骤然变得急促,思维更是乱作一团。片刻的迷乱之后,我意识到必须赶紧采取措施自救。于是左手攀着楼梯护栏,跳跃着赶回我的房间。开门时,开锁的右手竟有些发抖。

进门之后的第一件事是剥下上身的短袖衬衫,将它扔在一旁的地上,然后抓过一条晾干的毛巾,揩拭手上的油状物。因为太过紧张,我用了一点力气,结果擦了好几遍后,手臂上的皮肤有点泛红。但那种被紫外线灼伤一样的灼痛感和奇怪的麻痒的感觉并未因此消失。再细看那皮肤,却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变黑。闻了一闻,感觉有一股淡淡的油味,但又说不清究竟是什么气味。内心里一方面一刻不停地将看到、感受到的跟记忆中的浓硫酸作比较,一方面唯恐耽误了救治。慌乱之中,我决定冒险,抓过一条半湿的毛巾,轻轻擦拭。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人的皮肤在沾了硫酸之后,应立即用沾了硼酸溶液的抹布抹干净,而如果往盛了浓硫酸的容器里倒水的话,必将发生剧烈的反应。不过幸运的是,除了感到些许凉爽,似乎没有恶化。

此时,脚上又传来一阵阵灼痛,我低头一看,差点没吓坏,原来拖鞋上,脚趾脚背上都沾了不少油状物。而米色裤管上了布满了星星点点的柴油一样的暗红颜色。开始时我以为是黑色,仔细一看,还好,并不是碳化的痕迹。可是我心中慌恐不安。我把拖鞋脱在一边,又迅速褪下长裤,然后把毛巾丢进清水里,用左手搅了一会儿,捞出,双手拧干,再把脚上的油状物揩抹干净。

再看手臂手背等位置,已经浮起一层红点,又痛又痒。惊慌之下,我突然想,是否该给当医生的舅舅打一个电话,以确认这种油状物到底是什么物质,以及自救的方法。转念又想,如果不是硫酸或其他强酸,岂不要闹出笑话?再说了,在电话里并不容易把这种物质的性状描述清楚。最好的办法,应该是找小区诊所的医生看一看。于是我搜出另一套衣服穿上,火急火燎地赶去小区诊所。

到了楼下,见管理处的大门开着,房东也在,我几乎叫嚷起来:“赶紧去看看是不是硫酸,如果是,马上报警!”

在小区诊所,却受到医生一顿数落,他说,沾了这些东西,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马上用布擦掉,用清水冲洗,将它稀释。我辩解说,我担心沾上的是强酸。旁边一位女性医护人员则说,根本不是什么强酸……

看来,是我神经过敏了。

再谈广东陆丰中学生泼硫酸事件

2010年4月13日 没有评论

同是中国人,而且同是汉族,湖南人喜欢吃辣,广东人则喜欢口味清淡的食物,可见地理环境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人。

社会也是一个环境。这个社会还可以细分,比如家庭、学校、狭义的社会。我们常常说,环境决定了人,所谓环境,就包括这三种,当然还有前面说到的地理。

现在的媒体,一旦学校发生惨剧,就会条件反射地从环境入手寻找造成惨剧的深层原因。这种思路并没有错。但是,我看过不少同类文章之后发现,很多文章只是泛泛而谈,感觉挠不到痒处。4月9日广东陆丰一所乡镇中学一名初中二年级学生用硫酸泼伤了十七名同学,广州日报对此作了报道。这篇报道实际采访的内容并不多,而在报道后面却发了许多空泛的议论,让人失望。

我之所以愿意跟踪这起校园惨剧,其中一个原因是我自认为对其背后的环境了解得更多一些。

《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向同学泼硫酸的蔡某,在其小学时期,家里曾发生过一件事,至于到底什么事,报道没有说。但是我们可以猜测得到,记者的潜台词是家庭环境对蔡某的暴力倾向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在社会层面上,报道指出,蔡某上学必经张某所在的村庄,这为张某刁难甚至欺辱蔡某提供了便利。而根据猜测,蔡某正是因为受到张某等人的欺负之后才做出此种骇人的事来。其实,如果想在社会上找原因,这一点只能算冰山一角。在那个传统观念浓厚的农村社会,姓族,宗族,行政上的隶属关系,村子的大小,都可能成为一方欺压另一方的原因,最终导致暴力事件的发生。所有这些都对本地学校里的学生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关于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对学生的思想和行为造成的影响,这里不再展开细说,我想把焦点转移到惨剧发生的校园里面来。

