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自由’

双十节游港散记

2011年10月29日 10 条评论

20111029 10月10日,这一天我是在香港度过的,我用这种方式,来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辛亥革命推翻了延续数千年的封建帝制,然而,一百年过去了,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还未建立起来。

有人说,相对于俄罗斯,中国之所以能成功地将国企改制成私企,从而逐渐建立起一套相对成熟的市场机制,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乃是因为中国有包括港台同胞在内的五千万海外华人的存在。

如今,台湾的民主正在走向成熟,而自由的香港也在基本法的庇护之下,逐步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港台政治的现实和趋势,使我坚信,正如在经济层面港台对中国大陆的影响一样,港台也将在政治层面对中国大陆产生强大的示范作用。是的,台湾和香港,让我看到了中国未来的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将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此次到香港,我想提前嗅一嗅未来中国的气息。

虽然之前已经看过照片,但是,当我在黄大仙祠旁和旺角亚皆老街看到FLG的宣传条幅,我还是感到精神振奋。我不晓得香港法律是否有所谓“邪教”的定义,是否曾经界定过该组织的性质。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在这些人流涌动的地方挂出这样的宣传条幅,并不违反香港的法律。在我看来,这意味着,香港的司法体系依然保持着独立的地位,并未受到大陆的政治干预。而香港最可宝贵之处,正在其独立完善的司法体系。正因为司法的独立和完善,保证了香港成为一块自由的土地。这难道不是一件最最可喜的事吗?

作为自由的一个体现,香港允许成人电影、书刊的制作、出版和销售。事实上,世界上绝大多数自由的地方,都有这样的现象。甚至可以这么说,允许所谓淫秽色情出版物的流通,正是现代自由社会的一个标志。每一个现代自由社会,都明白一个道理,政治势力总是喜欢扯着道德的大旗,以打击“三俗”为幌子,实际上却是为了限制言论出版的自由,达致思想控制的目的。而这样的例子,现在正在中国大陆一茬接一茬地不断涌现。在香港的街头,每经过一个路边的报摊,我都会放慢了脚步,用目光搜寻那吸引人的封面。虽也有猎奇心理,主要还是为了证实一个长期以来的传说。后来,到了晚上,就在我准备离开香港之前,我还买了一本鼎鼎有名的《龙虎豹》,以为纪念。

维多利亚港的海水清澈而无半点异味,是我事前绝没料到的。我想,当某一天,珠江和汕头海湾的水也像维港一样清澈,大概中国也自由了吧!

自由即幸福

2011年8月21日 3 条评论

20110821 曾经流行过一个说法,“幸福是一种内心的感受”,言下之意,当你感到幸福,你也就真的幸福了。这种说法未免太过于唯心主义了。维克多·弗兰克身陷纳粹集中营,肉身遭受囚禁,行动受到限制,后来,他意识到,他还有一个“无法剥夺”的终极自由,即思想的自由。可是,我们因此就能说维克多·弗兰克是自由的吗?更何况,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人们对人类自身的了解越来越多,人们愈来愈相信,通过控制人的身体和行为,也能控制人的思想。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都有这样的印象,一个骨瘦如柴身上满布针眼的不幸的瘾君子,也会感到快乐。换句话说,你的内心感受,未必能真实地反映出你的生存状态。

跟一位朋友聊天,说起他曾为之开过几年车的亿万富翁,然后,说到他的前任。他告诉我,这位前任,足足为那位老板开了十八年车,离开的时候,老板给了他六万块钱。我不胜唏嘘。从二十几岁到四十几岁,十八年,人生中最好的一段时光,就那样在别人完全的掌控之下驶过了。不管是六万,还是六十万,也不管这六万块是什么性质,这都不是我关注的焦点。真正令我震撼的一个问题是,在这十八年间,他是否思考过,自己的人生方向在哪儿?

