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香港’

双十节游港散记

2011年10月29日 10 条评论

20111029 10月10日,这一天我是在香港度过的,我用这种方式,来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辛亥革命推翻了延续数千年的封建帝制,然而,一百年过去了,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还未建立起来。

有人说,相对于俄罗斯,中国之所以能成功地将国企改制成私企,从而逐渐建立起一套相对成熟的市场机制,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乃是因为中国有包括港台同胞在内的五千万海外华人的存在。

如今,台湾的民主正在走向成熟,而自由的香港也在基本法的庇护之下,逐步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港台政治的现实和趋势,使我坚信,正如在经济层面港台对中国大陆的影响一样,港台也将在政治层面对中国大陆产生强大的示范作用。是的,台湾和香港,让我看到了中国未来的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将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此次到香港,我想提前嗅一嗅未来中国的气息。

虽然之前已经看过照片,但是,当我在黄大仙祠旁和旺角亚皆老街看到FLG的宣传条幅,我还是感到精神振奋。我不晓得香港法律是否有所谓“邪教”的定义,是否曾经界定过该组织的性质。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在这些人流涌动的地方挂出这样的宣传条幅,并不违反香港的法律。在我看来,这意味着,香港的司法体系依然保持着独立的地位,并未受到大陆的政治干预。而香港最可宝贵之处,正在其独立完善的司法体系。正因为司法的独立和完善,保证了香港成为一块自由的土地。这难道不是一件最最可喜的事吗?

作为自由的一个体现,香港允许成人电影、书刊的制作、出版和销售。事实上,世界上绝大多数自由的地方,都有这样的现象。甚至可以这么说,允许所谓淫秽色情出版物的流通,正是现代自由社会的一个标志。每一个现代自由社会,都明白一个道理,政治势力总是喜欢扯着道德的大旗,以打击“三俗”为幌子,实际上却是为了限制言论出版的自由,达致思想控制的目的。而这样的例子,现在正在中国大陆一茬接一茬地不断涌现。在香港的街头,每经过一个路边的报摊,我都会放慢了脚步,用目光搜寻那吸引人的封面。虽也有猎奇心理,主要还是为了证实一个长期以来的传说。后来,到了晚上,就在我准备离开香港之前,我还买了一本鼎鼎有名的《龙虎豹》,以为纪念。

维多利亚港的海水清澈而无半点异味,是我事前绝没料到的。我想,当某一天,珠江和汕头海湾的水也像维港一样清澈,大概中国也自由了吧!

也谈菲律宾人质事件

2010年8月25日 没有评论

发生于本周一的菲律宾人质事件,终以悲剧结束。杀死八名香港人质的前警察门多萨也毙命,可谓死有余辜。但是,受到世界舆论广泛批评乃至谴责的,却是菲律宾腐败无能的警察和政府当局。菲律宾警察和政府当局俨然已经成为此次人质事件的主角。

人质事件自然而然成为香港各媒体连篇累牍报道的对象,大陆的网站也将人质事件当作新闻焦点进行关注。我发现,媒体都是刚开始批评当局应对人质危机的措施和方法严重失当,继而深入进去,揭露当局治理上的混乱及其种种弊端,最后推导出菲律宾是个失败国家的结论。

对于个人来说,通过各种媒体对此次人质事件的报道,我了解了有关应对人质危机的专业知识,也了解了菲律宾这个邻近国家一些历史的和现实的情况。从个人学习的角度来看,不能说没有半点好处。但是我很担心,在现今中国的语境下面,这个事件可能被利用,成为掩饰某些严重问题的借口,或者佐证某些歪理的例证。

在网易的评论里面,有人说,现在应该没有人指责击毙劫持人质的歹徒的广州女警滥用武力了吧。还有人补充说,如果不坚决开枪打死歹徒,歹徒可能还会伤害人质,甚至危及人质的性命。其大意如此。以人质的人身安全为出发点,当然没错,但是在解救人质的过程中并非一定要打死歹徒。这实际上有赖于对现场情形的仔细观察和迅速反应。离开了现场细节的空泛议论,可以说没有什么意义。在广州人质事件中,也许只有那位女警才知道,在她一枪击中歹徒之后,那个歹徒是否还有反抗的能力。经常关注国内新闻的人,要是不太健忘的话,应该对警察射杀“闹事”的群众的报道多少还有一些印象。其实,在中国这样的事件还真不少。在所有这些事件中,其中就有不少存在巨大的争议。正因为这个缘故,我们更应该警惕的是,如何防止警察滥用暴力,从而导致更加混乱的社会局面。

