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自由撰稿人’

再见,自由撰稿人之梦

2011年6月29日 2 条评论

第一次在日记本上写下“我要当作家”这样的话,大概已是十五年前的事了。而第一次产生这种念想的时间则要更早,不过早已被我忘记。从少年时期开始,跨越整个青年时代,历时超过十五年,这一场文学之梦,确乎太过漫长了。可是现在,我却要向它挥手告别,开始新的人生征程。

在这个六月份,我的精神状态也像变幻无常的天气一样,起伏不定。以为自己就要大病一场,结果被证明只是一场虚惊。身体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有点神经衰弱罢了。我如醍醐灌顶一般,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事情。

我终于发现,爱上文学就是一种病,一种难以自愈的顽疾。文字逗引起你的想象和幻想,给予你妙不可言的精神愉悦。可这是一种虚幻的快乐。当现实绊住了你的脚,甚至一次又一次打你耳光,你就躲到这虚无飘渺的快乐里面,有如嗑药一般,沉溺其间,愈陷愈深,不能自拔。于是现实中的一切,也便渐渐变成一片荒芜。眼见着镜子中的自己,发际线逐渐后退,间杂其中的白发,一根一根地增多,愁苦爬满了脸,我愈来愈觉得现实之重不可承受。即便文学的美梦,也难以化解这泰山压顶的重负。在文字中间,我再也找不到什么慰藉了。

还是让文学回归它本来的面目吧。文学原本就无法承载那么多的功利。它不是现实的减痛药,也不是现实的避难所,更不该成为现实失败的拯救者。它属于纯粹精神的范畴,或者说它就是精神本身。在它的世界里,你可以在天上,可以在地狱,也可以在人间世;在它的世界里,你可以悲、喜、怒、嗔。但是,它与一切现实事务都无关,现实的问题,都要到现实中去解决。

再见,自由撰稿人之梦!我再也不会回来。

写博一周年记

2011年3月20日 没有评论

从2010年3月20日诞生,到今日,我的博客刚好满一周岁。写博一年,有许多收获,也留下了不少遗憾。

首先,写博释放了我一直压抑于心底的梦想,这一点,在前面的文章中也偶有提及。我至今不清楚这个梦想是如何生发出来的,又为何那么的强烈,以至于令我总是不能安心工作,觉得一切跟这个梦想无关的工作都很无聊,没有半点意义。可是,除了在日记里面,我几乎从来不曾跟别人说起,甚至,当别人看出了些许端倪,而询问我的时候,还矢口否认,拼命掩饰。这种种反应,在在显示了我的缺乏自信。而缺乏自信的背后,乃是长期耽于幻想,行动乏力。写博正是对自己的一个郑重承诺,也是行动的开始。

我梦想着成为一个成功的自由撰稿人,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极度渴望把文章写得漂亮。这并不容易,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我已经有过多次铩羽而归的经历了。现在,一年过去,也才写了七十几篇文章。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不能令自己满意。在写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不少的问题。

最根本的一个问题,或者说最具决定性意义的一个问题,是读书上的欠缺。在写文章的时候,才真真切切感觉到读书之少。写影评也好,写时事评论也罢,莫不捉襟见肘。纵使搜肠刮肚,急得抓耳挠腮,也是枉然。最后只好敷衍成篇。这样憋出来的东西自然不值一读。再看别人的文章,明白如话,畅快淋漓,阅读都成了一种享受。若非长期读书积累之功,又岂能致此?

认识到读书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对摆正写文章的心态也有帮助。每一次提笔,总是恨不能洋洋万言,顷刻成书。急于求成,希图走捷径,最终却适得其反,胡思乱想半天,硬是写不出一个字。巨大的心理落差,很容易就把心中残存的一点写字的热情摧毁了。每天坚持看书,则让我变得更加踏实,不再那样浮躁轻狂。

很多时候,还不知道有什么可写。事实上,没有人能永远依赖灵感,信手拈来,即成文章。即使是职业的自由撰稿人,也需要建立一个丰富的选题库。其秘诀正在于此。

写作方向其实跟选题有很大的关系。没有方向,似乎一切都可以写,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领域你都能驾驭。说实话,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晓得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在哪里。

有许多题材,是要从经历中去挖掘的。喜欢写作的人,一定要是生活的有心人。正如亨利·詹姆斯在《小说的艺术》中所说的一样:“尽量不要错过任何事。”

在写博客之前,我忽略了太多的东西,而现在,我把这些问题都找出来了。这不也是一种进步、一种收获么?

如果说发现问题是进步的起点,那么,问题的解决不能尽如人意,也是一种遗憾。当然,最大的遗憾是,写博客与生活之间,还不能完美地协调起来。

新的征程开始了,希望接下来可以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