在工作和生活中,见识过形形式式的人。有的人满日神情愁苦,有的人活得自信而从容。前一种人多半来自社会底层,迫于生计,而忍受劳役。后一种人,往往是那种掌握了工作的自主性的人,他们可能只是一名员工,或者自己就是老板。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要么从工作中获取利益,要么从工作中获取成就感,因此并不感到工作是一种苦役,而是他们人生规划中的有意义的一部分。在彻底的自由和身受劳役之间,他们在与他人的合作中,找到了一种积极的平衡。

其实,婚姻也是一种合作关系。或许,婚姻是迄今为止满足男女之间相互感情慰藉和生育后代需要最有效的一种合作方式。如何在婚姻生活之中,分工互助,而不给对方制造无形的枷锁,大概是幸福婚姻的关键之所在。

婚姻如此,亲情和友情亦复如是。当亲情和友情不成为现实的牵绊,不论给予,还是接受,都能体现你的自主性,这样的亲情和友情,才是生命中最可宝贵的。

怎样才算人生幸福?我想,唯有完全地掌控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包括身体、行为和思想,即真正的自由,这样的人生,才算得上真正的幸福。

PS:这篇文字受到古侯子的《最快乐的是掌控自己》和《掌控的感觉》两篇博文的启发。

为什么是香港——再论Google退出中国

2010年3月24日 没有评论

昨天,愤怒的Jason Ng发布了一篇很长很长的博文,谈论Google搜索服务退出中国事件,今天他的博客可能吧就打不开了。KESO在今天的日志里说,他有一篇日志被和谐了。另外,我注意到,闾丘露薇的网络杂志一五一十部落,也从首页撤掉了Google专题。只要稍稍留心,就会发现类似的情况很多很多。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政府已经动员了一支庞大的网络大军,试图引导、左右国内的舆论。

网络背后暗流涌动。Google退出中国事件已经成为当下一个敏感的话题,不明真相的屁民就不要纵着性子瞎评说了。不过,像我这种还没被各个搜索引擎收录的博客,贴出来的文章别人根本看不到,完全是自言自语,说一说倒也是无妨的。

以下我将尽我所能,解释Google为什么把原来谷歌中国的搜索服务转到了香港的服务器上。当然了,这些都只是个人的猜测。

没有人愿意舍弃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无论是传统的商品、服务提供商,还是网络公司,都一样。Google将其搜索服务从中国大陆撤出,是不得已而为之。Google最终选择退出,绝非仅仅出于捍卫其一直所宣称的自由价值观的考虑。Google已经是一部庞大的商业机器,其决策不是靠一两个人拍拍脑袋就能算数的。Google自被第一个中国大陆用户使用开始,就一直处于中国政府打压的局面。2006年,为了拓展中国的市场,Google妥协了,同意了网络审查的要求。然而,妥协并未带来和平,尤其最近一年来,对Google的攻击变本加厉,令Google疲于应付,处处被动。Google终于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而一味地妥协,也不能令对方罢休,于是奋起抗争。先是指名道姓曝光来自中国大陆的网络攻击,隐晦地指出网络攻击的政府背景。并且在官方的声明中重申其自由、公平的价值观。这些都成功地让几乎所有的关注者迅速转移了视线。给了中国政府一个有力的回击。而在昨天,Google宣布退出中国大陆,转移到香港,终结了自我审查。

Google把搜索服务撤到香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是,如果仔细想想,就会明白,这个决定绝对是在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

香港没有网络审查,香港的网络是自由的,因此,Google没有“违法”。指责Google违反中国法律的人,似乎在这里碰了一个软钉子。在中国香港,并没有审查和过滤网络言论和信息的法律,是香港的法律有问题呢?还是我们大陆在某些方面过于特殊?

如果把谷歌的搜索服务移至Google.com下面,极易引起国人将矛头对准美国,让某些人有机会煽动民族主义情绪。Google的决策层料已见识过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爆发出来之后的可怕能量了。选择了香港,民族主义情绪将毫无用武之地。这更有利于Google把舆论引导到价值观的辩论上。

而且,把搜索服务放在香港的服务器上,可以给中国大陆用户一个强烈的信号,Google并没有抛弃他们。这正符合Google重视用户的一贯做法。

另外,如果接下来政府把整个Google.com.hk封掉,预计将引起香港方面的强烈反响,到时负面的反应将会在整个华人世界迅速蔓延。

正如布林接受美国媒体时说的,这件事还未结束,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就看各方如何出招拆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