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结婚’

心忧

2011年5月28日 没有评论

我梦见一具早产的婴儿的尸体被丢弃于阴暗的角落;奄奄一息的产妇,一张脸苍白如纸,乌发散乱,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母亲骨瘦如柴,衣服吊着,如挂在一副铁衣架上。风很大,母亲顺着风,脚步蹒跚,向我走来,如一片飘零的黄叶。我赶忙迎上前去,让她依偎在我的肩膀上,一边听她絮絮叨叨的责备。

近来常做噩梦,好几次从恐怖、凄凉的梦境中惊醒,再也无法入眠。

我很想透过梦境里面的每一个细节,捕捉自己的潜意识,可是我没有这个能力。我只能通过延续到醒后的恐惧情绪,联系现实的状况,推断出梦境可能反映出来的信息。我想这个噩梦背后传递的信息,大概是这样的:我盼望着尽早娶妻,养一个健康活泼的小孩,而这也是母亲一直最为关切的;我呼唤着新的生活和新的生命,同时也为迅速老去身体病弱的母亲深深担忧。

我怎能睡得着呢?除非可以不去想。

很多同学、朋友都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些还只是两人世界,有些已经有了小孩,组成一个其乐融融的小家庭。有的人会跟我讲在这中间发生的一系列微妙的心理变化,以及日常行为上的一些改变。当然,更加外在的身体方面的变化,我也留意到了。

可是我始终没有切身的体验。我已年届三十。从年龄上来讲,我绝对是一个成年人了。不过,一直以来,我都很怀疑自己是否仍然处在一个幼年的状态。我总是觉得一个成年人的精神面貌应该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我不知道自己结婚生子拥有一个独立的小家庭后会是个什么样子,我对此深感好奇,而且相信,肯定会有一个质的改变。

在相信自己在心理上还没开窍的同时,我所面对的是一个慢慢衰老的身体。当你还没有长大,就要老去,这是何等的悲哀呵!于是,我终于明白,对母亲健康的深深忧虑,也是一种自怜。

保暖内衣,婚宴,外套,玩具

2011年1月1日 没有评论

晚上帮住在隔壁楼里的老同学修理电脑,老同学要送我一套保暖内衣。他现在已是一个成功的小老板,在深圳中心区福田区的几个繁华地段有三间店铺,专营服饰鞋帽一类的商品,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他要送我的那套保暖内衣本来摆在店里卖的,只是略有瑕疵,在洁白的棉布上面,沾了指甲大一块褐色淤泥,非常显眼。我下意识地婉拒了,可是他说,正是因为这点瑕疵,卖不出去,所以才拿回来送人的,而且,自己也有的穿。话都说这个份上了,只好笑纳。

电脑很快修毕,老同学提议,到外面走走吧。彼时已近十点,气温大概在十七八摄氏度,干冷。我很怕冷,也怕汽车奔过刮起的阵阵灰尘,心下不大情愿。我们的住处相隔不过几步路,但却极少碰面,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至少有一两个月没聊过了。什么叫咫尺天涯?这就是咫尺天涯!不过,我有点搞不明白,为何要到外面去呢?

我把保暖内衣带回住处,同时给自己添了一件厚厚的外套。附近有一家大商场,我们顺着大路走去,然后原路返回。在昏黄的路灯下面,我们边走边聊。

老同学告诉我,这个月底,他又要回老家赴一场婚宴,因为又一个同学结婚了。我有点吃惊,不久前还听说这位同学没女朋友,怎么现在就结婚了?他解释说,应该是家乡人介绍的。接着话题一转,对我说,作为一个过来人,要想在深圳找到一个合适的女孩子结婚,确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其实,当下就有很多人是通过介绍认识然后结为夫妻的,这种方式并没有什么不好。他知道我还不能接受这种比较传统的方式。也许,我还没看清现实的处境,或者刻意回避着现实,而一味沉溺于虚妄的幻想。他不过想提醒我一下。可是我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一个劲儿地附和着他。

我问起另一位同学的情况。这位同学正跟女朋友同居。他们也租住在左近,从他们的住处到大商场的距离,正好跟我们从住处走到大商场的路程相当。于是老同学给我讲了一个他们的故事。说是有一天,老同学和那一对子,可能还有其他人,一起逛街,那位同学的女朋友看中了一件外套,大概两百多元的样子。女朋友问那位同学觉得怎么样,同学没有评价,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你看喽。听到这里,我不禁笑出声来,心想同学啊,你也太吝啬了吧!还没等我发表评论,老同学又接着讲,这个时候,女朋友又捏了捏外套,自言自语地说,嗯,这件外套薄了点儿,而且颜色也不是很合适。老同学说,从这个细节,他看出这个女朋友是一个知书达理之人,能够体谅男友,不简单。他又举了一些例子,说她是如何体贴。最后他说,都是因为经济的原因。是啊,不就是两百多块钱吗?刚刚还在嘲笑那位同学,转眼间又被他的女朋友深深感动,一时间唏嘘不已。