《南方都市报》报道说,在惨剧发生的前一天,蔡某曾带着一瓶硫酸到学校,后来硫酸瓶打碎,所幸无人受伤。那么,我们就要问了,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难道学校的老师和领导不知道吗?或者知道了,没有做出适当的处理?甚至是视而不见,不管不问?我不敢说,如果校方高度重视此次事件,悲剧就不会发生。但是我敢说,至少不会是第二天发生。由此可见,校方是缺乏责任心的。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今日这种局面?这就说来话长了。了解广东教育现状的人应该知道,广东教师的工资是严重不均衡的,不同的地市的教师工资可能相差两三倍。据我所知,在这所乡镇中学,很多教师每月的工资都在两千上下,而其中不少教师的教龄都在五年甚至十年以上。这种工资水平跟广州深圳等发达城市是没法比的。同样是在这个乡镇,一个建筑小工每天的工钱都在九十至一百元之间。这种巨大的落差势必使大多数教师自我感觉尊严丧失殆尽。本人好几年前也曾当过教师,便常有尊严无存的感慨。

这种糟糕的局面在国家真正实现九年义务教育以后进一步恶化。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使小学和初级中学的学校财政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未实现九年义务教育之前,学杂费由各学校代收,学校向上级部门上报学生人数,然后根据学生人数上交一定比例的费用,余下的作为学校的教育经费。现实之中,各学校并不一定如实上报学生人数,这样一来,学校便有了更多的费用。这些费用可能兑现为老师的奖金,当然更多的进了校长等领导的个人腰包。对这种现象,教育主管部门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这么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教师和领导工资上的不足,同时使他们保持了积极性。而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免除了学生学费,教育主管部门严格按照学生人数下拨经费,以前可以动手脚的空间不复存在。学校财政自此收紧,而教师包括领导的工资提升又跟不上,这自然挫伤了大家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上学不交学费了,辍学率下降,又造成学校过于拥挤,在师资增加有限,教育硬件设施投入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实际上加重了教师和领导的工作量。根据媒体报道,出事的班级就有超过70名学生,而从图片上,我们可以看到教室的破旧景象。

贫穷的教育,迟早要出问题的,不仅仅是校园暴力问题。

被丢弃的硫酸

2010年4月11日 没有评论

继福建南平8名小学生被残忍杀害之后,最近又发生一起校园惨剧,4月9日,广东陆丰一所乡镇中学一名初中二年级学生疑因积怨用硫酸泼伤17名同学,该学生也在事故中被硫酸烧伤。事故发生后,广州的几大报纸迅速作了报道,《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尤其深入而详细,没有让人失望。其中,关于硫酸的来源,报道引述该校学生猜测说,硫酸可能来源于废旧摩托车的旧电池。后来陆丰警方给出了确切的说法,称已经查明,“硫酸瓶确系在路边所捡”,并称“当地出海打鱼的人较多,渔船上的蓄电池需要使用硫酸,有些渔民将买回来后用不完的硫酸随意丢弃,被这名学生捡到”。

陆丰警方如何调查硫酸的来源,新闻报道中没有说,我也不愿意费力去猜测。对于警方调查得到的这个结论,我倒有一些想法。我觉得,当地的渔民肯定是疯了,要不然不会将成瓶的硫酸随意乱扔。硫酸有强烈的腐蚀性,任谁都知道的,把这么危险的强酸丢弃在路边,不是存心害人么?这样的人,说他是疯子正是恰如其分。其次,除非渔民以后出海不再使用电池,否则,就还要用到硫酸。现在把好几瓶硫酸扔了,将来还是要买的。据我所知,像这样的傻冒真的不多。

也许是我想歪了吧。可是我不得不说,随便就能在路边捡到几瓶硫酸的事,本人还是生平头一回听说。自从昆明“躲猫猫”事件之后,大家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公权力为了逃避、推卸责任,不怕挑战人们的常识,至今未尝消停。本来,你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大家都可以理解,但是,你反过来侮辱公众的智商,就未免显得太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