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谷歌’

接下来是什么

2010年3月25日 没有评论

在前面的文章中,我提到一点,布林在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中说,Google将在中国大陆的搜索服务撤到香港,并不是事情的结束,事情才刚刚开始。我想,Google经过长期的酝酿,对未来可能面对的种种局面,已经有了成熟的应对策略和措施。

Google不再像过去我们所看到的一样,一味地忍让和妥协,而是选择了主动出击。但是,Google不可能放弃中国大陆市场。中国大陆是一个增长速度最快的市场,Google如果能在这个市场正常运营,其商业利益是可以清晰预见的。同时,Google在与对手的激烈竞争之中,绝对不愿意为对手打开一个巨大的缺口。而且,现在的Google,这四年来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转移了搜索服务,Google还有很多业务在中国大陆继续营运。因此,Google肯定不敢“严重挑衅”中国当局。正如KESO在他那篇被和谐的日志里说的,Google和我们的政府还没有撕破脸皮,Google并没有公布管理当局对网络审查的具体要求,政府也没有立马封掉Google.com.hk,甚至把整个Google的搜索服务都封掉。

Google抗争的立足点是其对自身不作恶的道德自律,和其一直高声疾呼的自由、公平的普世价值观。到目前为止,国际国内的舆论对Google都是有利的。全球最大的域名注册商GoDaddy选择在Google撤出中国大陆的第二天发布停止中国业务的声明,当然与Google的抗争有关联。据传,全球数一数二的电脑厂商DELL也在这个时间对中国的商业环境表示不乐观,正考虑把相关业务转移到印度。我们没必要高估Google的感召力,但也不容小觑。一旦Google的抗争得到全世界的共鸣,中国政府身上的压力将无比沉重。相信Google在接下来与中国政府的角力中,仍然会在价值观上大做文章。

Google在最新的声明中,已经预料到Google.com.hk被封的可能性。事实上,现在的Google.com.hk已经很不稳定。很多搜索结果是打不开的,当然,如果不作技术上的分析,单从表面上我们并不能得出政府对搜索结果实施了更加严格的屏蔽,因为这些搜索结果可能就是之前被Google自动过滤的内容。不过有一点是确凿的,有些时候,Google.com.hk的访问速度会很慢,甚至根本连接不上。

Google作为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其组织架构是非常清晰的,其决策流程相对来说也是明晰的。Google虽然是一架庞大的商业机器,但是也不过十几年的历史。从其以往的做法出发,我们多多少少可以判断其下一步的举措。而对于我们的政府,说句大实话,本人所知甚少。很多时候,甚至不知道决策的主体是谁,决策的依据又在哪里,有没有什么规律可循?我使用网络的时间不算太晚,这几年来,也有了一些见闻。可是,所有这些见闻给我最大的一个印象,就是不确定性。这里面,当然也有个人的领悟能力的问题。

我想说,Google.com.hk被封的可能性较大,而Google.com则不可能像youtube、twitter一样被长期封锁。对此论断,我在心里想了几点理由,可是连自己也说服不了,也就不说了。就当我没有下过这个判断吧。谁知道呢,下一步我们的政府会怎么做?

只能等着瞧了。

分类: 网络科技 标签: , , ,

为什么是香港——再论Google退出中国

2010年3月24日 没有评论

昨天,愤怒的Jason Ng发布了一篇很长很长的博文,谈论Google搜索服务退出中国事件,今天他的博客可能吧就打不开了。KESO在今天的日志里说,他有一篇日志被和谐了。另外,我注意到,闾丘露薇的网络杂志一五一十部落,也从首页撤掉了Google专题。只要稍稍留心,就会发现类似的情况很多很多。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政府已经动员了一支庞大的网络大军,试图引导、左右国内的舆论。

网络背后暗流涌动。Google退出中国事件已经成为当下一个敏感的话题,不明真相的屁民就不要纵着性子瞎评说了。不过,像我这种还没被各个搜索引擎收录的博客,贴出来的文章别人根本看不到,完全是自言自语,说一说倒也是无妨的。