菲律宾曾经以一个民主国家的形象呈现在中国的面前,可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看到的却是经济欠发达,社会一片混乱,犯罪事件居高不下的现实的菲律宾。对于尚未建立起现代民主观念的中国人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困惑。那些对民主制度抱有幻想的人,可能会想,为什么欧美、日本等现代民主国家是那样耀眼,而同属民主国家的菲律宾却是如此不堪?深挖下去,也许他们会找到可以说服自己的答案,比如宪政法治。而更多对民主制度一知半解、半信半疑的人,则很可能据此认为民主并非一种普适的制度,因此认同所谓的“中国模式”。正是在强大的“中央集权”下面,中国才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中国才不至于成为一盘散沙,中国人的人身安全才有了更大的保障。否则,如何解释中国的成功,又如何解释菲律宾的失败?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作为新媒体的网络,都可能在报道新闻的同时,忽略了受众细微的心理变化,而我并不排除还有一种可能性,有些媒体在故意引导这种变化。这也是我所担心的。

对面是香港

2010年4月8日 没有评论

我站在28楼的阳台上,向南望着。一座白色的大桥,在海面上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从这边连接到对面。对面就是香港的元朗。

浅浅的深圳河两侧,是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香港在割让给英国之前,不过是一个小渔村,而深圳在二三十年前也只是宝安县的一个小镇。如今,香港和深圳都成为了国际大都市,并驾齐驱。可是,香港和深圳之间,仍然有明显的不同,这集中体现在社会的管理层面上。而这才是两个城市彼此难以逾越的鸿沟。深圳湾到底太浅,又太窄了,只需搭一座桥,便可连接双方。

现在桥是搭建起来了,人还是不能自由通行。就因为一张港澳通行证,很多人裹足不前, 主动放弃了见证一个新世界的机会。这里面也包括我。我到深圳四年多,一直想到香港去旅行,可是从来没有真正下过决心。香港于我有着太大的吸引力,但这吸引力居然抵不上一张薄薄的通行证,未免显得有点自欺欺人。所谓投奔新生活,不但要有想法,还得有坚决的行动。而犹豫不决的人,终究不免摆脱平庸。想及于此,我不禁叹息一声。

与外部的阻力相比,灵魂的萎靡不振更加可恨!

无论如何,今年都要去香港走一走。

为什么是香港——再论Google退出中国

2010年3月24日 没有评论

昨天,愤怒的Jason Ng发布了一篇很长很长的博文,谈论Google搜索服务退出中国事件,今天他的博客可能吧就打不开了。KESO在今天的日志里说,他有一篇日志被和谐了。另外,我注意到,闾丘露薇的网络杂志一五一十部落,也从首页撤掉了Google专题。只要稍稍留心,就会发现类似的情况很多很多。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政府已经动员了一支庞大的网络大军,试图引导、左右国内的舆论。

网络背后暗流涌动。Google退出中国事件已经成为当下一个敏感的话题,不明真相的屁民就不要纵着性子瞎评说了。不过,像我这种还没被各个搜索引擎收录的博客,贴出来的文章别人根本看不到,完全是自言自语,说一说倒也是无妨的。

以下我将尽我所能,解释Google为什么把原来谷歌中国的搜索服务转到了香港的服务器上。当然了,这些都只是个人的猜测。

没有人愿意舍弃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无论是传统的商品、服务提供商,还是网络公司,都一样。Google将其搜索服务从中国大陆撤出,是不得已而为之。Google最终选择退出,绝非仅仅出于捍卫其一直所宣称的自由价值观的考虑。Google已经是一部庞大的商业机器,其决策不是靠一两个人拍拍脑袋就能算数的。Google自被第一个中国大陆用户使用开始,就一直处于中国政府打压的局面。2006年,为了拓展中国的市场,Google妥协了,同意了网络审查的要求。然而,妥协并未带来和平,尤其最近一年来,对Google的攻击变本加厉,令Google疲于应付,处处被动。Google终于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而一味地妥协,也不能令对方罢休,于是奋起抗争。先是指名道姓曝光来自中国大陆的网络攻击,隐晦地指出网络攻击的政府背景。并且在官方的声明中重申其自由、公平的价值观。这些都成功地让几乎所有的关注者迅速转移了视线。给了中国政府一个有力的回击。而在昨天,Google宣布退出中国大陆,转移到香港,终结了自我审查。

Google把搜索服务撤到香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是,如果仔细想想,就会明白,这个决定绝对是在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

香港没有网络审查,香港的网络是自由的,因此,Google没有“违法”。指责Google违反中国法律的人,似乎在这里碰了一个软钉子。在中国香港,并没有审查和过滤网络言论和信息的法律,是香港的法律有问题呢?还是我们大陆在某些方面过于特殊?

如果把谷歌的搜索服务移至Google.com下面,极易引起国人将矛头对准美国,让某些人有机会煽动民族主义情绪。Google的决策层料已见识过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爆发出来之后的可怕能量了。选择了香港,民族主义情绪将毫无用武之地。这更有利于Google把舆论引导到价值观的辩论上。

而且,把搜索服务放在香港的服务器上,可以给中国大陆用户一个强烈的信号,Google并没有抛弃他们。这正符合Google重视用户的一贯做法。

另外,如果接下来政府把整个Google.com.hk封掉,预计将引起香港方面的强烈反响,到时负面的反应将会在整个华人世界迅速蔓延。

正如布林接受美国媒体时说的,这件事还未结束,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就看各方如何出招拆招了。