老同学说得起劲,把话题扯回到自己身上。说起三四个月大的宝贝儿子,脸上洋溢着欢乐。他认为婚后自己改变了许多,尤其是儿子出生以后。他觉得自己更加懂得换位思考,尊重别人的感受。他说他想象不到,会那么疼爱儿子。在此之前,他也跟我等光棍一样,想着要引导儿子玩所谓有益身心健康发展的玩具和游戏,可是眼下已经不这样想了,儿子无论喜欢玩什么玩具,他都尽力满足。他认为儿子喜欢玩的玩具和游戏,当然都是有益于其身心健康发展的。对此我持保留意见,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问题,我实在没有发言权。

回到住处后,我终于想明白了,老同学为什么不在家里聊天,还有,为什么要跟我谈这些话题。除了感激,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

结婚

2010年10月21日 1 条评论

刚刚参加过一位老同学儿子的满月宴,又收到一个朋友的婚宴邀请。回了一趟老家,父母成天像苍蝇一样缠绕着你,口里不停地念叨,结婚、结婚、结婚……令你烦不胜烦的同时,又让你感觉仿佛正在无底洞里往下掉,不知何时到底,心中恓惶。

我们为什么要结婚?婚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让天下父母都为子女如此操心,又让世间的男男女女里里外外折腾。

结婚是两情相悦,一生的约定。

结婚是为了保证满足彼此生理上和心理上的需要。

结婚也许是延续后代的最理想的方式。

在很多情况下,婚礼就是现代的成年礼。

有人说,结婚也是关于两个家庭甚至两个家族的事情。不论经济方面、地位方面,还是声誉方面,从此发生关联。

结婚还是人类社会的主流价值观。

很少有人愿意一辈子单身,然而并非所有的人都能在青年时候顺利步入婚姻的殿堂。

人类的感情终究要服膺于现实的理性。穷小子娶到公主的故事,在现实社会中实属凤毛麟角。无论在哪个时代,无论怎样的社会形态,都要讲究门当户对。如果你一无所有,遭人家的冷眼,也就不足为怪。

幸好,这世界上,并没有人阻止你奋斗。

分类: 生活漫笔 标签: ,

你结婚了吗

2010年10月19日 没有评论

“你结婚了吗?”到公司去面试,人们总是会这样问。

“还没呢。”

“那有女朋友吗?”他们紧追不舍。

曾几何时,我对这个问题很排斥。我觉得这是个人隐私,有没有女朋友跟工作又有什么关系呢?可是随着被问的次数越来越多,我渐渐感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事实上我早该知道的,面试官的每一个问题,都是有明确的目的的。至于公司想通过这个问题来考核你哪方面的素质,或者了解你的其他的什么信息,我至今都还没弄明白。于是到了后来,谨慎起见,我都会对他们撒谎。如果他们抓住不放,又问“现在一个人住吗”,也不以为忤,我会平静地告诉他们:

“我现在跟女朋友住在一起。”

绝大多数情况下,面试官会就此打住,但是我心里到底不踏实。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有固定的女朋友,同居,结婚,这些事情从未在我身上发生过,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也不知道在那以后生活会有什么不同。不过,现在看来,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不论同居,还是结婚,都意味着有了稳定的性生活。生活、工作中难免遇到一些挫折,当现实与愿望出现很大落差,就会构成压力。压力得不到排解,便会蓄积起来,最后以各种各样的形式爆发出来。性生活也许是释放压力的最好的途径。性不但是一种生理需要,也是一种心理需要,这大概是不会错的。我见过不少甚至比我还小几岁的男性,他们要么已经有了固定的女朋友,要么已经结婚,无论碰到什么事情,都很少出现焦躁的情绪,总是那样有条不紊,语气平和,体现出难得的成熟男人的沉稳的风范。而在相同的情况下,我却表现得非常紧张,气急败坏。即便在平时,说话也总是有点发飘,感觉难以控制。曾经有一位老校长,在我对学生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对我说:“当你结婚以后,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我想,他真正想说的,很可能跟我现在说的一样。

光能承受巨大的压力还不够,还要有担当精神,有强烈的责任意识。作为一个男人,为你的另一半筑起一个舒适的爱巢,是你不可推卸的责任。其实,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是你考虑并为之努力的事情。要是你们打算要小孩,那将会是一个更加复杂而艰巨的工程。高质量的生活要求你有更强的支付能力。而经济上的压力会转化成你源源不断的动力,耐心地把工作做得更好。相对来说,一个在爱情上还没有着落的男人,也许更易于寻求改变工作的环境,频繁跳槽。

去年,有一位上海的项目经理给我们上销售课,他就把销售的过程比作色狼猎艳的过程。他说,色狼有强烈的欲望,为了满足欲望,他必须到处寻找猎物。找到猎物之后,就得设法与她接近,了解她的需求,并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满足她。但总有你满足不了的时候,此时你就要动用一切智慧去引导她,直到她满意为止。而她对你满意之日,即是她对你投怀送抱之时。凡色狼都是优秀的销售,他总结说。他本人就是一个出色的销售经理,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色狼。在上海已经有了老婆小孩,在深圳也有女人和孩子。

性对一个人的影响,肯定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不是亲身经历,就永远不会明白其中奥妙。而公司借助此类问题,究竟想考察应聘者哪方面的素质,我仍然不甚明了。事实上,这篇文章并不能很好地回答这两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