以下我将尽我所能,解释Google为什么把原来谷歌中国的搜索服务转到了香港的服务器上。当然了,这些都只是个人的猜测。

没有人愿意舍弃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无论是传统的商品、服务提供商,还是网络公司,都一样。Google将其搜索服务从中国大陆撤出,是不得已而为之。Google最终选择退出,绝非仅仅出于捍卫其一直所宣称的自由价值观的考虑。Google已经是一部庞大的商业机器,其决策不是靠一两个人拍拍脑袋就能算数的。Google自被第一个中国大陆用户使用开始,就一直处于中国政府打压的局面。2006年,为了拓展中国的市场,Google妥协了,同意了网络审查的要求。然而,妥协并未带来和平,尤其最近一年来,对Google的攻击变本加厉,令Google疲于应付,处处被动。Google终于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而一味地妥协,也不能令对方罢休,于是奋起抗争。先是指名道姓曝光来自中国大陆的网络攻击,隐晦地指出网络攻击的政府背景。并且在官方的声明中重申其自由、公平的价值观。这些都成功地让几乎所有的关注者迅速转移了视线。给了中国政府一个有力的回击。而在昨天,Google宣布退出中国大陆,转移到香港,终结了自我审查。

Google把搜索服务撤到香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是,如果仔细想想,就会明白,这个决定绝对是在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

香港没有网络审查,香港的网络是自由的,因此,Google没有“违法”。指责Google违反中国法律的人,似乎在这里碰了一个软钉子。在中国香港,并没有审查和过滤网络言论和信息的法律,是香港的法律有问题呢?还是我们大陆在某些方面过于特殊?

如果把谷歌的搜索服务移至Google.com下面,极易引起国人将矛头对准美国,让某些人有机会煽动民族主义情绪。Google的决策层料已见识过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爆发出来之后的可怕能量了。选择了香港,民族主义情绪将毫无用武之地。这更有利于Google把舆论引导到价值观的辩论上。

而且,把搜索服务放在香港的服务器上,可以给中国大陆用户一个强烈的信号,Google并没有抛弃他们。这正符合Google重视用户的一贯做法。

另外,如果接下来政府把整个Google.com.hk封掉,预计将引起香港方面的强烈反响,到时负面的反应将会在整个华人世界迅速蔓延。

正如布林接受美国媒体时说的,这件事还未结束,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就看各方如何出招拆招了。

Google退出中国

2010年3月23日 没有评论

今天是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Google终于退出了中国。

网络上已经有无数的评论,观点包罗万有,角度各不相同。有人说欲退还留,那不是“撒娇”么?更有人说Google宣称可能退出中国完全是一个阴谋。还有人从“中国法律”和“商业道德”的视觉出发,大说特说,辩论不休。在我看来,不论是想“抹黑”Google的人,还是为Google据理力争的人,甚至自称立场中立者,大多有失偏颇。

我不是从今年一月份Google发布中国新战略后才开始关注Google的。使用网络将近十年,在所有搜索引擎中,Google一直是我的第一选择。我并不打算在这里隐瞒我的明确倾向,甚至如果有机会,我都愿意尽力去向与我交往的任何人推荐Google。扯得有点远了,我想说的是,这么多年来,Google在中国的发展和变化,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见证者。其实见证者多了去了,但是在此次Google事件中,还记得回头去看历史的人并不多。KESO是其中一个,大家可以去他的博客看他罗列出来的“谷歌中国‘门禁’史”。然而早在2006年谷歌中国成立之前,我们的政府已经对Google有过许多次大的举动。把眼光放长远,从事实出发,我们自然可以看清事情的原貌。

所谓Google违反中国法律,纯粹是瞎扯,只要是脑袋没有坏掉的人,都知道违反中国法律是怎么回事。至于把Google退出中国拔高到完全出于商业道德的考量的高度,多少有点幼稚可笑。是的,正如霍炬所说,Google是幸福的,可以把商业价值建立在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之上。从Google成立那天起,Google就和政治审查势同水火。Google的抗争,突显了其自由的价值观和可贵的商业道德,但是同时也符合其长远的商业利益。谷歌中国本来就是一个阉割版,Google还因此受到西方的责难。但责难还不足以促使谷歌退出中国。只是后来中国政府步步进逼,让Google处于极为被动的局面,Google不得不奋起抗争,改变被动挨打的颓势。Google的退出是被逼无奈,因为这是唯一的选择。

Google退出中国,不是结束,而是中国互联网一个新的开始,也许是一个更坏的开始。因此,从今天开始,大家都要出来,更加积极地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